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静,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湖南省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学科带头人,中南大学“升华学者”特聘教授。她现任中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院长、分子生物学研究中心/系主任,担任中国医学生化与分子生物学学会常务理事、湖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营养与健康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湖南省生化与分子生物学学会理事、中国病理生理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中国生理学会血液学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

编者按

造血干细胞是指骨髓中的干细胞,具有自我更新能力并能分化为各种血细胞,最终生成各种血细胞成分,包括红细胞、白细胞和血小板。干细胞可以救助很多患有血液病的人们,最常见的就是白血病。

如何让造血干细胞大量生产红细胞,打造出工程化事业,是全世界都非常关注的领域。在中国湖南,有这样一位教授,专注造血干细胞发育与调控及恶性血液肿瘤发生与治疗的分子机制研究,研发了多个抗肿瘤新制剂,申请美国、中国发明专利共12项。70后的她,迄今已经培养出6位博士、15位硕士,她就是中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院长、教授刘静。

与白红细胞结下不解之缘

从小在永州道县长大的刘静,到高中毕业都没有离开过湖南,因为家乡情结,高考填报志愿时大都选择了湖南的高校。在那个年代,学医是件很荣耀的事情,加之家中姐姐学医的影响,刘静的第一志愿填报了湖南医科大学。或许是命运的安排,由于高考分数离医学院录取分数差了三分,最终她被录取到了第二志愿湖南师范大学生物专业,这也成了她与生物学缘分的开端。

湖南师范大学的生物学当时也是热门老牌专业,在这样一个学习氛围浓厚的环境里,刘静慢慢地爱上了这门科学。她享受着在生物知识海洋里畅游的快感,渴求探索生物科学的奥秘。大学毕业后,她如愿地来到了梦寐中的湖南医科大学当助教,并师从导师胡维新教授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开展白血病新药研制研究,开启了从事医学基础研究的征程。从这开始,刘静算是正式与红细胞发育这个高端而又冷门的领域结下不解之缘。

实验室、宿舍两点一线的艰苦学习生活,让刘静在血细胞研究上取得了系列成绩。她以博士阶段的研究内容为基础,先后在国际权威期刊发表3篇SCI论文,并获得湖南省优秀博士论文等荣誉。

十几年以前,国内的基础医学研究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较大的差距。为了创新和突破,2005年博士毕业之后,刘静来到具有国际一流水平的研究单位美国纽约血液中心继续博士后的学习,接受国际一流相关理念、体系、方法的训练。在美国,她每天早出晚归,留学三年,只旅游了三天给自己放假。在导师的指导下,她研究出了红细胞发育研究的新方法和体系,在国际血液学顶级期刊Blood杂志发表了多篇论文。纽约血液研究中心的导师安秀丽教授评价刘静是最努力的学生,刘静也因此获得了破格晋升的机会。生活工作稳定,事业也处在上升期的时候,刘静却做了一个让所用人都感到惊讶的举动——回国。

发展中国的血液研究事业

在刘静看来,家乡只有一个,身为中国人就要为祖国的事业奉献自己的力量。刘静回到了中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继续从事她在美国的研究。她亲自带学生分离造血干细胞,并通过基因干预方法研究基因对造血发育的调控。由于血细胞进行外源基因的编辑和改造时难度较贴壁细胞大,学生们通常上手慢,一个初学者往往要经过一到两年的训练,才能掌握关键技术。为了克服这个难题,刘静尝试了多种方法,通过对多种转染试剂、慢病毒、电转等方法的尝试和比较,最终让学生们顺利地掌握了在血细胞中改变基因表达程度的方法,加速了团队研究的进程。今年年初,刘静的博士生韩旭以第一作者,刘静以通讯作者名义,在国际血液学顶级期刊Blood上发表关于p19在红细胞发育中的调控作用的研究论文。这标志着在红细胞发育调控领域,刘静的研究团队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 目前,刘静主要精力仍聚焦在红细胞发育调控研究上,通过对发育机制的深入研究,促进体外红细胞生成的工程化进程,以满足临床对红细胞输注的大量需要和军工民生的需求,这也是所有从事红细胞研究的学者们共同的伟大梦想。

