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人才培养调查:数量与质量的天平如何平衡?

2020-08-06 22:15:01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黄林凤

分享至手机

中国人民大学2020年博士生招生专业共131个,拟招收博士研究生约1000人,招录人数较2019年增加60人;南开大学2020年计划招收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1000多人,较2019年多100余人;东南大学2020年拟招收全日制学术学位和专业学位博士研究生1000余名,较去年多200余人;河南大学已明确要求扩大研究生招生比例,尤其要拓展博士生招生渠道,扩大博士生培养规模,适应一流大学建设需要……

国内40多所院校近日陆续发布招生简章,稍作整理便不难发现,博士研究生招生规模扩大趋势日益明显。统计数据显示,我国今年博士研究生招生总人数将达到10万人。如何在人员扩招和现阶段博士培养质量之间取得平衡引发外界广泛关注,记者也就此事展开了调查。

现状:在读博士延迟毕业已成常态

最近这段时间,正就读于北京某大学新闻学院博士三年级的印洋基本上都泡在图书馆为论文发愁。

“读博期间,我们必须在国内新闻传播类期刊上发表至少4篇论文,基本要求为A类期刊上2篇,B类期刊2篇。”印洋说,这样的要求在国内同专业人才培养中已经属于较高的了。而此类学术刊物每年的出版期数往往有限,国内很多高校教授也需要通过发表论文来获得职称,发稿竞争也因此变得愈发激烈。

为了更快地发表论文拿到毕业证,印洋不是在找论文主题,就是在研究相关文献资料,试图找到论文的创新点。毕竟,一篇论文如果想要顺利发表,除了新的论点,还需要各项调查研究,正式成文前还要与导师沟通并再三修改,以及对接后期发表等各项事宜。印洋介绍,虽然其博士学制为3年,但由于写论文、发论文、做科研项目等都需要时间,能够按时毕业的实际上少之又少。“考博的时候导师就跟我说,顺利毕业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我上一届的师兄师姐一共15个,其中顺利毕业的只有3个,剩下的基本都延期了。”印洋说,从下决心读博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这注定是一场负重的修行。

在上海某大学主修AI人工智能方向的陈洁也遭遇着和印洋相似的困扰。“我们属于工科类专业,论文中会涉及很多实操数据,需要用大量的实验来说明理论,因此整天泡在实验室就是我的生活常态。”陈洁坦言。

陈洁所在的实验室门上贴着一张安排表,实验室24小时开放,上午十一点半至下午一点半是午饭和休息时间,下午五点半至六点半是晚饭时间。学生们基本上都是按照该安排表在实验室打卡。很多博士生更是将床铺被褥搬进了实验室,不分白天黑夜地埋头苦干,只为早日完成学业,顺利毕业。

陈洁表示,除了写论文,大部分博士生都要承接导师的科研项目,帮助导师完成相关研究。有些研究课题甚至跟自己的专业毫无关系,导致很多个人精力被分散。

困境:就业压力与不断扩招矛盾凸显

即便求学路上已历经各种艰难困苦,但顺利毕业的博士研究生依然要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考验。

为了能够按时毕业,谢娟娟在读博期间从未享受过寒暑假。“半夜还在改论文,等到好不容易睡着了,又梦到论文还未改完,于是爬起来再修改……这种情况经常出现。”谢娟娟说,她不仅有来自学校硬性要求的在C刊、SCI等级别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的压力,还有自己希望毕业后留在高校任教的压力。

博士三年级时,谢娟娟曾申请去国外交流学习,为自己积攒留学经历。去年9月,她终于如愿以偿,回到老家某师范学院任教。

与谢娟娟相比,张颖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从四川音乐学院博士毕业后,张颖找了很多份工作都接连碰壁。“由于我的本科毕业院校并非重点大学,想进高校任教这条路基本上是行不通的。艺术类专业博士生的就业面本来就比较窄,很多没有读博士的同学早早地开起了音乐培训班,但这类实践性很强的工作如今反而已经不太适合我。”对张颖来说,读博这几年基本上都在做一些理论研究,各种实操类技能慢慢生疏了,就业面也在逐渐变窄。

如今,很多高校侧重于将理论知识、论文考核等指标作为衡量博士能否毕业的条件,而不是考核其知识与技能如何最大化发挥应有的作用,这也导致了部分博士研究生在求职就业阶段容易面临困境。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温铁军表示,教育环境不断发生变化,博士应该去田间、到工厂,只有如此才能实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业内人士分析,即便博士生遭遇科研任务重与就业压力大等难题,但国内博士研究生招录人数逐年增加这一趋势在短期内不太可能发生转变。

谢娟娟认为,博士生扩招现象是基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从数量扩张向质量提升阶段转变、亟需高层次人才支撑等现状出现的。如何在扩招的同时提高现有博士生群体的质量培养,缓解其可能遇到的就业问题,需要社会各界群策群力、共同应对。

破局:压实多方责任促进高质量成才

谢娟娟分析,疫情当前,博士研究生扩招虽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轻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压力,但也有很多在读博士生感受到扩招产生的焦虑等负面心理。相关问卷调查数据显示,39%以上的博士研究生有抑郁或焦虑症状,这一数据是正常人群的6倍以上。此外,62%以上的博士研究生会出现持续的科研焦虑;如果导师在学术研究层面不能给予足够的指导和帮助,博士研究生感到抑郁和焦虑的可能性会超过50%。

在国内某师范大学教授朱庆看来,博士研究生的培养方法与本科生和硕士研究生不一样。作为真正步入科研领域的专业人员,各高校对博士研究生在创新力等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想要顺利毕业,光靠独自埋头苦干显然是不够的,需要导师和学生用心投入、通力合作,而导师的指导作用显得尤为重要。

他建议,如果导师能够在学术上给予更多的指导,在论文发表等方面提供更多实质性的帮助,则有助于提高博士研究生的科研积极性,减少其焦虑和浮躁倾向。

早在去年年初,教育部也发文强调“导师是培养质量第一责任人,要把培养人放到第一位,既要做学术训导人,更要做人生领路人“。我国目前也在采取加大评估监管的方式,提高博士学位论文的双盲评审比例,增加学位论文后评估环节,将学位论文抽检结果与招生名额挂钩,从而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作为在读博士研究生,陈洁提出了博士生群体自身需要矫正读博动机,从而提高学习和就业质量的建议。“博士生群体从一定程度上代表社会科研水平,我们应该对自身有更高的要求,不能带着求得一纸文凭或更好就业等功利心态攻读博士学位,以免让自己背负额外的压力,从而更容易感到疲惫。”

【编辑】林零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