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案犯从业限制何时“全国一盘棋”

2017-09-05 10:40:47来源: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作者:杨鑫宇 沈彬 易巧君

分享至手机

新闻背景

近日,上海市闵行区实施《关于限制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从业办法》,规定近5年中实施过强奸,猥亵儿童,组织卖淫,强迫卖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等行为的违法犯罪人员,将被禁止从事与未成年人密切相关的职业,限制对象包括但不限于教育、医疗、游乐等行业。

限制性侵案前科人员从业值得点赞

这项制度创新触及了公众对性侵害犯罪恐惧的两大痛点——其一是人们对性侵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极端反感,其二则是人们对于“潜伏在身边的恶魔”的深层恐惧。要打击性侵害犯罪,切实保护未成年人,就需要这种坚决有力的举措,就需要这种敢作敢为的制度创新。

回顾近些年来引起社会热议的性侵害案件,许多与未成年受害者密切相关。闵行区出台的新规定,断绝了许多有性侵害倾向的前科人员的犯罪途径。2016年,社会组织“女童保护”曾发布统计报告,显示我国70%以上针对儿童的性侵害都是“熟人作案”,易于接触儿童职业的从业者作案占比很高,包含教师、校车司机、学校厨师、幼儿园工作人员等。这些职业的从业者一贯受到未成年人及其家长信赖,只有依靠有关部门在制度层面严格禁止有前科的人再次进入这些行业,才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人们心中的恐惧。

尽管闵行区此次出台规定,引来了一定的争议和反对——反对者认为,这种做法伤害了性侵罪犯的隐私,构成了对刑满释放人员的歧视。但说实话,这样的规定在中国来得已经太晚。闵行区的新规只是对他们就业的领域作出了限制,这就好比有恶性传染病的人不适合从事食品卫生行业一样,只是基于职业要求本身的考虑,远远谈不上什么“歧视”。

闵行区这次开了一个好头,但是仅有开头是远远不够的,如果这些性侵案犯离开了闵行,还是可能混进教师队伍,继续侵害其他地方的未成年人。因此,我们有理由呼吁其他地方也尽快在这一方面展开探索,争取早日建成全国一盘棋的性侵案犯从业限制制度,以真正实现对未成年人的全面保护。

杨鑫宇

努力推动中国的“梅根法案”落地

对于性侵害未成年人的犯罪分子不能只有一个刑罚,还应该有必要的后续矫正措施和社会防范机制。因为恋童癖或者儿童色情犯罪,很多时候与行为人的变态心理密切相关,它并不像普通的侵财犯罪,一般能够通过服刑矫正。相反,对于儿童的性侵犯罪,具有高度反复性和高发性。

所以,不少国家对于性侵未成年人有特殊的防范、惩戒手段。以美国来说,一是引进化学阉割技术,有研究数据显示,化学阉割对于防止性犯罪效果显著。在美国对600名性犯罪者的跟踪调查显示:未实施化学阉割行为人的再犯率在30%至50%左右,而化学阉割后的行为人的再犯率会降低至8%。二是加强对有犯罪前科人员的管理和控制,避免二次犯罪的发生。1994年美国的《雅各·威特灵法令》要求各州每年都要对犯过性侵罪的人员进行住址核实。著名的《梅根法案》则要求政府通过公众网站、报纸、宣传手册或其他的形式,把性犯罪者的姓名、照片、住址、监禁日期和犯罪事实等告知社区的居民。此外,美国还提出了对有性侵儿童犯罪前科人员的住处进行限制,有的州甚至还对罪犯实施了“民事关禁”,将刑满释放的罪犯交由社会机构继续对其实行监管。

这次上海闵行区对于有强奸、猥亵等涉性侵害违法犯罪记录人员实施“泛教师岗位禁入”,这是一个有益的尝试。当然,这种尝试目前还缺乏法律的刚性支撑,而且仅仅在一个区内试行,很容易让涉性犯罪记录者钻空子。但是,“坚持,才会有万水千山”。中国的“梅根法案”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需要中国的司法工作人员以及教育等部门的共同努力。

沈彬

性侵案犯头顶高悬“达摩克利斯之剑”

未成年人是家庭和社会未来的希望,并且关于性侵相对缺乏识别和防范能力,社会对其严重关注,法律对其特别保护,均是必须的和可理解的。

可是,还有那曾经屡屡出现的“职场性骚扰”“农村空巢老人遭性侵”案件,即那些同样容易被侵害的相对弱势的成年人,是否就只能依靠自己筑起单薄的“防火墙”呢?

从刑法修正案(九)规定的“因利用职业便利实施犯罪,或者实施违背职业要求的特定义务的犯罪被判处刑罚的”,从业禁止“期限为三年至五年”;到闵行区本次率先推出的《关于限制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从业办法》,均选择对案犯“从业”进行了禁止或者限制,也应该是必要的和正确的。

可是,正如现在对失信被执行人(包括俗称的老赖等)形成的“一处失信,处处受限”高压态势:高消费行为禁止,包括禁止乘坐飞机、高铁等;金融惩戒,包括限制在金融机构贷款或办理信用卡等;从业禁止,如不得担任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如今为了对性侵案犯也形成高压态势,是否还可以在更多方面“开火”呢?

事实上,性侵案犯从来不只是未成年人的潜在威胁,也是全社会的潜在风险;即使对性侵案犯从业进行规范,但保不准他们会创造其他作案的机会,毕竟这类犯罪普遍具有随机性和高度反复性。所以,让性侵案犯从业限制能形成“全国一盘棋”,让性侵案犯头顶时刻高悬“达摩克利斯之剑”,还需要更多探索胆识和智慧,还需要更多善后配套措施,还需要进一步加强政策措施的执行力。

【编辑】易巧君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