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万亿元住房租赁“蛋糕”催生年轻就业市场

2018-05-17 08:55:22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戚颖璞

分享至手机

随着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不断推进,租赁市场蓬勃发展。记者从上海市房地产经纪行业协会获悉,去年我国租房市场总规模达1.4万亿元,前景广阔。东方证券一份报告预测,至2030年,我国租房市场规模将超4万亿元。

新兴的租赁“蛋糕”,催生全新就业市场。其中,长租公寓作为新的房屋租赁形式,不仅得到越来越多租客的青睐,也吸引了众多年轻人投身其中。

“长租公寓是个古老又年轻的市场。”长租公寓品牌V领地青年社区副总裁宋豪炜说,古老是因为长租公寓与传统的酒店行业、地产行业不可分割。其职业岗位与酒店类似,包括前端的物业开发、产品设计,后端的运营管控、市场分析等,以及大量一线工作的员工。与租客直接接触、落实企业各项规定的一线店长、管家成为岗位架构中的关键一环。但这个市场散发着“年轻”气息。租赁住房市场体系尚未健全,长租公寓的运营模式和传统地产业务也存在差别。

日前,记者采访十位来自不同租赁住房品牌的从业者发现:巨大的“租赁”蛋糕虽然诱人,但从业者也面临出租率、同业竞争等各种压力。在宏观层面,租赁住房市场人才依旧紧缺。

跳槽而来的“90后”看中什么

租赁市场刚起步,对精力充沛、想法新锐的年轻人更具吸引力。他们更懂租客需求,因为市场主要客群是年轻人。

在长租公寓行业,年轻从业者是主流。比如,万科泊寓大多数成员是“90后”,是万科旗下最年轻的团队;上海自如80%以上的工作人员平均年龄只有24岁。

年轻人为何入局租赁住房市场?在万科租赁住房品牌泊寓工作的店长蒋彤和同事袁如超,都是从其他行业跳槽来的。他们坦言,从老本行离职是想换个工作环境,更想凭借租赁市场的发展势头,让事业更上一层楼。但新的职业选择曾遭到亲人朋友的质疑:长租公寓不就是租房的中介吗?干这个多没面子!

“中介把房子租出去了事,不会考虑租客的居住体验。我们是服务行业,要全流程为租客解决问题、提供便利。”蒋彤说,工作日早晨8时30分巡楼结束后,就要立即投入一天的繁杂工作:替租客预充水费、办续退租、平台报修、接待咨询、策划活动……忙碌之余不忘笑盈盈地向出门上班的年轻租客问好。

长租公寓投资回报周期长,为节约成本,运营模式必须比酒店更经济,一家拥有百余租间的门店可能只配备两位一线员工,而这两位员工一定得是多面手。蒋彤坦言,这项工作很考验人的综合能力,包括销售、沟通、协调、策划等。要时刻为租客换位思考,把什么都做在前头。比如遇到大风大雨提前告知租客们关门窗、带雨伞;每逢节日提前策划活动让租客们参加……短短一年,擅长交际的蒋彤对“店长”工作已驾轻就熟,还兼职做起泊寓内训师,给实习生讲授企业文化和系统操作。她的快速成长,让亲人朋友逐渐理解、接受和认可了这份职业。

袁如超认为,每天接触来自不同行业的年轻人,思维变得活跃了,视野也更开阔。租赁住房的客群主要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26岁的袁如超因为工作结识了一群年纪相仿的朋友,闲暇时会一起打篮球,过生日会一起聚餐,碰到难题还有专业人士帮忙解答。“租客里有不少‘张江男’,认识之后才发现他们既会工作又会玩,并不是传言中那般沉默寡言。”

“国内的租赁市场才刚起步,自然对精力充沛、想法新锐的年轻人更具吸引力。”一名租赁行业从业人员总结道,“年轻人更懂租客需求,毕竟租赁市场的主要客群是年轻人。”

