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辉,出生于1981年,教授,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博士后导师,研究方向为骨代谢与骨骼疾病,曾先后入选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2014年)、国家优青(2015年)、湖湘青年英才(2016年)、湖南省“科技创新优秀人才”(2017年)。他2011年于中南大学获得内科学博士学位,2011年赴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骨科从事博士后研究,取得了开创性的成果,现任职于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担任运动系统损伤修复研究中心主任职务,兼任中华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骨质疏松分会青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骨科学分会创新与转化学组青委会副组长、国际华人骨研学会(ICMRS)终身会员、中华医学会骨质疏松和骨矿盐疾病学分会基础与转化学组委员、湖南省康复医学会骨质疏松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编者按

 随着人口的老龄化,骨质疏松症已经成为世界范围的、越来越引起人们重视的健康问题,其发病率已跃居常见病、多发病的第四位。越来越多的科研人员开始投身于骨质疏松防治的研究中来。在湖南,就有这样一位青年才俊,19岁开始接触骨质疏松科研,迄今已取得一系列学术成果。他就是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运动系统损伤修复研究中心主任、教授谢辉。

  “从事科研工作就是需要目标高远、奇思妙想、乐观探索、积极实践。”他说“追求卓越”已经成为自己的事业信条。
作者:

贵人引路 遇见最爱的科研事业

初见谢辉,一身正装的他站在实验室门口等待着记者的到来,这名温文尔雅的医学科研工作者,第一眼给人的印象就是“热情稳重”。

  谢辉1981年出生在湖南省衡南县花桥镇竹山村,他儿时的梦想是去少林寺习武,成为武林高手行侠仗义。事实上,1996年,谢辉考入湘潭卫校,开始了四年的健康教育专业学习。在学校,班主任廖勇老师的悉心劝导,终于打消了他退学赴少林寺习武的疯狂念想。

  2000年,19岁的他从湘潭卫校中专毕业(同期中南大学自考预防医学专业大专毕业)后进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代谢内分泌研究所做临床检验工作。因为性格阳光上进、工作勤奋认真,谢辉很快得到了当时的研究所学术带头人、国内内分泌学界泰斗级专家廖二元教授的垂青。当时,曾留学过德国和美国攻读博士研究生和进行博士后科研工作的廖二元对谢辉说:“中国与西方的科技差距还比较大,国家对科技大发展的需求急迫,你以后就把科研当成自己的事业吧。”从此,谢辉就开始与研究所内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们一同进行骨质疏松研究。科研工作让从小就好动且喜欢奇思妙想的谢辉越来越着迷,他觉得做科研单纯且很有意思,天天都在遇到新的东西,并经常有机会创造新的东西。2001年到2011年,他在恩师廖二元教授及所里其他几位老师的指导下,潜心做研究,积累了一系列的科研成果,并获得了中南大学医学检验专业学士学位、内科学专业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导师均是廖二元教授。

  谢辉与恩师共同工作11年,导师刚正不阿的科研工作者性格、夜以继日的工作热情、融会贯通的精湛医术、一丝不苟的学术精神,以及在遇到家境贫寒患者负担不起治疗费用时带头捐款并发动同事、学生们筹集医药费所体现出的仁慈心肠,都深远影响着谢辉做人和做事的态度。谢辉总说,做人,应该心怀敬畏与善良;做事,应该追求卓越与极致。

出国深造 孜孜孜不倦求索新知

2009年,谢辉受一个医药公司邀请前往北京参加合作课题进展交流会,幸运地初遇被邀请作为项目指导专家的曹旭教授。曹旭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骨骼与肌肉研究中心主任、国际知名的骨研究专家。会上,谢辉的汇报给曹旭教授留下了好印象;会后,曹旭邀请谢辉到他在美国的实验室做博士后。2011年11月,已获得博士学位的谢辉远赴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曹旭实验室,开展博士后科研工作。

  2014年11月,一条关于“中美专家联合攻关提出三元调控理论,为骨质疏松治疗开辟新路径”的新闻发布,这是在全球首次提出了骨血管生成-成骨-破骨偶联调控的三元调控理论,为治疗骨质疏松等骨骼疾病开辟了一条新路径。而该论文的第一作者正是当时在美国进行博士后研究的谢辉,这标志着其在美国取得了突破性研究成果。该论文于2014年10月被国际医学权威杂志《自然医学》发表,该期刊同期述评称“该研究开启了骨质疏松研究的新方向,具有治疗方面的重大意义”。随后该研究被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以“被忽视的细胞使骨质疏松新药的疗效加倍”为题做了新闻发布。

