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祖辉:抱紧乡村“丑柚子” 做好致富“火车头”

2020-07-16 19:16:17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易巧君

分享至手机

中人社传媒记者 易巧君

今年“七一”,周祖辉又创造了一个“第一次”:获评凤凰县脱贫攻坚优秀基层党组织书记。

其实前不久,他还获得了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称号。加上之前的湖湘青年英才、全国农村致富带头人等,这位80后农村青年可以说早已“声名在外”。

“但我也曾误入传销,经历生意失败,现在终于抱紧了乡里的‘丑柚子’,并获得了乡亲们的支持肯定。”近日,凤凰县廖家桥镇菖蒲塘村党委书记周祖辉接受记者采访,开心地表示走进社会20年,如今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道路自信”。

周祖辉常常亲自上阵推销产品。

出发|传销

周祖辉不讳言自己曾入传销,那是他栽的第一个跟头,说出来“希望能给现在年轻人一点前车之鉴”。

家有3个妹妹,这个出身贫穷的长子,从小自觉将“祖辉”——改变家庭命运的寄望牢牢背在了身上。可惜,这团心里“快速赚钱”的火,却让初入社会的他差点迷失了方向。

“那是2000年我中专毕业,为了给我凑足3980元的入门费,父亲都狠心将家里唯一的耕牛卖了。”周祖辉说,当时他也是听熟人说广西梧州有赚大钱机会,但过去后却越来越发现那些“去中间化”“加盟联锁”“百万富翁”等宣传,纯粹是挑拨热情和“画大饼”,“拉人头”才是真正要做的事。

这不就是传销吗?两个月后,清醒过来的周祖辉,不容许自己做这样违备良心的事情。“我去时就拉上了一个最好的兄弟,后来送他走时还给了他160元钱,自己只留了40元生活费。”他说幸运的是,读书使自己形成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并一直保持了凤凰伢仔的道义。

无颜见家乡父母,此后半年,他辗转广东花都、深圳,站流水线、考电工证,连过年都凭着仅剩的15元钱撑下来,硬是没有和家里联系要支援。“我后来才知道,父亲多次托人找我,甚至借钱在家里装上了电话,只盼能早点有我的消息。”周祖辉如今说起来眼眶都有点发红,说自己当初那样自绝联系真的太不孝顺了。

不过,也因为憋着这股“雪耻”之劲,他拼了命地干活。当时正是工作厂子生产旺季,他每天干到凌晨一两点,还抢着给同事顶班;手持续干活都起水泡了,却没任何想法多休息一下。“那时我拿到了900元的工资,喜滋滋地给家里汇去了800元,心里真是如同吃蜜般的甜。”周祖辉回忆。

那些年,周祖辉说自己跳了很多次槽,也比较善于学习,什么技术都懂一些,却因半路出家怎么也超不过那些老师傅。后来,他索性同时参加成人高考和社会培训,拼劲往管理岗进击。到2006年,已晋升为车间总组长的他,月工资飙升至8000元。

周生堂公司请来网红“时尚奶奶”助力菖蒲塘村“乡村振兴”直播。

回乡|生意

不久,周祖辉结婚,并有了自己的孩子。“老婆孩子都在家里,我一个人在外打拼,我觉得这家是不完整的,并且更不想自己的小孩成为留守儿童。”用现在时髦的话讲,周祖辉决定回乡创业了。

但他自己却说,那应该叫做生意,因为就是想赚点钱养家糊口。如今天卖玩具赚钱,他就卖玩具;明天开客栈赚钱,他就开客栈;后天卖服装赚钱,他就卖服装……那时凤凰的旅游已比较火了,可他出出进进,一年年下来,却没有一个生意做大了,甚至有时进货、盘店等还得找人借钱。

