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丹莲,湖南长沙人,1981年出生,博士,湖南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入选国家“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2014 年)、国家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2013 年)、湖南省湖湘青年英才(2016 年),已荣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1项、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科学技术)技术发明奖一等奖1 项、湖南省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 项、湖南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 项。

编者按

冬日的湖大校园寒风萧萧,马路上的学子行色匆匆。坐落在岳麓山下的湖南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一清早就传来了仪器的嗡嗡声。此刻,总少不了该院副院长黄丹莲教授来回穿梭的身影。

“环保梦”永伴“赤子心”

说起黄丹莲与环保事业的缘分,可以追溯至她上高中的时候了。上世纪90年代,黄丹莲还在长沙雅礼中学读高中,当时学校旁边有个锅炉房,天天冒出白烟,发出刺鼻的味道。望着天空被白烟遮住,慢慢地泛起一层灰蒙蒙的“薄雾”,黄丹莲很不是滋味。从那时起,她便下定决心要读环境专业,为环保事业做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1998年,黄丹莲如愿考入湖南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从此开始了她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2002年,开始攻读硕士研究生的她,初步研究发现了接种白腐菌强化堆肥法能高效处理难降解的限速有机物木质素,这令她喜出望外。从科学上讲,传统堆肥物料中最难降解的有机物是木质素。黄丹莲查看文献发现在国外有不少科研人员利用白腐菌降解造纸废水中的木质素,且白腐菌还能有效降解石油烃、农药等各类难降解的异生物质,这使得白腐菌强化堆肥处理难降解污染物技术有着非常广阔的前景,研发其关键技术与理论有着重要意义,但在国内外还没有相关研究报道。于是,她着手准备开展白腐菌强化堆肥处理难降解有机物木质素及典型有机污染物的机理研究。

  实验一开始,黄丹莲就遇到了麻烦,好不容易买到了白腐菌,但在国内难以买到专供测木质素过氧化物酶酶活的进口试剂。而实验又迫在眉睫,她想到在查阅的大量文献中,曾看到浙江大学有位张姓教授也采用该试剂测定过白腐菌。她查到了这位教授所在学院的座机,多次电话联系学院办公室后,她的执著终于感动了教授,黄丹莲借试剂的请求成功了。然而化学试剂又不能邮寄,几经辗转,她找到了浙江大学的同学帮忙带回,该研究才得以顺利进行。

  做堆肥实验最“折磨人”的就是准备堆肥物料环节——剪秸秆、玉米芯等(使物料大小合适,利于堆肥反应进行)。当时实验室并没有专用的破碎仪器,一个人要把几十千克的玉米芯、稻草秸秆剪短,这对看上去很瘦小的黄丹莲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的双手常常因此被磨出许多水泡。因为实验时间紧迫,她总是顾不上手上的这些“小麻烦”,忍着疼痛,继续实验。

  实验结果很成功,由于当年还没有网上投稿系统,黄丹莲只好将论文从中国邮寄到SCI收录的国外权威期刊的亚太地区中转站印度。但不巧的是,这一次的论文投递碰到了印度海啸,稿件寄出三年杳无音讯,她能做的只有等待。2006年,黄丹莲终于在三年后得到了一个最大的肯定——她的论文成功刊登上SCI期刊。

  现在经常有外校学生找她借菌和试剂或询问有关研究方法、请教实验难题如何解决等,她总是会毫不犹豫地帮助这些不相识的学生们。她说:“如果当初不是张教授借给我试剂,我的实验就不能顺利进行,做科研也要懂感恩,要把科研共享精神传递给更多的人。”

一家四口的湖大奇缘

“作为一名本科、硕士、博士阶段都在湖大完成的老湖大人,我可以非常自豪地告诉大家,在这里,只要你们坚持为理想而拼搏,必定会收获累累硕果。”

  在2010年9月4日的湖南大学开学典礼上,黄丹莲作为优秀博士及优秀年轻老师代表发言。“激昂的大学生活,我们需要多一点热情,多一点信念,多一点勇敢,多一点理想,多几个惺惺相惜的知音,多几个推心置腹的朋友,多几个可以高兴时、痛苦时、无助时随时叫出来,与你一起哭、一起笑、一起闹,站在你身边的兄弟姐妹。”短短五分钟的演讲,收获了新生们多次的欢呼和掌声。黄丹莲与湖南大学的缘分,绝不仅仅是从本科至今近二十年的光阴。