除此之外,刘静还发现了血液肿瘤中新的标志物和新制剂。例如随着老龄化现象越来越显著,多样性骨髓瘤困扰着很多的老龄患者,现在许多临床新药在治疗过程中会出现耐药现象。刘静和课题组从水仙花中提取石蒜碱这种化合物,能明显地抑制多发性骨髓瘤细胞增殖和细胞自噬,发挥抗多发性骨髓瘤的作用。且石蒜碱和硼替佐米组合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能显著提高多发性骨髓瘤对硼替佐米的敏感性,为耐药难治疗的多发性骨髓瘤患者带来了福音。

只要有跟课题相关的研究,刘静就会很兴奋,此次“湖南院士专家宁夏行”活动,让刘静发现了新的研究内容。枸杞是宁夏自治区重点发展的五大农副产品之一,在中医里面它有“活血补气”的功效,但一直以来其缺乏确凿的科学数据支撑。刘静很快与宁夏大学生科院科研骨干围绕枸杞产业提出了合作方案。刘静团队准备着手研究枸杞多糖对造血发育的作用和机制,“如果要把枸杞产业推向世界,一定要有更多的研究数据来支撑”。

进行生物研究的人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因为每天的生活就是创新、创新、再创新。刘静的丈夫也是一名生物学教授,同事们常说他们两个都能在事业上取得成功,一定程度也是因为两个学生物的人能够互补和支持。“平时撰写完基金申请书,他经常都是我的第一个读者,会给出尖锐的评述,他会更强调课题研究的宏观方面。”刘静腼腆地笑着说,“对于他的申请书,我会比较重视逻辑、细节和层次方面。我们互相挑刺,也互相欣赏。”

培育更多的优秀接班人

在高校的五大职能中,人才培养排在首位。因此刘静时刻以为国家培养优秀人才为己任,以科学研究促进人才培养为理念。刘静带学生在学院是出了名的严厉,但还是有许多学生要想拜她为师,进入她的课题组学习。刘静选学生的标准也很明确,首先是学生愿意学生物学这个专业;再就是要有好奇心,她会鼓励学生大胆去探索,“如果学生做出了一个理想的实验结果,我会比中了彩票大奖更加狂喜”,这就是生物研究者对创新成果的渴求;最后就是要能吃苦,“有时候学生过来找我问短期能否出个成果或者出篇文章。我会告诉他趁早打消这个念头,生物研究没个三五年苦战是很难出成果的。研究的英文是research,就是不断地search,探索、探索、再探索,才能得出研究结论,这就是基础研究的特点”。刘静说,做好学术是研究型大学老师的职责,追求学术卓越,产出高水平学术成果是从事研究的目标,但学术研究不能急于求成,只有反复验证,才能保证成果的正确性。

今年读硕士二年级的旷亦瑾本科时期选学业导师那天没能选到仰慕已久的刘静老师,她说自己还清晰记得坐在回湘雅附三校区的公交车上时那郁闷的心情。一心只想成为刘静学生的旷亦瑾,最终通过考研成功成为了刘静的研究生,现在也是刘静最得意的门生之一。周卫华今年读博士生四年级,他是实验室里学生们最年长的师兄,也是跟随刘静多年的学生。他告诉记者,每天在实验室都能见到老师的身影,有时到晚上10点,同学们都准备回宿舍休息了,她的办公室还亮着灯。“在我们心里,刘老师亦师亦友,她把锻炼的机会留给我们,时刻都为培养更多优秀的研究者而努力着。”周卫华说。

“做研究学者,可能好几年才能拿出一个像样的研究结论,但是其对社会作出的贡献却是无穷的。”这是刘静说过的,最震撼学生心灵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