“肯定是哪儿出错了。”周祖辉又开始了思考,“我应该要索定一个项目,做一个品牌。”他经过调研与论证,将目光索定擂茶,并赋予了它一个新名称“土家擂茶”。

有人和他较真,说擂茶应该不是湘西的土特产。但周祖辉却说,擂茶本就是泛指,它有很多种,广东、福建、台湾的是客家擂茶;我省益阳、常德是武陵山区擂茶,凤凰也属于武陵山区,所以也有一定的擂茶文化。而当时的凤凰古城,满大街都是苗家腊肉、苗家血粑鸭、苗家姜糖,土家特产相对较少,所以他“挖掘”出“土家擂茶”。

“人家说,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我说,世界上本没有特产,你们当地做的人多了就是特产。”周祖辉也因此有了自己独特的“生意经”。

几年下来,他在凤凰古城开了20家直营店和15家加盟店,占据了古城内几乎全部重要街巷的黄金位置。“土家擂茶”真成了游人眼里的特产,他的“周生堂”品牌2013年还做到了“湖南省著名商标”,周祖辉的生意终于开始做大了。

周生堂公司收购来的“丑柚子”。

进阶|火车头

然而,两三年过去,周祖辉又栽了,理由按他自己的说法是“飘了”“膨胀了”。

“那时我在古城有那么多店,一年几百万元的利润,真觉得赚钱、创业什么的都不难。”周祖辉说,于是他又开始看什么赚钱就干什么,而且是大手笔投入,如开腊肉厂、做旅游团购网站等等。这样盲目扩张,加上那时凤凰周边旅游开发兴起等,游客被分流明显,以及遭遇突发的火灾、水灾,让他的资金和管理更是越来越雪上加霜。

但也是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菖蒲塘村摘下了黄灿灿的柚子,并殷切嘱托:依靠科技开拓市场,做大做优水果产业,加快脱贫致富步伐。

“湘西最大的优势是生态,水果则是其最快产生经济效益的最大产业,但深加工这块确实是短板。”周祖辉想到了乡亲们为了让柚子长得更大更好,往往会提前淘汰部分过小、过密和不那么成型的,收获时也会有不少丑柚子不受客人青睐。

湘西老人有从山里摘苦柚加蜂蜜,熬制用来止咳的传统。“如果我把乡亲们这些不要的丑柚子收过来,进行精深加工,不但创业成本低,而且变废为宝,也可为他们增加收入,这样我的创业根基不是就牢靠多了吗?”周祖辉觉得自己眼前豁然开朗了。

2015年,他携自己以蜂蜜柚子茶为主的武陵山饮品项目,参加凤凰县第一届创业大赛。“在创业同行、创业导师等的启发和指导下,我对自己的商业模式、风险控制、未来计划等都有了崭新的认识。”周祖辉说自己的自信找回来了,他就专注做凤凰的水果精深加工。

2016年,他的周生堂绿色食品厂入驻凤凰之窗文化产业园;2017年,上马猕猴桃果脯项目;2018年,改建透明化生产线,建设观购型工厂……如今,公司电子商务中心、直播平台等也相继搭建起来了。

省级产业化龙头企业、全国就业扶贫基地、全国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先进民营企业……周祖辉再也不觉得自己只是个人在创业,只是为了改变家庭命运而创业了。他的公司是160多人的“长期饭碗”,二期厂房建好后,用工还可能翻倍,另现短期用工也已达1000多人。他还告诉记者,公司通过村企联建的方式,融合菖蒲塘村品牌,每年按照经营利润的5%给村集体分红。今年5月18日,村里就获得了20万元现金分红。

“创业路上,最重要的不是激情与梦想,而是不断地学习与修正,并坚持到最后。”周祖辉说这是自己创业多年最重要的经验总结。如今,他已“修正”了自己“多元化发展”“互联网创业”等争做“凤尾”的努力,决定一心抱紧“丑柚子”,做好凤凰水果精深加工和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的“火车头”。

发展中的菖蒲塘村。

【编辑】依孜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