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期

“国贴”专家聂菲: 明心见性 漆以载道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黄浔
2021 07/16 10:45:02

关注我们

@湖南民生网

微信公众号: hnmswcom

扫描二维码,关注民生

原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聂菲: 明心见性 漆以载道

中人社传媒记者 黄浔

走进湖南省博物馆,长沙马王堆汉墓陈列一直是展示湖湘文化的一张亮丽名片。作为20世纪世界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自70年代对公众开放以来,其深厚的文化内涵、鲜明的形式美感广受国内外观众热捧。  参观过程中,如果观众想对任何一件花纹精巧的古代漆木器刨根问底,都可以翻阅中华书局于2019年出版的《马王堆汉墓漆器整理与研究》。这套最终成果100万字、分3册出版的专著,由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时任湖南省博物馆研究馆员聂菲主编。历时十多年,她带领团队完成对马王堆汉墓漆木竹器的系统整理与研究,抢救性地记录和保存千余件漆器文物的全部原始资料,被许多学者认为是中国古代漆器研究的“填补空白之作”和“纪念碑式的作品”。

与时间赛跑、与酷暑斗志

聂菲团队进行漆器文物绘制

作为倾心于漆木器研究的湘博人,聂菲与湖南省博物馆的缘分始于十几岁。“我从小就关注美而有形的东西,对漆器也很感兴趣。”聂菲说,自幼习画为其后来从事文物鉴赏与鉴定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

长沙是楚人南下的第一个军事重镇,留下了丰富的楚文化遗迹。1992年,聂菲参与时任湖南省博物馆馆长高至喜主持的“八五”国家重点课题——“长沙楚墓”项目,并主要负责漆木竹器文物整理与研究工作。

聂菲告诉记者,长沙共发掘2048座楚墓,时间跨度长达50年,出土文物上万件。在20世纪90年代,物质条件与现在有很大的差距。南方的冬天潮湿阴冷、寒气刺骨,在文物库房整理文物需要时不时停下来搓搓冻僵的手,等灵活程度有所恢复再继续工作。而到了夏天,库房内闷热异常,整个人汗流浃背,如同置身桑拿房。不过,也是在那个时候,聂菲头一回将自己对文博知识的理解从书本转移到现实,专业技能因此不断精进。

在整理楚墓文物时,聂菲发现古人的盘髻式假发上插有竹簪。例如马王堆汉墓轪侯夫人出土时,其真发下半部缀连着假发,作盘髻式,发髻上插梳形擿三支。“和我们现在的假发一样,这是古人用真头发做的装饰,用漆固定高高矗立的发髻戴在头上。”聂菲笑着说,“古人用这么聪明的办法追求时尚,说明‘爱美之心,自古有之’。”

不过,第一次整理楚墓出土的古尸发髻时,年轻的聂菲还有些害怕。高志喜在一旁打趣:“这有什么可怕的,咱们可是文博人!”一想到如果因自身胆怯而放弃,珍贵的文物信息就会被遗漏,对项目来说无疑是重大的损失,聂菲咬紧牙关继续工作,胆愈大,心也愈细。

最终,聂菲对1160件文物做了详细的信息采集、整理等工作,并绘线描图187张,拍摄照片292张,抢救性地记录保存了南楚漆器全部原始资料。

“长沙楚墓”项目结束后,聂菲又参与了高至喜主持的“长沙汉墓”研究项目,对20世纪70年代以来长沙火车站汉墓和临澧九里楚墓共计1000余件出土文物进行整理、分类、登录、拍照和绘图。其整理的大部分陶瓷器和漆木器至今都在湖南省博物馆“湖南人”三湘历史文物陈列中对外展出。

从隐到显的楚汉漆木器

“长沙马王堆汉墓陈列”展出的耳杯等漆木食器

湖南大部分区域在西汉时期属长沙国,众多汉墓漆器中,长沙马王堆汉墓所出漆器尤为精美。1972年,马王堆汉墓共出土漆器700多件,其数量之多、种类之繁、工艺之精、保存之好,均为考古发现所罕见。

