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月光族”到“报复性存钱”的年轻人 你看懂了吗?

2020-07-30 18:47:00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李娜

分享至手机

“你们报复性消费吧,我要报复性存钱。”这句话最近火了。经历了疫情的冲击,中国年轻人开始“报复性存钱”了。 近日,一份“90后攒钱报告”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90后更爱攒钱了。

热议:疫情之后90后从“月光族”到“报复性存钱”

敢于当“负翁”的年轻人,一直是消费信贷的主力军。而在7月20日,中国新经济研究院联合支付宝发布《余额宝90后攒钱报告》(2020版),报告显示,疫情之后,90后更爱攒钱了,2020年上半年90后人均攒钱金额比2019年增长近4成,平均不到4天要往余额宝存一笔钱。

同时,根据央行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住户存款增加6.47万亿元,这意味着在一季度的91天里,平均每天超过700亿存款涌向银行。平日里大手大脚的月光族,一部分应该成了储蓄大军中重要的力量。

此外,还据央行4月28日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报告》显示,倾向于“更多消费”的居民占22.0%,比上季下降6.0个百分点;倾向于“更多储蓄”的居民占53.0%,比上季上升7.3 个百分点;倾向于“更多投资”的居民占25.0%,比上季下降1.3个百分点。

一季度居民存款的快速增长,还有未来储蓄意愿的大幅提升,令不少小伙伴惊呼:还没开始报复性消费,报复性存钱就先来了。

观察:为何疫情之后90后的攒钱意识更强了

在大家的印象中,成长于消费社会、互联网时代的90后,似乎无法和“月光族”一词脱离关系。攒钱对于90后来说,更像一个陌生的“名词”。那为何在疫情蔓延的几个月里,一些被戏称为“后浪”的年轻人掉头转向,过上原先被他们不屑的、像爸妈一样的日子呢?

“清醒都源于眼前的危机。”因受疫情影响,在长沙从事销售岗的90后妹子余君收入直线下降。她告诉记者,作为销售人员,提成是她每个月工作的“重头戏”,但受疫情影响这笔收入大幅下降。往年作为高收入一族的余君,是个名副其实的“月光族”,化妆品、包包、衣服每个月都是她必不可少要添置的东西。“钱花了,大不了下个月再挣!”这是余君这几年一直秉承的消费观,但危机戳破了她往日用金钱堆砌的泡沫。

收入锐减加上身边好些朋友面临失业,房产中介却在不断催促尽快买房,让她突然回过神,好像自己的也没那么安稳,是该为自己的未来好好打算了。

突然从“浪”到“省”,让徐君很不习惯,但也无可奈何。她开始强迫自己在家做饭,意外地发现,自己做的饭竟然还挺好吃的。“这几个月,看着银行卡里慢慢多起来的余额,我心里踏实多了!”她也突然发现,原来一个人每月只花两千块钱,也能生活得蛮舒服。

为什么大家都开始存钱了?“疫情可能对预防性储蓄产生很强的拉升力量。”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认为,不管是地震、洪水这样的自然灾难,还是瘟疫这样的公共卫生事件,都会对人们的消费心理产生影响。灾难会导致未来收入和支出的剧烈波动,为了自己及家人有更多的资源应对这种不确定性,人们会削减消费,增加预防性储蓄,以备不时之需。

网友:这届年轻人“报复性存钱”没什么可奇怪的

疫情发生以来,年轻人这种“报复性存钱”愈演愈烈,作为网络“主力军”的90后,纷纷在网上发表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不少网友表示,很多年轻人经过这次疫情之后开始明白,只有增加现金储蓄,才能提高自己面对风险的安全指数,做到游刃有余。所以在能赚钱存钱的时候,少花点多存点,成为无数年轻人的共识。

网友@Refine:我也是疫情开始突然感觉到了空虚和恐慌,不能出门的日子看着半柜子的包,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几个月后,我知道了家附近划算的超市和菜市场。搬了家,清理了很多积灰的电子产品,还清了信用卡和借呗。消费欲望好像低得夸张,最近一次买的高价东西是给爸妈的保险。

网友@爱哭鬼爻妹纸:我们走过最好的路,就是给自己留的后路。老一辈人都喜欢攒钱,说这叫有备无患,给自己留点过河钱。现在看来,这真是明智之举,多少还是有点底才,不会安全感缺失。

网友@面包鱼:“我存的不是钱,是安全感。”所以我还在大学时候就在存钱,勤工俭学,周末假期全都在兼职,毕业的时候已经存了4万元。现在,每当工作压力大,觉得熬不过去的时候,就看看银行卡余额,然后心情就慢慢平静了。

网友@删除了:疫情来了我们才发现,工作一停,收入不确定过后接踵而来的是,房贷,车贷,孩子的生活费、学费,以及话费、物业费、宽带费等这些基础生存都在逼着我们往外掏钱。存钱不是为了别的,而是有应对不确定未来的底气,和能够改变生活中不满的勇气。

专家:存钱可以,但也别忘了消费!

储蓄变多了,消费自然受到影响。但现在消费已经是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大动力,所以,刺激消费也成为各地政府绞尽脑汁的事情。

7月16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2020年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刘爱华表示,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仍然处于下降区间,比上年同期下降11.4%,说明目前消费恢复还是面临着制约,尤其是在常态化疫情防控条件下,一些聚集性、接触性的消费活动仍然受到一定制约。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早前接受采访时谈到,中国人有“积谷防饥”的传统观念,储蓄观念根深蒂固。而这次受到疫情的冲击,不少居民感觉到了收入减少的压力,对未来收入预期不稳定,危机感增强。为了保障未来生活,于是很多人存钱意识提高了,开始增加储蓄、减少开支。

赵锡军认为,疫情之下,要想促进消费,就要想方设法让居民能消费、敢消费、愿消费。首先要稳就业、保收入,让居民有钱消费;其次社会保障要兜底,让居民没有后顾之忧,不因担忧失业、生病而不敢消费;另外,疫情防控措施要搞好,同时保持消费品价格稳定,让居民敢出门下馆子。

【编辑】木子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