  黄丹莲告诉记者,她的父母均是湖南大学化学院的本科毕业生。她在高考填报志愿时,父母从未干预过她的选择,但是在她心中,湖南大学是培育了自己父母的摇篮,所以她对湖大有一种特别的情怀。

  在湖南大学攻读研究生的日子里,每天早上7点进入实验室,晚上11点实验室闭馆才离开,这已经成为了黄丹莲的生活常态。有时一天实验量太大,来不及吃饭她就啃个面包,来不及分析样品她就在实验室里忙一个通宵;有时一个实验要持续几个月不间断才能完成,而且还有可能得不到理想的数据结果,她只能不断重复操作,改进实验体系。

  黄丹莲经常和同学在实验室里通宵进行实验,她们最初不知道学院关门后会启动报警器,通宵实验时稍不留意就触发了实验室走廊的报警器,惹得门卫跑到实验室查看,她们解释了很久才把“乌龙事件”说清楚。从此以后,有时为了让她们做完实验,门卫到晚上十一点半才会关学院大门。在老师和同学眼里,黄丹莲有着长沙妹子的“倔劲”,她总是独自扛着装满水的大蒸馏水瓶从一楼爬到三楼;一个实验测几百个样品,她就不吃不喝守在边上进行信息记录……

  黄丹莲和丈夫曾是湖南大学出了名的“学霸情侣”,但他们的生活里很少有浪漫和惊喜,更多的是工作的繁忙和相互的理解扶持。2006年结婚当晚,黄丹莲怕影响丈夫休息,便窝在租住的房子阳台上,通宵修改材料,早上7点就带着项目材料匆匆出门赶赴专项讨论会。这件事也成了夫妻间的谈资,到现在丈夫还会开玩笑地说:“工作拼命谁都不如你,结婚当晚都不见人影。”

  那时的黄丹莲觉得有自己热爱的事业,有支持自己工作的家庭,身边的一切都不足以成为困难。现在父母渐渐年老,孩子逐渐长大,作为一个女儿、一个妈妈,她开始深感自己精力不够。“我希望多些时间在科研工作上,也希望多些时间陪伴家人,但现实总是残酷的。”

80后教授的创新教学路

 致力于环境科学事业二十年,黄丹莲取得了非常多的科研成果。她针对复杂污染环境系统中目标污染物、微生物群落行为与功能活性等难检测问题,研发了一系列快速有效的检测新方法,为科学认识水环境污染与修复的过程提供了分析技术手段;针对水体污染中重金属、难降解有机污染物等难处理问题,创新性地建立了一系列功能纳米材料和生物修复难降解有机物等的新方法和理论,为污染河湖湿地的治理提供了有效方法和有力的理论依据,推动了我国河湖湿地重金属污染物与难降解有机污染物处理技术与理论的发展。

  黄丹莲废寝忘食地将精力集中在科研工作上,做起实验来,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谁都不曾想到,这样一个“科研狂人”还是一个潜在的“民间运动员”。读书期间,黄丹莲对长跑很感兴趣,每年校运会上都会有她的影子,而她也不负众望,拿到了1500 米第1名、800米第1名的好成绩。如果说“拼命三郎”是导师曾光明教授和研究生同窗们给黄丹莲的评价,那么“知心师姐”就是学生们对黄丹莲的印象了。在黄丹莲看来,学生与老师之间就是朋友的关系,相互取长补短,探讨问题才能促进科研工作的发展。

  有一次,黄丹莲看到学生正在做实验,实验得出的结果与预期结果不一样,学生因此放弃了,她赶忙走过去拿起学生刚放下的实验器材,叫上学生一起重新实验。“实验结果不可能每一条都与预想一样,正因为这种不一样才可能促进新成果的产生,才可能推进新的科研体系的完善。”黄丹莲认为,“科研工作者应该做到尽信书不如无书,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每个学生都应该有创新精神,作为他们的学姐、师长,我希望他们能秉持严谨科研的态度,但也要大胆推测,反复求证,不服输,还要输得起,永远都不局限在固有思维上。”

  “创新之师造就创新之生。”是曾光明教授教给黄丹莲的为师之道,它就像座右铭一样深深烙印在了黄丹莲的心底。作为科研工作者,黄丹莲一直在寻求自我突破,不断追逐着环境科学的光与热。“严谨治学,创新科研,培养一大批创新之生是我永不能松懈的使命。”这就是黄丹莲—— 一个地地道道的湖湘青年学者的科研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