邹宇锋,男,联诚集团株洲电力机车气动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班长,2016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他的学历只有初中,却努力推进“技能湘军”建设,完成了《机械制图》一书中“成型”、“展开”、“调校”等课题的编撰;他三十几岁,却已成为我国杰出的蓝领专家,为我国轨道交通装备部件产业发展作出了应有贡献。

编者按

一块不锈钢薄板表面做成无锤印,且平面度为1毫米,他用技术折服了以严谨著称的德国西门子验收专家;在世界最高时速(500公里)试验高速列车上,他制作的不锈钢产品平面度和美观度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

他的学历只有初中,却努力推进“技能湘军”建设,完成了《机械制图》一书中“成型”、“展开”、“调校”等课题的编撰;他的年龄刚满38岁,却已成为我国杰出的蓝领专家,为我国轨道交通装备部件产业发展作出了应有贡献。

株洲联诚集团株电气动公司不锈钢车间调平班班长邹宇锋,相貌普通,身材结实,走在人群中并不出众。4月29日,这位平凡的技术工人,将为湖南几千万劳动者代言,作为全国仅有的5名发言代表之一,邹宇锋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2016年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大会,诠释如何用心打造轮轨上的“国家名片”。

从临危受命至挑起大梁 精益求精的技术折服德国专家

一边是“叮叮哐哐”的机器敲打声,一边是井然有序的生产流水线作业。株洲联诚集团株电气动公司不锈钢车间,工人们正在紧张有序的赶制着机器部件。

工人群里,有一张圆圆的朴实的脸,压在工作帽里,只见他时而半蹲着用机械进行折弯钻孔、定位组焊模,时而又站起身来仔细指导着身旁工友操作的规范、精准。

这便是邹宇锋每天重复的工作场景。在这普通的敲打声里,邹宇锋和他的工友制作的却常是代表世界领先技术的不锈钢产品,而这些产品往往决定着公司能否在全球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拿到制作订单。虽然竞争激烈,但是公司对邹宇锋制作的产品却充满信心。因为他一次次带领着团队攻克了难关,获得了赞誉。

2008年,联诚集团在株电气动公司成立不锈钢车间。车间刚成立时人数不足15人,邹宇锋临危受命,担任班长,带领组员开始了不锈钢部件产业的创业。

这一年,他们承担了给进口地铁动手术的活儿——试制上海1号线蓄电池箱。那时,摆在邹宇锋前面的只有一张标有简单尺寸的拍下来的柜体照片,无图纸,无流程,缺经验,而且工期又紧。邹宇锋带领班组骨干不分昼夜工作,将铆、焊工艺有机结合、改进创新,确保产品装配无缺陷。

经过5天4夜的鏖战,产品交验完全通过。“事后我们才知道,我们这次走出的竟然是我国轨道交通不锈钢部件产业化的第一步。”邹宇锋欣喜地说道,“这件事深深地把我打动了,我,一个农民工也能为进口的地铁车辆做手术!”

德国制造以精益求精著称于世,在整车领域,西门子在轨道交通装备不锈钢加工领域有着绝对的国际权威。2012年,联诚公司承接了西门子逆变器的订单,西门子要求产品表面不能有碰伤、磨伤,1.5平方米范围内外观平整度公差不超过1毫米(通常国际标准为3毫米)。

“我了解到一种叫做真空调平机的设备能匹配出适合加工产品的最佳技术参数,为了吃透这一项设备技术,我经过反复尝试、推敲和测算,使产品质量、美观度获得了质的飞跃。”邹宇锋回忆道。当德国西门子质量验收专家到公司验收柜体时,这位专家一番测量之后,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信任的笑容,并做了一个ok手势说:“产品免检!”

