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 年出生于湖南汨罗,国家中组部第六批“千人计划”特聘专家,现任中南大学“千人计划”特聘教授,机电学院微系统制造科学与工程系主任,国家重点基础研究计划(973)项目首席科学家,主要研究纳/微电子先进封装测试关键技术与可靠性,在先进封装与测试的技术研发、全面运营管理、产品工程实现和量产导入、战略规划与团队建设等方面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创造性开发AAQFN/FCQFN等数百种新产品,发表论文近200篇,授权专利约50项。

编者按

 祖国高速发展引发海外学子的“归国潮”,归不归?何时归?以何种姿态归?这种种疑问变成了许多人的难题。对此,中南大学“千人计划”专家朱文辉说,海外学子一定要有参与姿态和国家民族责任感。唯有如此,才可能尽早地、充分地把握机遇,并使机遇带来的社会效益最大化,将自己的专业与经验服务于祖国的发展。

  在过去,整个中国国内半导体产业基础十分薄弱,朱文辉作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中国“973”项目首席科学家、国际集成封装领域著名的微电子封装专家,在香港、新加坡、日本完成研究后,萦绕心间的乡愁与“报国梦”促使他马不停蹄地归国。回国近八年,朱文辉用他的勤奋和天赋,在微电子封装等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诠释出他科研道路的精彩。

专业转换,人生不畏新的选择

高中毕业后,朱文辉考上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力学专业。那个年代受“两弹一星”奠基人钱学森教授影响,不少学子都有一腔科研情怀。中科大的近代力学系是钱教授回国后创办的,他曾经担任了该系主任,朱文辉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它。

  本科学业完成后朱文辉被保送研究生,在那个连大学生都不多的年代,凭着对专业的热爱与坚持,朱文辉又在国内读完了博士。1996年,他受余同希教授邀请到香港科技大学做访问研究,次年赴新加坡国立大学任新加坡高性能计算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从事冲击动力学和爆炸效应研究。两年后,余同希教授引荐他到日本大阪府立大学Shinji Tanumura教授实验室任职文部省助理教授。“当时选择出国是由于国内科学研究相对薄弱,技术差距较大,我就想去国外学习先进的东西,将来能为我们国家作更大贡献!”回想起当年出国的情景,朱文辉感慨。

200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开启了他微电子制造技术的漫漫征途。从力学研究到微电子封装的转变,朱文辉为之付出了超乎常人想象的汗水。什么是微电子封装技术?朱文辉介绍,封装技术就是保护集成电路信号端不受或少受外界环境的影响,并为之提供一个良好的工作条件,以使电路具有稳定、正常的功能。微电子封装涵盖的技术面广,属于复杂的系统工程。

  如此大跨度的专业转换,其中的缘分却要从一次意外说起,朱文辉笑着告诉记者:“当时我从日本到新加坡看望好友与同事,经同学介绍得知新加坡英飞凌公司正在招聘封装研发工程师。我就过去碰运气,结果当天便被正式录取成为公司的一员,也因此我从力学领域一下子跳入了微电子封装行业,可以算是丢了老本行吧!”他还开玩笑地说,以前自己是搞“破坏”,现在到微电子封装领域却在研究如何让产品“不坏”,这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专业的转折意味着很多研究要从头开始。作为一名微电子封装领域的“新人”,凭借着对科研的热爱和高度专注,短时间内,朱文辉就取得了令人惊喜的成绩。他很快提出了绿色封装材料选择方法,组织并完成了封装焊球热疲劳可靠性研究,为绿色微电子封装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研究走向管理 科研创新和经营管理双跨越

 2008年新加坡EPTC国际封装会议上,朱文辉结识到中国封装协会理事长毕克允先生。在毕先生的大力引荐下,朱文辉决定回到祖国的西北地区开辟封装领域新天地。2010年4月,朱文辉长途跋涉来到甘肃天水后,顾不得十几小时的旅行颠簸,第二天便全身心投入到天水华天的科研管理工作中。

  “其实刚回国时许多条件都非常困难,这里的一切让我感到很陌生,甘肃的生活与科研环境十分艰苦,但为了能使最先进的电子封装技术在祖国生根,我最终决定留在天水,开拓西部封装的未来。”

