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秀新,汉族,1961年11月生,湖南宜章人,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农业大学园艺系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现任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副主席,华中农业大学校长,中国科学技术学会副主席(兼),现代农业(柑橘)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农业部果树顾问专家组组长。他长期致力于柑橘细胞工程与遗传改良等方面的研究,带领团队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例芸香科植物基因组图谱——甜橙基因组图谱。从砂糖橘、秭归晚熟脐橙到夏橙、蜜橘,二十多年来,邓秀新带领团队,让国产鲜食柑橘全年不断档变为可能,使中国脐橙由进口变成出口,使我国柑橘事业跨入世界先进行列。

编者按

 2017年12月10日上午,中国民主同盟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闭幕。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协副主席、华中农业大学校长邓秀新教授当选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副主席。

  从懵懂的乡野少年到“柑橘院士”,新中国首位果树学博士邓秀新在长期的柑橘研究与开发实践中屡有突破。
作者:

遇见贵人: 从每年1.5元的助学金到“急喊”来的高中名额

 邓秀新的家乡湖南宜章,素有“楚粤孔道”之称。1961年,正是新中国经济最困难时期,他出生在当地一个偏远的小山村。

  邓秀新4岁那年,父亲病故。迫于生计,读初中的哥哥辍学回家,3个姐姐也只是在离家300米的小学读到二年级,半大不小的孩子相继开始挣工分养家,把接受教育的机会留给了年幼的邓秀新。

  “全村(自然村)120口人,只有4个人念中学。”多年后,这位从湖南小山村走出的院士追忆往昔,感慨于命运的神奇和自己的幸运,“是哥哥姐姐的坚持成就了我”。   1972年,邓秀新参加小升初考试,顺利进入白沙圩人民公社五七中学。从家到学校需要翻越两座山,两个小时的路途,11岁的少年“跑起来快得很”,也不觉得累。就是在这所中学,邓秀新遇到了让他感念一生的恩师——刘根发。

  师范毕业的刘老师当时在五七中学教数学,也是邓秀新的班主任。有一次,刘老师在带队竞赛时碰到一道因式分解的题目,一些高年级的参赛选手没做出来,就打算让正在学习这个章节内容的学生也来试试。没想到邓秀新一下解出来了,这让刘老师对他刮目相看。

  听闻邓秀新家庭贫困的情况后,刘老师翻山越岭跑到他家做调查,并帮他争取到每年1.5元的助学金。这笔“相当于全年学费”的资助,给予了邓家坚持送他上学的力量,也温暖了邓秀新的少年时光。邓秀新的数学成绩渐渐稳居班级第一,还当上了学习委员。“上任”时间一长,他对每个同学对应的座位了然于胸。初二时,学校组织同学们乘坐火车到50公里外的氮肥厂参观。临到车站出发点名时,带队的老师才发现忘带花名册,班上50多个学生,不清楚是否到齐。情急之下,邓秀新站出来说道:“我能够记得住每个人的坐标,把谁坐哪都报出来。”而这件事后来也成了学校老师和同学们口中的“传奇”。

  当时,初中升高中不需经过考试,由学校老师到农村大队支部开会征求支部的意见。多年以后,邓秀新从当时在场的哥哥(那年哥哥当生产队长)处得知了恩师一直隐藏的秘密。

  原来,当时只有4个推荐名额,一番商议后名额眼看就没了,刘根发一下子急了,直喊:“邓秀新这个孩子成绩非常好,必须去!如果不推荐太可惜。”

  对于邓秀新而言,这是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一句话。在刘老师的争取下,邓秀新来到了离家30多里地的宜章四中,开始了他来之不易的高中生活。

研究起源: 安装过的农家电灯和见过的山沟野橘子

 在当时“交白卷”也能成“典型”的年代,我国的高中没有考试,课程和教材也不规范,学生大半时间里,都在“学工学农”。

  邓秀新学的是机电,物理老师带着整个班到村子里帮忙安电灯,三个学生负责一家,帮村民做点儿技术活,老师则负责安装电器。若用今天的标准来衡量,彼时的中学教学颇不完备。然而“歪打正着”,这也让邓秀新得以亲近自然、认识社会,锻炼了他将来在实验室的动手能力,对其科学研究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1977年8月的一天,邓秀新在五七中学当老师的三叔带着一张《人民日报》兴奋地找上门,告诉高中毕业回到大山以为要一辈子当农民的他,“国家可能要恢复高考了”。16岁的邓秀新开始集中精力复习,和同学找到学校的一间空房,在一个月的复习时间里,大家挤在一张床板上,共同走过艰苦岁月。他响应国家“四化”号召,最终考取了湖南农学院。