从农民工至技能大师 倾囊相授感动全体员工

邹宇锋16岁开始学徒,做过电焊工、冷作工。2008年,邹宇锋第二次以农民工的身份进入株洲联诚集团,只有初中学历的他一边工作,一边参加职业培训,进厂仅二个月,就“单飞”了。

随后在一次2000余人参加的技能比武中,邹宇锋获得了冷作工的第二名。“这份荣耀使我的心开始沉淀下来,我感受到有知识、有技能的人才是合格工人。”比武结束后不久,公司领导特意与邹宇锋长谈,“他告诉我‘中国轨道交通装备正在向自主化转型升级,我们作为配套企业,将会开发很多重要零部件,需要一大批肯钻研、有本事的能工巧匠,希望你能与企业一起共享发展成果’,这让我很受启发鼓舞。”

就这样,邹宇锋在联诚集团一干就是八年。他所在的不锈钢车间从2008年的13人、6台焊机、500平方米生产场地、一条生产线至现在的120余人、60余台焊机、4400平方米生产场地,可同时开工10条生产线,年产值从0元增长到1亿元。而邹宇锋也一步步从铆工成长为班长、技能大师、全国优秀农民工、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对能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邹宇锋十分激动地告诉记者:“作为一名企业一线员工,这对我来说一切像是在做梦,心情难以描绘。我的工作做得远远还不够,还应该从素养技能、文化知识水平等方面提升。”

虽然邹宇锋成为了劳模、技能大师,但作为一名在基层成长的技术工人,他对同事总是言传身教、倾囊相授。“邹宇锋很朴实,他把他的技能毫无保留地教给人家。在职工代表大会评选五一劳动奖时,他全票通过,这很难得。”该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

据了解,邹宇锋充先后主动收了30名徒弟,其中2名已考取冷作钣金工高级技师,6名已考取冷作钣金工技师,22名考取高级工,另有5名已成为班长、副班长。近年来, 邹宇锋还利用劳模(创新)工作室等平台对新进员工进行铆焊理论与实作培训。2014年10月来,工作室共申报员工技术创新成果、合理化建议、管理改善建议126项,其中35项创新成果受表彰奖励。

“有人问我,个人的绝技是自身赖以生存的‘饭碗’,传给别人,你不担心吗?其实,一人进百步,不如百人进一步。技能在于分享、在于传承,个人的绝技只有成为更多人的绝技和‘饭碗’,人生才有价值。”邹宇锋如是告诉记者。

远大理想助推中国高铁“走出去”

2015年12月26日,中国首列商业运营的中低速磁浮列车在长沙开通试运行。列车从长沙高铁南站出发,像风一样飞驰,约20分钟后抵达长沙黄花机场站。

长沙磁浮工程作为我国第一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低速磁浮,它的成功研制凝聚了许多人的心血,让邹宇锋感到自豪的是这其中也有他的一份功劳,“我通过特殊工艺制作的蓄电池低压箱,能有效地克服了收缩变形、共振等难题”。对此,中国中车的磁浮专家感叹道:“如果没有众多这样的自主化零部件,中国要想打破日本、韩国、德国的垄断,在短短的两年内实现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中低速磁浮列车的下线,是万万不可能的。”

邹宇锋介绍:“一列高铁、一台电力机车拥有上万个零部件,没有国内产业链的高质量、高效率配套,中国高铁就不可能‘走出去’。8年来,我和我的团队,为主机企业新增配套零部件上百种,我们联诚集团新增零部件上千种。由于产业链零部件企业及时、高效、高质量地配套,目前,中国中车在株洲的产品由10年前的国产化率70%升级到了自主化率90%以上,中国高铁顺利出海至马来西亚、土耳其、南非、印度等国家和地区。”

据了解,2015年,株洲市轨道交通产业达到1003亿元规模,是中国首个突破千亿的同类产业集群。株洲联诚集团年销售收入从2006年的2.58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36.54亿元。为了助推中国高铁“走出去”,联诚集团还制定了“十百千”人才工程,激励员工在工作之余学习新技术、研究新工艺。

“中国高铁‘走出去’凝聚了中国工人勇于创新、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是‘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跨越发展的代表作。”邹宇锋感慨道。

看到中国高铁的相关电视节目时,邹宇锋会很自豪地对身边的儿女说:“你看,这出口到欧洲的动车组、马来的轻轨、南非的火车头,就有爸爸和叔叔阿姨们敲打的零部件。”未来,邹宇锋希望自己能培养出更多拥有优秀技能,有社会责任感的能工巧匠,为中国高铁“走出去”再立新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