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社区居家养老:几分温暖几分难

2019-08-26 09:54:26 来源:人才报/民生网

分享至手机

8月13日上午,在长沙市天心区青园街道湘园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里,68岁的赵叶波正在一间教室内和其他几位老人认真学习葫芦丝。另一个房间内,她的老伴何军则和几位老人在做足浴理疗。在服务中心大堂里,四张麻将桌上,老人们正在打麻将,一旁还有摆放整齐的水果和凉茶,老人们其乐融融,欢声笑语不断。

赵叶波是我国亿万老年人中的一个,她在社区所享受到的这些,正是我国全力推进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

社区居家养老成主流   八旬瘫痪老人乐享晚年

3年前,赵叶波和老伴从岳阳老家搬到长沙和子女一起生活,原本担心不适应大城市生活环境的她,如今早已经把社区里的养老服务中心当成自己半个家,生活也变得忙碌而充实。想健身,小区楼下就有各种健身器材;想吃东西,小区附近各种吃的都有,有些饭店还有专门的老人自助就餐区;想测血压、血糖,服务中心里就有专业医生免费测量,还提供免费足浴、针灸理疗;手工课、养生保健课免费上,都有专业老师授课。

如果她住在老家,这些设施和服务,大多数是没有的。

这家集老年生活照料、康复保健、社区教育、维权慰藉、家政帮办等服务于一体的4A级综合养老服务中心,是湖南首个引进智慧养老系统的养老服务机构,也是湘园社区近2000名老人的半个家。

“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再站起来,多亏了社区周到的服务!” 83岁的张建文坐在轮椅上,向记者说起他与这家养老服务中心的不解之缘。三年前,张建文突发中风,下半身瘫痪,只能依靠轮椅行动。平日里,儿女不在身边,他的日常照顾便成了难题。养老服务中心的志愿者听说后,主动上门找到他,鼓励他参与到社区的老年活动中来。

老人们正在服务中心学习笛子。这样的艺术课每周都有。

脂肪测定仪、心电监测仪、脉搏血氧监测仪等医疗设施一应俱全,棋牌、合唱等活动丰富多彩......在养老服务中心里,张建文收获了一批朋友,每天过来和大家一起做做手工、切磋棋艺成了他最开心的事。得益于养老服务中心科学的康复理疗,他渐渐恢复了基本的生活能力。

让赵叶波、张建文这样的老人们老有所养,是近年来全国两会上一直关注的话题。2019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我国60岁以上人口已达2.5亿。要大力发展养老特别是社区养老服务业,对在社区提供日间照料、康复护理、助餐助行等服务的机构给予税费减免、资金支持、水电气热价格优惠等扶持,新建居住区应配套建设社区养老服务设施。

可以满足大部分老人“养老不离家”“多种服务结合”需求的社区居家养老,被认为是缓解我国养老服务体系供需矛盾的一个药方,也逐渐成为现下主流养老方式,让更多老人和家庭实现家门口安享晚年的便捷。

人才缺乏盈利难  居家养老多重困境不容忽视

“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探索早在2004年就开始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开始试行。2016年7月,民政部、财政部印发《关于中央财政支持开展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选择部分地区和城市进行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促进完善养老服务体系。湖南紧随其后,从2016年开始全力推进社区和居家养老服务,将全省10个市州纳入社区居家养老改革试点。

早在2015年,长沙市就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要求社区无偿提供办公服务用房,对建成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设施按照建筑面积、功能配备等不同标准,由市区两级财政给予建设运营补贴;对符合条件的本市户籍的城区困难老年人实施基本养老服务补贴,补贴标准为每人每月300~500元等。

2017年,长沙市民政局印发《长沙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规范(试行)》的通知,对日间照料、上门服务、文化娱乐、助浴、精神慰藉等涉老服务,均作出了明确的规范。湖南社区居家养老建设,步入发展“快车道”。

然而,即使持续利好政策一波一波接踵而来,目前我省大多数养老机构仍处于亏损状态。

“招人难、培训难、留人更难,年轻群体不愿意进来,年纪大的群体综合素质难以提升,供需矛盾较大。”长寿老人家养老服务连锁机构负责人谢文军坦言,与机构养老相比,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由于服务对象分散、服务成本高、工作压力大等特点,导致养老护理员不仅招收难度大且流失率高,年轻志愿者和护工很少。他说:“刚开始人员流失最严重的时候,可能一个月有十几个人要辞职。”因此,许多养老企业不得不放低选拔标准,招收非科班出身的养老护理员,这也导致部分养老护理员职业素养较低,上门居家养老服务效率低下,服务质量差,形成恶性循环。

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究竟是一个盈利性单位,还是一个纯粹承接政府购买项目的组织?采访中,谢文军说,在社区居家养老实践中,各方面对于这个关键点定位不清晰,导致运营方在具体运营过程中受到的限制比较多,盈利能力差;同时,也导致其服务对象不够具体和精准,难以有效满足客户需求。

而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商的日子更不好过,很多社区中的养老驿站、养老照料中心都是惨淡经营,即使有政府的大力支持,甚至是直接拨款,也难以实现盈利。

突围需多方发力:社区居家养老何以更有为

一边是老人的叫好声,一边是困境下艰难经营,社区居家养老该如何突破重围呢?谢文军认为,首先要明确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定位。在实践中鼓励运营机构进行自主经营,市场的归市场,社会福利的归社会福利,不能混淆。其次,社区居家养老以老人为主要服务群体,不排除社区当中有需要的其他居民。目前针对55岁以上人群的这种定位,过于笼统,在运营中不能视老人养老为唯一需求,民政部门可以和残联、妇联、工商、教育部门合作,在驿站中尝试接入其他社区服务,例如便民菜站、培训中心、儿童日托中心等。

“居家养老适合于绝大多数家庭和老人,目前社区日间照料中心覆盖面不够广,首先要改变设施不够齐全、服务半径过大的现实问题。”长沙市人大代表李青建议,推动物业服务企业参与居家养老服务建设。此外,在加大政府和社会资本投入的同时,政府应该购买服务还要给予运营补贴,建立养老服务的家庭和社区支持体系,完善相关的配套政策和服务设施,让社区居家养老机构成为“有本之木、有源之水”。

【编辑】sunny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