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位哈佛医学博士后集体回国当“岛民”

2017-09-05 12:19:21来源: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综合

分享至手机

对很多人来说,安徽合肥的科学岛是个陌生而神秘的地方。

科学岛位于合肥西郊,是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的别称。安徽并没有海,但之所以叫它“科学岛”,是因为岛上三面环水,绿树成荫,宛如一座岛屿。

“科学无国界、赤子有真心”。在科学岛“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有八位从哈佛医学院回国的博士后,一系列人才激励机制,促使他们在这里安心扎根科研、以创新报效祖国。

在美国,他们事业有成,前途一片光明。问及为何会选择改变原来的生活轨迹,甘当“岛民”?他们不约而同地回答:强磁场。

“祖国就是一个强磁场”

科学岛上有一个大明星——“人造小太阳”,学名为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它能产生堪比太阳的光和热,为我国未来独立设计建设运行核聚变堆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其实,岛上还有一个大装置——稳态强磁场实验装置,相比“人造小太阳”,它的强磁场与极低温、超高压一样,可为科学研究提供极端实验环境,是科学探索的“国之重器”,自1913年以来,19项与磁场有关的成果获得诺贝尔奖。

第一个回来的是王俊峰。1995年王俊峰北大硕士毕业,2004年进入哈佛大学医学院生化与分子药理学系从事博士后研究,其间他的多篇文章登上了《自然》等权威杂志,科研事业风生水起。

“中国的发展势不可当。”王俊峰说,“祖国就是一个强磁场”。2009年,王俊峰第一次登上科学岛参加面试。而面试他的,便是现在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院长、时任党委书记的匡光力。王俊峰的研究方向是核磁共振和结构生物学,他明白强磁场装置的意义,建成后的40特斯拉稳态磁场,对他的科研将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面对难得的机遇以及匡光力的竭力邀请,王俊峰心动了。

一个月后,王俊峰带着家人来到科学岛。王俊峰刚回来的前两年,强磁场生命科学研究领域设备资源极度匮乏。夏天早上,强磁场中心还时不时还有蜈蚣这样的毒虫出没。

一开始,年轻的科研人员被蜈蚣叮咬后非常紧张,马上去医院治疗。但到了后来,他们不但能自己处理叮咬,甚至学会苦中作乐,把蜈蚣收集到一个瓶子里,当成实验的样本。

一年后,强磁场中心科学大楼拔地而起,各种实验设备相继调试成功。硬件条件正在按理想的蓝图慢慢变现,但王俊峰内心始终无法轻松——一个重要问题还没有解决,中心需要更多有生命科学背景的人才。

梁园虽好,却非久恋之乡

单枪匹马的王俊峰需要一个团队。这时,他想到了刘青松。

王俊峰的归国,对于早就想回国的刘青松和刘静这对夫妻,就像一块石头投入湖中,产生阵阵涟漪。随着国家各种人才政策的出台,越来越多的在美留学生回国就业,“这是潮流,我们也在大潮之中。”刘青松说,在外10多年,感觉自己“浮萍一样”,找不到归属感。

国内很多科研单位得知刘青松和刘静打算回国,纷纷抛来橄榄枝。2010年,匡光力和王俊峰得知刘青松的归国意向后,极力邀请。最打动刘青松的是匡光力的一句话——“青松,你今年32岁,我32岁的时候从德国学成回来来到科学岛,也是抱着创业的决心,为科学岛打开了新的天地。”匡光力的亲身经历鼓舞了刘青松,他决定加盟科学岛。

“功以才成,业由才广。”匡光力心里很清楚,要想形成生命科学研究的大气候,还需要更多人才,他授予了刘青松自主招聘权。

刘青松首先想到了研究核酸的张钠。张钠是北京人,2005年进入哈佛大学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在国外时间越久,张钠越想回国。“青松告诉我,科学岛有一流的强磁场设备,我就心动了。”张钠说。

林文楚是2013年来到科学岛的。他是湖北人,2007年进入哈佛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研究肿瘤动物模型的基因调控。接到刘青松的邀请,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心中有个梦想,希望有机会能建立属于自己的独立实验室,在美国是给别人打工的,基本没有可能。”林文楚坦言。

相比张钠和林文楚,面对刘青松的劝说,研究分子生物学的王文超和细胞生物学的张欣这对夫妻,回国就显得慎重许多。在美国,他们的女儿和儿子相继出生,生活稳定,科研顺利。

偶然的聚会,让王文超和张欣下定决心回国。一次,张欣带女儿参加国际学生会聚会,每个孩子拿着自己国家的国旗,女儿连五星红旗都不知道是哪一个,这深深地触动了张欣的心。2012年,他们结束了哈佛医学院的课题,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了科学岛。

“此心安处是吾乡”

“从哈佛大学到合肥科学岛,强磁场的吸引力无须衡量;从异域扬名到报效祖国,不计得失的人生续写壮美的诗行。科学无国界,赤子有真心,七颗星辰化为北斗,朝着梦想的方向!”