  上山砍柴时,邓秀新经常见到山沟里生长的野橘子,上大学后发现居然有专家对此做专门研究。80年代初,邓秀新从湖南农学院本科毕业后考入华中农业大学,师从我国老一代柑橘专家章文才教授。他回到老家山区,将橘子带回做科研,并发表研究报告。邓秀新近期一项突破性研究成果,也发轫于早已足迹遍布的南岭。“儿时的记忆成了我的研究对象。”邓秀新说。

  多年后,作为华中农业大学的校长,面对今天教育的重重藩篱,他常感叹现在学生学业的繁重,呼吁青少年要时常跳出书本,“以多样的方式去接触社会”。在他看来,贡献社会的不仅仅是知识,满腹经纶不一定能解决实际问题。一个人走的地方越多,看得越多,体会就越深,思维就越活跃。“既要读万卷书,又要行万里路。”邓秀新说。

人生哲理: 顺境出产量,逆境提品质

邓秀新至今难忘高中时第一次出门挣钱的经历。

  听说枇杷叶晒干后可以卖钱,为了凑点学费,邓秀新和姐姐一起上山采摘野生枇杷叶。妈妈负责切成条状并晒干,然后由邓秀新挑到隔壁的省份广东去卖。

  由于长期营养不良,这个当时身高不到1.6米的少年郎,挑着两个麻袋,负重五六十斤,走到十里外的姑姑家时,“就差点跌坐在地上”。此趟贩运,来回160里山路,邓秀新足足走了3天,挣到了8元钱。

  睡惯了中学的硬板床,吃惯了咸菜拌饭,一直到大学一年级邓秀新还穿着补丁衣服,成长岁月打上了艰苦的烙印,也赋予了他坚韧的品格。

  三峡库区移民时,已是大学副校长的邓秀新借宿在农民家里。同行的人说:“哎呀,您不能住这里,这怎么住啊?”可邓秀新安之若素地说:“没关系,在这晚上睡得特别香。”

  2007年12月,在出任华中农业大学校长半年后,46岁的邓秀新摘得我国当时最年轻的两院院士荣誉桂冠。

  邓秀新在研究中也不畏困难,他一头扎进果树生物工程技术,硕士期间攻克“柑橘愈伤组织染色体变异研究”课题,博士期间攻克柑橘原生质体培养及植株再生技术,使我国继以色列和日本之后,成为世界上第三个获得柑橘原生质体再生植株的国家。

  在他的主持下,中国首次建立起柑橘原生质体分离、细胞融合、培养及再生技术体系,揭秘了“甜橙基因组”;支撑赣南地区柑橘发展,使其种橙面积达到世界第一;为重庆奉节实现脐橙“一棵树养30万人”的奇迹,洒下功勋卓著的汗水。

  邓秀新每年抽出20%的时间深入基层,在我国绝大多数种植柑橘的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他指导培育的“赣南脐橙”远销31个国家和地区,也因此果农称他作“农民的财神”。

  “有时人生经历逆境并不是坏事。”这位从艰辛岁月中走出来的院士常常现身说法,鼓励青年一代思索顺境与逆境演绎的人生哲理。他借助农学知识来教育青少年:顺境出产量,逆境促品质。“比如种粮食、种水果、种药材”,他解释,“顺境条件下产量很高,但是品质不一定能够保证。而品质好的作物,一定是逆境中长出来的,中药材更是。”他举例说,闻名全国的东北“响水大米”,是生长在经过数千年风化的火山岩石顶部的土层中,经过极端寒冷和干旱逆境气候的药材会更加地道,如长阳的黄连、东北的人参、云南的三七等,无不是此道理。

  “植物如此,人也是如此。”邓秀新感激在家乡的那段艰苦的岁月,磨炼了自己的性格,成就了今天的自己。

  “今天的时代如何正确面对顺逆境?”邓秀新在进行一次讲座时,有学生现场提问。

  他回答说,尽管今天的时代和自己当年大不相同,但顺与逆是相对的,逆境会帮助思考、帮助反思,“人生不可能都是顺境,逆境中要多想想如何让自己更快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