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偏“手机带娃”须从最亲的人做起

2018-08-07 09:52:52来源:湖南民生网/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 作者:毛建国 然玉 易巧君

分享至手机

新闻背景

日前,针对留守儿童手机使用状况,扬州大学志愿者团队奔赴贵州、安徽、江苏北部等地展开调研,走访了近400户农村家庭。结果发现,长时间玩手机已经成为乡村少年的“流行病”,“手机带娃”在山区,尤其是留守儿童家庭愈发普遍。(《中国青年报》)

“手机带娃”是以问题解决问题

近日,法国国民议会通过一项在幼儿园、小学和初中校园禁止使用手机的新法令,即使是休息时间也不例外。这也是法国2010年立法禁止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手机后再度加强相关法规。在强调素质教育的今天,这个禁令引起了无数中国人的共鸣。可是,我们有没有想过,手机问题难道只发生在校园吗?

不必讳言,离开校园,回到家庭,手机同样是一个十分严重的话题。很多父母出于解决问题的考虑,给孩子提供了手机,或者把自己的手机给孩子玩。可是,手机就像一个“大嘴怪”,一口吞下了接近它的孩子。于是,手机的出现,可能稍微让父母轻松了一下,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甚至还产生了新问题。而新问题相对于旧问题,可能还要更严重,连“两害相权取其轻”都没有达到。

“手机带娃”是以问题解决问题,不仅没有解决问题,反而产生了新的问题。特别是对农村留守儿童来说,这个问题还十分严重。其复杂性在于,问题根本没有一个可以毕其功于一役的办法。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从主观和客观上,特别是在家庭教育上,实践“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手机带娃”也是一道社会问题,社会也得接过重任,比如家校同频共振,比如机制化和志愿化的关怀帮助,都是十分需要的。毛建国

如何破解“手机带娃”的困局

对很多留守儿童来说,手机不仅是他们的电子玩具,更像是某种特殊的“安慰剂”,刷视频、打游戏、网聊,构成了农村孩子手机生活的最主要部分。通过手机所建构的虚拟世界,他们疯狂逃避着现实的焦虑,毫无节制地挥霍着时间,并耽溺于一种搞怪、无厘头和空洞的文化谱系中难以自拔。

过去,寒门子弟普遍信仰“读书改变命运”,但是时至今日,以智能手机为驱动的“即时放纵”,正在消解这种高傲的价值取向。缘于此,受访的几位农村学校校长,无不忧心忡忡。

相比于城市孩子,农村儿童特别是留守儿童,受到手机消极影响程度可谓深远得多。这显然是因为,农村留守儿童更缺少替代性的“消遣手段”和“生活方式”,更缺少父母在身边进行及时的矫正与引导。“手机带娃”虽是无可奈何,但若是自此就放任自流,那么必然会让全社会付出无法承受的沉重代价。在酿成更严重的苦果之前,各方必须马上行动起来。

重建乡土世界的文化生活和重教传统,创造更多本地就业机会来避免亲子分离,再或者采取更为积极的公共干预来给孩子们以正确示范。凡此种种,都是必须要有的努力——说到底,当我们试图寻找解决“手机带娃”的可行方案,其实需要回答的,还是如何破解留守儿童困境这一根本性问题。然玉

手机没有原罪,“带偏”留守儿童的是人

手机自诞生始,其本职只是可移动的便捷通讯工具,没有原罪。

可是,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它被唤作粗俗却威风的“大哥大”时,就被赋予了所谓时尚、财富含义,引发羡慕、攀比等心理;到了二十一世纪初,随着现象级电影《手机》上映,人们开始同感“手机是手雷”炸裂的是信任危机,“手机绑架生活”失去的是家庭幸福;而到了2010年后,随着具备强大娱乐、交友等功能的智能手机普及,人们终于发现自己已不知不觉在手机面前“全面沦陷”,甚至家庭聚会时也是人人低头自个儿玩手机。

所以,有问题的从来不是手机,而是使用手机的人;扬州大学志愿者的这个“留守儿童手机使用状况”调研课题,应该一开始就可以预设相关的现象、原因,调研的过程不过是印证结果而已;笔者以为把留守儿童大量使用手机现象,引申为对“手机带娃”的忧虑,倒有点像“悲情营销”,因为手机“带偏”甚至“带残”的还有大量和爸妈在一起的孩子。

手机没有原罪,“带偏”留守儿童的是人。其实,如今在乡里带孩子的爷爷奶奶们,绝大多数已不是大家固化印象中的“不识字”,甚至还有走南闯北的打工经历,他们真的一点儿也不能实施有效的指导与干预吗?而这些留守儿童的父母一般都是80后,上行下效,他们自己在平日生活中与手机是如何相处的呢?当然,还有其他许多的社会人,追捧“苹果”,沉溺“王者荣耀”,进行各种所谓“线上社交”,咱们又给孩子们在营造一种怎样的有毒生态呢?

这些,大家真应该好好反思了。

 

【编辑】易巧君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