漆器之于楚汉考古学的重要性,如同青铜器之于夏商周王国时代。半个多世纪以来,湖南省内有20多个县市发现过出土漆器的楚汉墓葬,其中有明确层位关系且有漆器出土的楚汉墓有1000多座,累计出土漆器逾万件,尤以在汉长沙国辖域内的长沙、沅陵、永州等地区发掘的西汉时期王、侯及其家族的高级贵族墓葬所出漆器最为精美,累计出土漆器7000余件。这为潜心楚汉漆器研究的聂菲提供了先决物质条件。

事实上,马王堆汉墓田野考古发掘报告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到21世纪初相继出版。由于当年的技术、财力条件限制及相关漆器整理、保护工作的局限性,相关考古报告仅有选择地公布了具有代表性的100多件漆木器文物,未公布的有600多件,不仅影响了漆器资料的完整性、系统性、科学性,也不利于研究领域的拓展与深入。因此,对楚汉墓出土漆器进行科学整理和多学科综合研究,一直是摆在湘博人面前的急迫任务。

2008年,聂菲主持国家社会科会基金项目《马王堆汉墓漆器整理与研究》,对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漆器进行科学整理和多学科综合研究。作为集资料整理、科学检测和学术研究于一体的系统工程,聂菲带领项目团队收录器物照片与线图2500多张,铭拓300余张,对湖南地区1000多座战国、秦、汉时期墓葬出土的上万件漆器作了全面梳理,并从中选择具有代表性的67座典型墓葬出土漆器进行科学的年代分期,填补了湖南出土楚汉漆木器考古年代学研究的空白,为湖南楚汉墓葬的断代研究提供了可靠的参考和新的路径。

据了解,此次研究完整公布了马王堆汉墓漆木竹类文物的全部原始资料,遴选1022件标本可作为本区域西汉墓漆器断代分期的“标准器”,大大超过原报告公布的数目,其科学的分类和详尽的记录为后续的综合研究奠定了基础。

透物见人是文物研究的真义

早在1934年,建筑学家梁思成就提出了“整旧如旧”的文物修复原则。在漆木器修复工作中,如果想用原有材质对器物进行修复,就必须检测其各部分的详细成分,尽量不改变漆器的物理、化学性质,并使用可逆性材料修复防止保护性损害。

为了更好地运用科学检测方法对漆工艺进行全面的技术分析,从《马王堆汉墓漆器整理与研究》立项伊始,聂菲等人便前往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洽谈有关漆工艺史跨学科研究合作项目。2011年1月11日,前后花费3年时间,中国国家文物局与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签署第七期合作协议书,其中第四款第二条获批条项为“湖南省博物馆漆器文物保护研究合作项目”。此后,马王堆汉墓漆器逐渐走出国门,成为世界文博领域瞩目的湖湘文物代表。

聂菲认为,通过对楚汉漆器的科学检测分析获得宝贵数据,为文博单位现存古代漆器文物修复与保护,以及制定合理的修复计划和保存环境提供了科学依据,这也是《马王堆汉墓漆器整理与研究》项目重要的现实意义和价值。

而透过物件研究其背后的社会现象,则是包括聂菲在内的文博人始终秉持的研究真义。在马王堆汉墓出土漆器研究过程中,聂菲带领团队把涉及艺术方面的众多内容置于社会史视角中,探索其精神文化背后的社会历史问题,使考古学真正做到“透物见人”。担任湖南省博物馆科研办与编辑部主任期间,聂菲主持编辑出版50余部著作,包括每年的《湖南省博物馆馆刊》、《年鉴》、馆藏文物研究大系、展览图录及学术论文集等,为学术界提供了学术平台和丰富的研究资料。

从17岁到花甲之年,聂菲将最好的时光都献给了湖南省博物馆。如今,馆内随处可见她多年来的科研成果。守护楚汉文明,致力漆器研究,聂菲用40年倾心专注一件事,让承载厚重历史的楚汉漆器在时间的浸润下愈发光彩熠熠。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