这段话来自于“心动2013·安徽年度新闻人物”颁奖典礼,科学岛上的七位哈佛博士后作为唯一的团队当选。当时,精通药物高通量筛选技术的任涛还在哈佛大学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科研,他一直关注着老朋友们的动态,为他们取得的进步而高兴。

2015年他完成了哈佛的课题,立即奔赴科学岛。随着任涛的加入,“哈佛队伍”更加壮大。由此,一张依托强磁场大科学装置与技术,开展以重大疾病为导向的多学科交叉研究网络的“学术链”完成最后的组合,人称“哈佛八剑客”。

强磁场科学中心磁共振生命科学部是新建的,难免一些科研条件跟不上。相比具有国际先进科研水平的生命科学研究团队,当时除了强磁场大科学装置外,这里其他的科研设备和场所显然没有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条件的简陋,没有消减他们干事创业的激情。他们把诺贝尔获得者的头像海报贴到墙上,还用毛笔字在墙上写下了十六字团队核心精神——“尊重科学、追求效率、敬畏制度、关爱生命”。

“万人计划”领军人才、“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青年千人计划”、中科院“百人计划”、安徽省“百人计划”……这些国家、地方的人才政策让他们的科研得到了资金、项目、人员的倾斜。刘青松说,他们和钱学森、李四光等老一辈大批归国人员所处的时代背景不同,“先辈们是‘祖国需要’,我们是‘需要祖国’”,个人的价值实现与家国情怀没有矛盾。

科学岛环境清幽,远离喧嚣的市区,非常适合搞科研。此外,这里生活便利,孩子还可以就近上学。女儿汉语的进步让王文超和张欣感到欣慰。“刚来时,拿到语文试卷,她完全不懂,现在语文成绩已在班级达到中上水平。”张欣一脸笑意。前几天她带女儿去看电影《战狼2》,女儿哭得稀里哗啦,“我还真挺担心女儿会把美国护照给撕了”。

“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

“总书记号召我们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把科技成果应用在实现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中。”刘青松对习近平总书记在“科技三会”上的讲话深有感触,这让他增强了科技惠民的决心和信心。

刘青松和妻子刘静以及王文超、任涛四人一起组建了药学团队,主攻抗肿瘤药物研发和药物精准应用。对于开发新药,刘青松身边很多人好心地劝说,“开发新药周期漫长,还不一定能取得成果,不如多发几篇论文来得快。”可刘青松希望“不改初心”,像控制慢性病一样控制肿瘤,“中国的癌症患者可以通过吃自主研发的药实现高质量的带瘤生存”。

要做药物的研究,先要构建一套精准的评判药物性质的检测体系,或者说是药物的“靶子”。刘青松的团队通过5年的努力,在2015年建成了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基于癌症激酶靶点的高通量细胞筛选库。

此外,为实现“合适的病人,在合适的时间,吃合适的药物”,他们自主开发了国内首个肿瘤精准治疗技术体系,为肿瘤患者最大限度地筛选出可用之药,为医生提供方案参考。

前段时间,刘青松的美国朋友来科学岛参观,看到他在带领50多人的交叉团队,并拥有一流的资源条件,朋友不禁发出赞叹:“太不可想象了,在美国,这极其罕见!”

依托药学团队掌握的核心技术,在中科院和当地政府支持下,中科普瑞昇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公司目前已经为上千名肿瘤患者提供了精准医疗服务。“这几年,国家对科研人员的激励越来越强,我们的科研成果可以转换为股份,而且政府通过创新股权激励,真金白银支持我们。”任涛说,2015年以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形成热潮,很多风投公司纷纷找上门要求合作。

今年2月,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混合磁体工艺通过国家验收,40特斯拉稳态磁场,磁场强度世界第二!8年间中心从“一无所有”成长为“世界第二”。“下一步,我们将向世界第一稳态磁场迈进。”匡光力表示。

【编辑】陈尽美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