对另一群人而言,租赁市场的福利待遇相对优质,这是扎根大城市的机遇。

24岁的长租公寓品牌魔方公寓行知路店管家杨晓艳是西北人,在上海魔方公寓实习过程中,第一次接触并喜欢上长租公寓活跃的工作氛围。在新疆读完大学后,她抱着对一线城市的憧憬来到上海。为了方便服务租客,杨晓艳这样的管家都能免费入住门店的单身公寓。这项员工福利为她节省了4000元/月的房租,每月工资除了消费,还能攒下一笔钱。

25岁的自如综合管家杨凡是江苏人,曾在北京读大学,毕业后选择进入离家更近的自如上海分公司工作。因为工作努力,杨凡仅用两年时间就从单个小区业务负责人晋升为片区业务负责人,每月收入可达1.2万至1.5万元。

租赁市场从业者面临哪些难题

租客评价、出租率和同业竞争是面临的主要难题。毕业季、离职季、地段、房间户型朝向都会对出租率产生影响。

日前,记者分别走访V领地青年公寓、魔方公寓、万科泊寓5家门店,这些门店出租率基本在90%以上。但要做到这个数字并不容易,租客评价、出租率和同业竞争是租赁市场从业者面临的三个难题。

店长、管家和维修人员会和租客直接接触,薪酬和租客评价挂钩。作为服务行业,员工需要尽可能让租户住得舒心舒适。魔方公寓友谊路店店长郑成表示,工作人员还会承担一些“额外”工作,比如代收快递,并在租客的授权下帮忙查看是否关闭房间电源。蒋彤的“安全”神经时刻紧绷,每隔两小时就要巡楼查看消防通道和设备运作。杨凡至今记得,有一位租客半夜起床上厕所不小心将自己反锁在卧室外,杨凡立即联系维修人员,凌晨到租客家帮忙开锁。

但令他们更无奈的是遭遇棘手租客,或因客观政策缺憾无法解决难题。比如,工厂或写字楼改造的租赁住房,水电费比普通住宅贵一倍,不少租客事前没有看清合同条款,对此颇有微词。而且,长租公寓属于代理经租机构,暂时无法为租客办理租赁备案。有的长租公寓品牌提供了“额外服务”,可以协助租客办理租赁备案,但需要房东到场。如果遇到房东拒绝的情况,一些不理解的租客就会投诉管家。

如果说碰到棘手客户是偶发事件,那么出租率则是店长和管家的日常难题。袁如超记得刚到泊寓翡翠公园店时,门店刚开业、周边配套少,每天顶着压力在外做宣讲推荐,把周围的写字楼跑了个遍。短短30天,出租率从20%暴增到93%。

创“90”难,守“90”更难。“长租公寓单店要做到收支平衡,出租率需要在90%左右。但是租期时间短、租客流动性大,出租率不可能一直保持这个数字,而且剩下10%的房间普遍户型、朝向不佳,这些‘硬骨头’也必须啃下来。”V领地青年社区恒丰路店店长盛智勇说,为了不让房间空置太久,店长经常要考察周边市场租金情况、制定销售方案、策划优惠活动等,争取吸纳更多新的租客。

宏观层面上,租赁市场正引来群雄角逐,不少房企、长租公寓品牌都想扩张租赁住房规模。“竞争项目的企业很多,稍不留神就被抢了去,你说压力大不大?”一名租赁住房行业相关人士说。

“适合做租赁住房的项目并不多。”上海万科租赁住房事业部投资总监陈跃华认为,租赁住房择址比酒店更苛刻。考虑到租客长期居住的舒适性、安全性和租金承受力,能改造成长租公寓的建筑有以下硬性条件:每个房间必须有窗,有一定改造空间,租金价格不能太贵,手续正规,消防合格。

为了更快获取合适的资源,选址人员甚至要去“扫楼”,哪里的建筑刚结构封顶、哪里有空置楼盘,他们一清二楚。“如果有50个项目,初筛后可能只有25个项目能深入跟踪,最后成功签下来的项目只有1个。”V领地青年社区投资合作部总监凌霖这样表述,因为符合条件的项目太少,前期时间成本巨大。

【编辑】胡雅柔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