  谢辉介绍,人体骨骼中成骨细胞的功能是促进骨形成,破骨细胞的功能是促进骨吸收和更新。成骨细胞功能减弱或者破骨细胞功能增强都可造成骨质疏松。骨质疏松在60岁以上老年人中的发病率高达30%,而目前骨质疏松的防治用药选择不多,且疗效不甚理想。经过多年攻关,谢辉等发现破骨前体细胞分泌的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BB在偶联血管生成和骨形成过程中能发挥重要作用,揭示了基于破骨前体细胞的骨血管生成-成骨-破骨偶联调控的骨代谢“三元调控”新模式。这一创新性发现为新药开发提供了新靶点,为治疗骨质疏松及其他代谢性骨病拓展了新思路。

  留学期间,谢辉与其博士后导师曹旭亦师亦友。曹旭教授乐观幽默、勤勉专注、自信豁达、勇攀高峰的生活与工作风格,在实验室科研环境中、在公园篮球场上、在聚会的餐桌旁,潜移默化影响着谢辉。谢辉说,曹旭教授的话语仍在耳边萦绕:“要学你们湖南人毛泽东、曾国藩等的精神,敢于直面最惨淡的现实,乐观坚韧,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在奋斗中实践理想,在独立自强中改天换地。”谢辉说:“科学家就应该不媚俗、不信邪、不沉沦,坚持超脱的人格,畅想星辰大海,敢于向‘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发起挑战并付诸实践。”

坚持初心 给学术一个自由的空间

当初出国的时候,谢辉就抱着去到世界顶尖科研单位学习深造、在国际骨研究领域中做得更出色、学习先进的科研理念和创新模式的愿望在美国呆了3年半,在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后,他决定回到祖国。谢辉说:“美国始终是别人的国家,我的家在中国,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生活工作,我的内心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安全感和归属感,才能让父母看见我的成长,才能亲眼见证、亲身参与、亲手助推祖国变好变强、伟大复兴。这是‘回家的诱惑’使然。”

  在谢辉心里,科研工作并非纯粹。回国创建科研团队后,他告诫团队成员和学生,在科研过程中,要记住科学崇高伟大的原貌,有科研原则、有科研信仰。“我与学生们一起做研究的氛围很自由融洽,只是在初期学生们写文章、标书、专利书等过程中,如果出现了较多字符、字体、格式等低级错误时我才严肃批评。在我眼里,这是态度问题,是对本职工作的不尊重。”谢辉在湘雅医院提供的强有力的政策、平台和经费支持下,在其创建的科研团队中做了合理的岗位配置,为团队的全职研究人员和学生们创造了一个能全身心做科研的环境,不让团队成员和学生身陷“科研搬砖工”“科研杂务工”的尴尬境地。他招聘的十余名研究人员、博士后来自材料、化学、遗传、分子、检验、代谢、肿瘤等不同的研究领域。另外,他接受进入其组建的科研平台做实验的学生中,除了从骨科、运动医学科招收的博士和硕士研究生,还有来自内分泌科、口腔科、康复科、中医科、护理学院等不同学科、学院的研究生。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进入该实验平台前从来没有接触过骨质疏松研究。他希望自己的研究团队能够海纳百川、背景交融、学科交叉、思想碰撞,他鼓励团队成员和学生们用开放的理念追求学术的自由。他说:“坚硬的颅骨框得住大脑,但框不住思想;我们做骨骼研究,但眼里绝不是只有骨研究;我不介意被世俗地诟病为三心二意、不专注、不系统,因为,我不喜欢画地为牢、自我限制,我更在乎团队中每个成员自由的科学思想和创造空间,我更愿意充满理想主义地期待和收获这自由空间中孕育出的原始创新、自由创造。”

  记者到访的这一天,已经临近春节,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综合楼里,谢辉召集自己的团队成员们进行春节前最后一次小组讨论会,再三叮嘱节假日安全事宜后,又与同事和学生们继续探讨着实验中发现的问题。“学生与老师是伙伴关系,相互间思维的交汇,就可能碰撞出科研的火花。”谢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