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1985年获得中国农业大学农学系遗传育种学士学位,1985-1987年在中国农业大学生物学院攻读硕士学位。1988年公派出国留学并于1993年获得英国诺丁汉大学博士学位,2005年获得美国衣阿华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2004-2011年任先锋种业研发经理、中国和亚太地区生物技术农作物法规审批营运协调主管、生物技术农产品法规审批经理、生物技术事务经理等职务,2011年加盟巴斯夫植物科学公司担任全球质量总监。

2014年3月回国工作后,张健出任华智水稻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组建国家水稻分子育种平台。先后入选了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湖南省“百人计划”专家、长沙市“3635计划”领军人才,荣获中国侨界贡献奖(创新人才奖)、长沙市人民政府授予的“星城友谊奖”,被聘为农业部“水稻良种攻关专家委员会委员”和“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第三届总体组成员”、科技部转基因重大专项工作组专家成员、湖南省科技创新战略咨询专家委员会农业科技发展战略组成员,并担任中国作物学会理事、长沙生物育种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湖南农业大学兼职博导等。

编者按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国,改革开放近40年来,在农业发展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粮食、棉花、蔬菜、水果等主要农产品的产量都位居世界前列。

  然而,几乎所有的农产品都需要从一粒种子开始,一粒种子如何在世界上发挥重大影响?这些都离不开背后不断钻研创新的研究者们。“我们种业研究者身上肩负着打造‘中国种业航母’的使命,将二十余年的所学不遗余力地贡献给中国种业是我最大的心愿。”华智水稻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健说。

为学业漂洋过海 为创业回归祖国

1985年,张健在取得中国农业大学农学系遗传育种学士学位后,又继续留在该校生物学院攻读硕士学位。由于在校期间表现优异,1988年他被公派出国留学读博,师从英国皇家学会会员、世界著名的植物原生质体之父E.C.Cocking教授进行植物生物技术方面的研究,1993年顺利取得英国诺丁汉大学博士学位。

  随着一系列学术、研究成果的取得,张健获得了留在国外工作的好机会。1998年张健得到了跨国种业巨头之一杜邦先锋发来的录用通知,担任研发经理。这一次的职业选择,也让他有机会成功研发出生物技术抗虫玉米Herculex系列产品。

  在国外,从事研发工作的中国人比做管理工作的多。“外国公司大体认为中国人比较重视专业教育,但是人际交往等其他方面还是比较欠缺,因此不适合做管理或领导工作。”为了突破这种偏见,张健利用三年工作之余的休息时间攻读完MBA课程。他还挤出时间积极参加公司里的各种管理培训,甚至研究了美国的法律法规。他的努力得到了同事们的认可,公司后来也同意了他转换到科研管理工作岗位的申请。“我一直希望人生能有所探索,跨出自己的舒适区挑战自己,不愿意生活在固有的模式中。”张健说。

  在旁人看来,张健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安安心心留在国外发展才是正确选择。但只有他心里明白,作为公派出国的留学生,自己有义务学成回国为父老乡亲服务,中国种业的发展自己有责任,回国开拓事业才会有更大作为。

人才政策铺平归国创业路 致力打造“中国种业航母”

  从事水稻研究工作,不能不提袁隆平院士。张健回忆,他与袁院士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004年,当时袁院士荣获世界粮食奖,来到美国参加颁奖仪式。“这个奖相当于我们世界种业的诺贝尔奖,作为中国人我觉得特别自豪,袁老师给咱们中国人争光了。” 颁奖仪式结束后,袁隆平院士到杜邦先锋来做学术讲座,张健说当时的自己像个激动地“小粉丝”,很希望能与崇拜的袁隆平院士合影。而他也没想到,十多年后,华智在袁隆平院士的杂优中心开始建设国家分子育种平台——为保持中国杂交水稻领先的地位,保障中国粮食安全,成为了他们共同发展中国种业的缘分新开端。

