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牵湘土地|杨贤生: 五旬乡村教师的“摆渡”人生

2019-08-02 17:39:35 来源:人才报/民生网 作者:易巧君

分享至手机

蒿吉坪瑶族乡地处中方县最偏僻、最偏远的罗子山下,今年已经55岁的杨贤生在此从事教育工作已有整整36年。往年暑假都是他带领留守儿童将瑶寨锣鼓敲得最响的时候,但今年这里一改往年的喧嚣,变得异常安静。

“我6月底刚做完心脏支架手术,医生叮嘱暂时不能多操劳。”接受采访时,杨贤生如是说。从普通代课老师到蒿吉坪民族学校校长,多次获得全国模范教师等荣誉称号,但在杨贤生看来,自己只是做了瑶乡需要的、自己能做的事,这里的孩子和瑶乡的发展,太需要教育事业帮忙“摆渡”了。

杨贤生辅导学生。

“日记本”

今年7月,来到蒿吉坪瑶族乡进行爱心助学的某驻怀部队及正能量团队,被家访对象、蒿吉坪民族学校七年级学生杨林抱出来的一大叠日记本惊呆了。仔细翻阅下来,众人纷纷对小姑娘流畅的表达、敏感的情思、丰富的想象赞赏不已。

像杨林这样的作文小能手,在蒿吉坪民族学校还有很多。他们大多得益于杨贤生开创的“日记作文教学法”:引导、鼓励学生从三年级开始每天写一篇日记,组织全班同学交换传阅、评比,并精选部分日记在校园广播、在橱窗展览、向报刊投稿。目前已有部分同学获得媒体约稿机会,每月都能有一定的稿费收入。

“孩子们写作文最怕没话说。日记可以从记录一两句小事开始,慢慢呈现一两段情节,再到一两页完整叙述,这种长期积累不但对语文考试作文大有裨益,更是孩子们日后生活和工作的重要财富。”杨贤生把自己的教学体会总结成《农村中小学生怎样提高作文能力》《班主任工作是学校工作的重中之重》等论文发表,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有获奖。

山里学校经常遇到师资力量短缺的问题,杨贤生除了做好语文老师,还生生将自己逼成了一位“全科教学老师”。为了提高数学教学水平,他向老教师求教,向书本学习,向学生征求意见,自己用纸板、木棍、竹片做了大量教具,终于帮助学生弄通弄懂了抽象的几何题,让他们的学习热情变得更高。

担任校长以后,杨贤生要求每位老师每学期必须上一堂以上的公开课,这个惯例是由他自己带头并说服年长教师一起坚持下来的。为此他还制定了《学校教学常规检查方案》,其中每天不定时查堂三次、每周检查作业批改两次、每月公布一次教案检查结果、按月奖勤罚懒等措施在全县得到了推广。

蒿吉坪民族学校瑶鼓队。

“明星校”

最近十几年,蒿吉坪民族学校堪称中方、溆浦、辰溪三县交界处的明星学校。稳定向好的教学质量,不断完善的相关基础设施,不但留住了本乡适龄儿童就读,还吸引了不少外地生源。

说起硬件设施,杨贤生显得颇为自豪。据他介绍,如今学校不仅有功能齐全的教学楼,还有标准化的学生宿舍,每层楼都有独立的洗澡间。山里教师9成以上都是“半边户”,为了更好地留住师资,学校同步建设了教师周转房,让他们和家人都能住在学校里。杨贤生一家五口人,也从原来不到40平方米的宿舍,换成了如今60多平方米的小套间.

但随着众多项目如期落地、各类建筑纷纷拔地而起,不同的声音也随之而来。2014年9月,有网友发帖质疑杨贤生侵占公款公费旅游。该帖发出后不到10天,中方县网宣办发布了县教育局对此事的详细调查与说明,结论是“与事实不符。希望网友们反映情况要实事求是,客观公正”。有网友跟帖发言:“看看民族学校的建设你就知道,在如此偏僻的地方能够修出这么漂亮的学校,作为一个校长……已经算是功德一件了。”

时隔近5年听记者重提此事,杨贤生用其一贯温和的语调回应:“学校做了这么多事,难免外面有人眼红甚至抱憾未能从中得利。”

杨贤生告诉记者,就在前不久,他还给长江商学院EMBA班参与集体捐资助学的中组部干部监督局副局长伍鸿亮等人打去电话,邀请他们有时间来学校回访。2012年,伍鸿亮一行26人曾到学校考察并捐出助学款项135万元,再加上中方县政府配套拨付的135万元,如今又有两栋崭新的大楼在校园里拔地而起。

“关于如何使用这些经费,我们校方可以提建议和意见,但它们具体如何用都将由政府通过招投标、审计等程序进行统一管理。”杨贤生表示。

杨贤生和捐助的学生。

“多面手”

经年累月投身教学一线,吃穿用度几乎全部与学生在一起,杨贤生早已将自己炼成了“多面手”。上述自发跟帖的网友提到:“我们去学校考察时,很多电工之类的小事,他也是亲力亲为的”。

不仅如此,杨贤生还兼任了学校的校医、理发师等角色。他的办公室里一直摆放着一个小药箱,以备随时应对学生们遭遇的小伤小痛。杨贤生的母亲曾是十里八乡有名的“赤脚医生”,他从小便跟着熟知各类中草药的药理。他自己家里还有两个从小罹患非遗传性脑瘫的孩子,在长期为他们求医问药的过程中也积累了不少经验。

至于理发的技能,也是杨贤生为避免经常把两个行动不便的孩子背到镇上理发,逼着自己掌握的。后来,他发现有些在学校寄宿的学生头发过长也不怎么及时打理,细问才得知原来他们生活条件不太好,想少剪几次头发给家里省点钱。“能多帮几个人剪剪头发也好啊。”感叹之余,杨贤生置办了围裙、梳子等全套工具,随时欢迎学生向他预约理发。

“这些服务性工作是我力所能及的,顺便帮助孩子们解决了一点实际困难。”杨贤生坦言,在教学工作之外传承与推广瑶乡民族文化,才是自己真正有意识并花了相当多时间去做的工作。

作为瑶乡文化精髓的瑶寨锣鼓,曾一度面临失传的危险。杨贤生利用空闲时间,收集了瑶鼓鼓点38种,号子韵点16种,组建瑶族文化兴趣小组,并在学校第二课堂开设“瑶山锣鼓”班,教孩子们唱瑶族山歌、跳瑶族舞蹈,开展高脚马、陀螺等民族体育活动。

如今,蒿吉坪民族学校的学生个个身穿瑶族风格的校服,课间操跳的是竹竿舞,这是我省首个以民族服饰作为校服的学校。杨贤生说:“如果优秀的瑶族文化失传了,那就是我们教育工作者的失职。”

2009年,杨贤生曾带领20多名瑶鼓队员,敲起激昂欢快的瑶寨锣鼓,为瑶乡成立20周年庆典献礼。去年7月,在怀化市第五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杨贤生带队摘得奖牌28枚,令整个赛场为之刮目相看。

杨贤生扎根家乡、投身教育的事迹,同样深深地感染了他的学生们。目前有8人在大学毕业后选择回母校工作,其中已经有人在积累一定经验后,通过竞聘上岗的方式,走上了教务主任和办公室主任等中层管理岗位。杨贤生对此感到十分欣慰,他说随着年龄增长,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不如从前,但依然有决心做好最后的“摆渡人”,帮助这些对家乡有感情、能作为、敢作为的青年人才尽快接班,让瑶乡教育事业后继有人。

【编辑】依孜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