  初到华天时,由于公司人才缺乏、技术落后,一直都在从事较低端的产品生产,几乎没有技术创新与产品创新。拥有多年国外工作经验的朱文辉提议,必须先调整华天企业的战略规划才能让企业厚积薄发。随后,他立刻着手从世界各地引进大量科研人员,积极倡导自主产权的原创技术发展。在公司上下的大力支持下,朱文辉促使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落地,策划创建华天封装技术研究院,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研发与技术管理人员。

  “人才是核心竞争力,但是在天水,不少本科生、研究生都选择到更发达的地区发展,这就导致区域缺少相关人才。我深深地懂得人才的重要性,只有培养了一支强有力的人才队伍,公司、地区、专业才能得到发展与进步。”在朱文辉的大力倡导下,公司积极引进领域内核心人才,并组织“硕士培养计划”,协助推动公司人才制度的改革。在华天的几年时间,朱文辉始终坚持着技术与人才协同发展的战略,帮助华天从西北站上了世界舞台,部分产品的技术水平达到世界领先。2010年,朱文辉参与策划华天科技入股昆山西钛微电子,向高端产品进发;并于2012年担任西钛总经理,在三个月时间内,带领公司实现转亏为盈,一年之内公司产值翻了四倍,得到了行业的高度认可。作为总工程师和研究院院长,朱文辉全面领导华天科技先进封装的研发,短短几年帮助华天实现从低端向高端的快速跨越,同时也开启了他个人在企业管理领域的新篇章。

回归人本 以教书育人为己任

在业内人士都在为朱文辉的成绩喝彩时,他却做了一个谁都意想不到的决定——回到家乡,担任中南大学机电学院教授及微系统制造科学与工程系主任。“我一直都认为,‘人’的问题是最关键的。不论哪个行业,不论哪个职位,培养人才都是每个人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现在,我们国家的半导体行业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想要推动半导体封装行业的突破性进展,不是靠一家企业、一个团队或者一个管理者就能完成的。”朱文辉解释,行业的发展需要大量专业人才,学校正是这样一个输送人才的纽带,选择到学校任教对于自己来说责无旁贷。

  教师与管理者是完全不同的角色,在企业中,考虑更多的是经济效益;回归高校后,则更为注重人才的培养与学术研究,这对于朱文辉来说是人生的又一挑战。在企业中积累的多年管理经验使朱文辉深刻认识到,高校与企业之间的研究需要紧密结合。随着技术、市场的变化,身处学校的学子应该要紧跟市场、企业发展,了解国内外相关的行业趋势,只有这样,才能以应用需求驱动最终带动微电子封装技术的进步。任教以来,朱文辉全身心投入团队建设和科研教学中,根据专业发展需要完善教学计划,组织领导实施我国第一个封装领域“973”项目“20/14nm集成电路晶圆级三维集成的基础研究”并在原子层次的制造基础方面取得多项重要进展。他努力不懈从国际国内招揽多位年轻学者加盟,建立了一支朝气蓬勃的中南大学微电子方向科研教学团队。

  在日常教学中,朱文辉更是以极大的热情和责任心投入到学院各方面的工作中。记者走进他的办公室时,他还在为2015级研究生蒋刘璐讲解研究项目中的漏洞。朱文辉对待科研工作向来严格,对于蒋刘璐在小组报告中多次陈述的项目进展不顺利的情况,朱文辉每次都耐心指出问题并提出了要求;在察觉到蒋刘璐情绪有些低落后,朱文辉给她发了一条温暖的鼓励短信。“老师总是鼓励我们说挫折不算什么,坚持下去就离成功近了。很感谢他的鼓励,让我有了勇往直前的斗志。”蒋刘璐说。

  朱文辉时常教育学生,不能只追求一些功利性的结果,只满足于功利欲望会限制个人的发展。“我认为人格加能力的培养是最重要的,教师需要引导学生修德明理,关注学生能力的提升,教导他们在科研工作中脚踏实地。教育学生不要随大流,要追求出类拔萃,追求新的思想,追求对美好未来的影响能力,除了要完成自己的学业任务,更要勇敢承担起社会责任。”朱文辉说。   由于科研教学工作繁忙,可以说朱文辉的时间安排是以分钟为单位计算,但他在学生身上却从不吝啬时间。学生课余、休息时间前来讨论问题,甚至只是找他聊天,朱文辉都不吝赐教。在他的带动下,导师与学生的互动形成了良好的氛围, 他们还常常一起打羽毛球锻炼身体。

  朱文辉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归结于责任,他说:“我并没有多做什么,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