  早在2000年,国家在北京筹建一家种业高科技研发企业时,就曾请张健回国出任总经理。“当时在国外我一直呆在实验室里从事科研工作,管理与领导方面尚有所欠缺,因此只好婉拒了邀请。”回忆起当年的情形,张健仍满心感慨。

  之后,张健便开始重点关注国内创业机会。“当时回国进高校当教授的归国人员最多,但我明白这不是我的初衷。我希望把在国外种业大公司学到的‘武艺’找到最佳的用武之地,推动中国种业的发展。”为了心中的这个大梦想,张健一等就是8年。2013年9月,机会终于垂青,隆平高科的高管专程前往美国找到张健,商量组建华智水稻分子育种创新平台的事宜,这与张健打算回国创业的想法一拍即合。在进行完前期的考察后,2014年3月,张健回到湖南长沙马不停蹄地开始主持建设国家水稻分子育种创新平台的工作。

  从办公用地到研发资金申请,作为民办国助、省部共建的种业共享研发平台,华智公司在筹备过程中得到了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但任何公司在创业初期都免不了面临种种挑战,张健一步步解决核心研发人员的招聘、新员工的培养、团队成员之间磨合与协作等问题。公司知名度不高,业务拓展缓慢,张健就带着团队成员到处进行宣传推广,组织营销活动,为客户进行详细的解说,提高他们对作物分子育种的接受程度。有志者事竟成,公司逐步走上正轨,2017年已与50多家单位签署了业务合同,业务量比2016年翻了一番。

  人才扶持是创业成功非常重要的因素。国家现有人才政策对公司招揽贤才非常有利,目前华智已经从孟山都、杜邦先锋、先正达、巴斯夫等国际种业巨头引进了十多名高级研发专家。“这种高层次人才引进的力度在整个中国种业界也是绝无仅有的,这也让我们对打造‘中国种业航母’更加有了底气。”张健回国后凭借资深的海外学习经历以及国际农业大公司的管理研发经验,陆续成功入选了2014年国家“千人计划”、湖南省“百人计划”、长沙市“3635计划”领军人才。据了解,公司目前也已经有11人入选“3635计划”、6人入选湖南“百人计划”、2人入选国家“千人计划”。华智也成为中国种业研发的“特种兵”,为中国种业发展增添了新动能。

用一粒种子影响世界 为中国种业添加科技核动力

  由于国内种子公司多但规模小、效益低、竞争力差,存在科研、育种、产业化脱节的现象,严重制约了民族种业产业化与国际化的发展步伐。为改变国内种业的困境,张健带领上百人的研发创新团队,一心钻进“种子的世界”,主持建设了国家水稻分子育种创新平台,通过打通上游科研院所和下游种业市场在技术、资源、信息等方面的瓶颈和壁垒,集中水稻种业各方优势资源,以企业市场化的形式运作,改变传统课题组式育种小、散、弱的特点,更大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推动中国种业发展新的体制机制改革,提高育种效率,增强种企的竞争力。

  张健介绍,目前华智已创建世界一流的高通量SNP分子标记实验室,通过给水稻品种做“身份证”,可以完成成千上万个样品测试,可日产40万个数据点,为种业高效商业化育种体系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一般实验室三四个月才能完成的工作量,现在通过我们的平台,仅仅一周就可以做完。”华智以种质创新、分子育种、生物信息、性状测试、种子检测五大研发创新平台为基础,为中国种业大规模、高通量、集团化和标准化的高效精确育种提供了崭新的科技支撑。公司还从国内外引进了一批建设一流分子育种研发体系所需的高端仪器设备,促进了种业创新链和产业链的深度融合,为农业科技体制改革和产学研协同创新机制探索新道路和新模式。

  在大数据时代,华智生物信息科研团队大力打造种业相关信息的数据库,完成了“华智育种管家”的软件开发,采取田间数据语音采集的新手段,面向大中型种业企业和其他种业课题组,提供生物育种信息化管理与数据统计分析等服务。

  “中国人的饭碗要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我要为实现中国种业强国梦、现代种业和农业现代化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张健坚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