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返乡与回流:“经历了疫情,掌握一门技能愈加重要”

2020-06-11 21:36:41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黄林凤

分享至手机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返乡留乡农民工增多,农村就业形势比较严峻。”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刘焕鑫日前表示,人社部、农业农村部采取了一系列举措积极推动扩大就业,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效。截至5月底,已安排返乡农民工就地就近就业800多万人。

即便如此,因产业链条接续不畅,特别是服务业复工复市滞后,一线用工需求减少,不少返乡农民工仍滞留乡村。此外,部分企业复工复产后,因市场消费不足,出现开工不达产情况;特别是受国外疫情持续蔓延影响,部分外贸企业、制造企业订单取消较多,出现停工限产、裁员降薪,一些已返岗农民工不得不再次返乡。以上现象受到社会广泛关注。

彷徨的返乡普工

初夏,阳光明媚,张毅伟坐在老家的菜地旁晒着太阳,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映出来的却仍然是满脸的焦虑和无奈。今年33岁的张毅伟是一名流水线上的农民工,在广东各大电子厂辗转工作已十几年时间。

他对中人社传媒记者介绍,平时的五月,他正在电子厂的流水线上操作着各种机器、或在仓库搬货、配货、发货等。这些年,随着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广东等沿海地区的工厂纷纷移至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劳动力更低廉地区。早在疫情发生之前,张毅伟就知道,他可能快失业了,毕竟,没有一项核心技能来应对工厂裁员给自己带来的风险。

由于父母离异,高中毕业后他便独自一人走向了赴广进厂之路。“这些年换过十几家工厂,基本都住厂里的宿舍,在厂里食堂吃饭,都是两点一线的生活。”张毅伟说,这些年,自己每月的工资在四五千元左右,如果加班赶工可能会到五六千元,但随着越来越多工厂引进电子设备,厂里的工人们也不断被裁员,有的回到了老家自己做点小生意,有的陆续去了别的城市继续进厂。

今年疫情发生后,张毅伟所在的工厂由于订单的交付延迟,厂内的资金链也出现了系列问题,领导层不得已解雇了很多的普工,也包括张毅伟在内。

回到老家怀化市辰溪县后,他开始到处找工作,但都没有合适的岗位。“老家没有发达地区城市的工作机会多,这些年自己也没积累什么核心技能,缺乏竞争力。经历了疫情,我越来越发现,拥有一项核心技能有多重要。”张毅伟无奈,家里刚出生小孩的奶粉钱都让他发愁。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我国80后青年农民工超过农民工群体总量一半,他们中大多数都是以外出务工为最主要收入来源,受疫情的影响较大,让他们的家庭面临巨大经济压力。而这次疫情中被裁掉的。大部分都是容易被替代的普工,有技术的工人基本都能保留下来。

“杀手锏”让他回乡也不怕

与张毅伟不同,农民工周军是返城复工后又回流农村的代表。

疫情发生后,在衡阳老家待业了两个月的周军被当地政府包车送往了东莞复工。“工作不到一个月,国外的疫情就越来越严重了,导致这些国家在东莞外贸加工企业的订单大批量地暂停或者取消,甚至是暂停一切合作关系。”周军说,其所在的工厂就是做对外进出口贸易的,他也因此被下岗了。

据悉,东莞作为靠外贸加工业为主的移民城市, 80%以上的企业都是靠外贸加工支撑,是国际上有名的“外贸工厂”。而随着国外疫情的不断发酵,很多外贸企业都不得已暂停了与各国商家的合作关系。

实际上,不仅仅只是东莞受到国外疫情不断蔓延的影响,从我国海关4月份公布的数据来看,国内的出口总额同比减少了13.3%。而从权威机构对部分外贸企业进行调查的情况来看,45.6%的外贸企业表示受到了疫情的严重冲击,纷纷降低产能或不得已裁减员工。

基于此,很多外贸工厂给员工放起了长假或进行栽员。“与其说是放长假,其实还是裁员,大家都纷纷另寻他路了。”周军买了一张从东莞到衡阳的绿皮火车票,回了老家。

回家后,不到半个月,周军便找到了自己的新工作,在衡阳县一家家具厂内干自己的老本行——喷漆。“上漆的时候,内行人都知道有一个接触角,这个接触角就是在喷涂素材表面固体和油漆的液体接触面之间的夹角,正确地把握好这个夹角,让它变得越小越好,这样喷出来的漆面很薄也很平整,成品就更好看。”说起喷漆,周军颇有自己的一套“研究”。他说自己这些年来把这一项技能学得比较精细,正因如此,即使回到家乡,他也不愁找不到工作,很多工厂都需要他这样“有技术含量”的农民工。

“这些年学的喷漆技术,是我在疫情期间能保住饭碗的‘杀手锏’。”周军坦言,现在他供职的厂内,也已经引进了一些喷漆机器,为了让自己紧跟行业发展的步伐,他已经申请学习操作这类机器,以提升自己的技能。

没有技能也有“机会”

返乡或回流的农民工中,有张毅伟这类因缺乏核心技能而仍然待业在家的农民工,也有周军这类因身怀技能而不被疫情所累的农民工。“农民工因疫情影响,往往会面临技能不足等问题,这就需要政府来提供服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部部长叶兴庆认为,要加大对农民工再就业培训和返乡创业支持力度,应尽快推出农民工转岗再就业培训项目,帮助农民工尽快适应各种产业技能要求。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国际院长陈志刚日前也表示,当下,约有2500万农民工会因为新冠疫情而失业,占所有农民工的比例约10%,接下来各方面的政策需要特别关注农民工领域。

针对上述问题,人社部近日印发《农民工稳就业职业技能培训计划》,决定在今、明两年开展大规模、广覆盖和多形式的职业技能培训,计划以在岗农民工、城镇待岗和失业农民工、农村新转移劳动力、返乡农民工、贫困劳动力等为主要培训对象,每年培训农民工700万人次以上。

在湖南,也在开展专门针对农民工群体的技能培训,培训主体涵盖农村新成长和拟转移就业农民工、在岗农民工、农业职业经理人等。如株洲为了让更多劳动者特别是农民工长技能、好就业,已共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学员11673人,申请职业技能补贴有3615人;张家界市则从2月初到5月中旬,共有包括632位农村转移就业农民工在内的劳动者和建档立卡贫困劳动者接受人社部门的职业技能培训。

而在衡阳,为帮助失业农民工就业的最大扶贫车间于近日落地衡阳县,该扶贫车间占地1800余平方米,投入针车生产线8条,需要人员300多人,目前车间已经投产运营。“重点为返乡待业在家的农民工提供就业岗位,目前已提供搬运工等在内的职位300余个,届时,还将提供统一的技能培训服务。”该车间负责人表示。

“在外务工漂泊了很多年,也无技能,回到老家进入扶贫车间,还能享受到职业技能培训,以后应该不会在疫情等突发灾难面前担心吃饭问题了。”前来应聘的农民工刘昭对中人社传媒记者坦言。

【编辑】林零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