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期

“国贴”专家王峰:任尔“剧”变 唯“真”不破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易巧君
2022 04/28 06:21:52

关注我们

@湖南民生网

微信公众号: hnmswcom

扫描二维码,关注民生

中人社传媒记者 易巧君

王峰,湖南省话剧院有限责任公司艺术总监,国家一级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从艺30余年出演形形色色、大大小小话剧角色无数,还身兼导演、主持人和影视演员、广播剧演员等。

为何能在这么多话剧角色、职业行当间转换得游刃有余?王峰只给了记者四个字回答——唯“真”不破。

《沧浪之水》剧照。

“信念感是起重机。”

话剧表演的最高目的是在虚拟空间塑造真实鲜活的人物。如今王峰对此早已有了自己的独特体验和绝对信仰,用他的话表述即:“信念感是起重机。”

可是,对于刚刚准备走上话剧舞台的王峰,这台“起重机”能够怎样工作呢?在舞台上由道具、服装、灯光等营造的有限空间与时间里,这位尚不足20岁的青年人能够怎样将自己真正融入进去呢?

30余年后回忆起来,王峰都直道:“酸爽!”那是他的艺校毕业汇报剧目,他饰演苏联时期一位技能卓越、桀骜不驯,并有几分吊儿郎当的工人。

这个角色出场仅5个字台词:“厂长,你找我?”语速快了,收音飘了,情绪不对,站立太松垮……由于各种没做到位,王峰当时被折腾了整整一下午,后来还有旁边同学说给记录下来共“卡”了28次。

王峰如今还记得自己当时耳根子都急得火辣辣地发烧,整个人都在一种发懵的状态,甚至最后这句台词终于被通过了,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哪、为何可以了。

“这种难以进入角色的抓狂,说到底还是对舞台上所有的人物关系、具象抽象道具等,没法自然而然地去相信一切都是真的,还没有真正树立对于舞台真实的信念感。”王峰说,“所以,只能靠这样一次次重来、校正,被动地完成角色演绎,自然也还说不上‘享受舞台’。”

那这种舞台为何还能牢牢抓住年轻的王峰呢?

他说自己小时候就深深体会到了舞台的魅力。其父母都曾是一家大型兵工厂的文艺工作者,他发现舞台上的他们说话、走路等竟然能够与自己生活中的爸妈完全不同。上学后的日子,他自己则在老师的鼓励下,也开始在合唱、演讲甚至是讲相声等各样大小舞台上收获掌声。尤其是来到艺校进行话剧专业学习后,更是被这种能够沉浸式体验古今中外、仙境人间、酸甜苦辣的神奇舞台深深吸引。

《耿飚将军》剧照。

“不疯魔,不成活。”

王峰给自己取的微信昵称是“疯子”,他说也有点“不疯魔,不成活”的意味吧。当时,切实体会到了“短板”带来的痛苦,已笃定在话剧这条职业道路上走下去的他,决定要更加耐心、踏实地一点点磨炼心性和演技。

他第一个做的,就是真正沉下心来观察生活。在人来人往的车站,他看人物着装、行李、动作、表情,猜测其是到达还是出发,是做什么职业,可能会有什么故事;在呼叫声、哭泣声常常响起的医院,他观察医护人员的冷静与雷厉风行,感受病患及家属的焦虑与彷徨无助;即使路过一家小小的钟表店,他也会细细观察钟表师傅用多大力度、向左还是向右拧开表盖,再拿什么工具以什么节奏怎样进行修理,关注其表情、眼神有何变化……回到家后,再细细记录,捋清人物线、情感线,形成一篇篇观察生活笔记或人物小传,并时常拿出来进行琢磨和增补等。

“进行这样观察性体验的时候,一两小时不知不觉就滑过去了,还常常因此错过了饭点、跟落了朋友、忘记了自己本来准备去做的事等。”王峰笑着告诉记者,直到近年他还常发生类似的事,有一次在武汉看完一场难得的话剧表演,和朋友一起在高铁站等车。两人聊着刚刚看过的话剧,就来来往往的行人现场演绎故事……完全忘记了票面上的列车早已过点,最后不得不第一次学习并实践了高铁票改签。

生活的积累慢慢丰富,舞台的演绎渐渐自然,这种改变在王峰毕业几年后的话剧《颤栗》演出中实现质的飞跃。当时他饰演一位和母亲产生矛盾并有些神经质的私生子,其间的愤怒、颠狂和亲情之爱等都得到了张驰有度、恰如其分的舞台演绎,并助他荣获艺术创作主角奖。

“那天从山上送葬回到土坯小屋,我就失去了悲痛的感觉。悲痛在极点上持续,就不再是悲痛……”好几年过去,王峰仍然能对阎真小说《沧浪之水》的开头一字不差地随口道来。他说这种自然、主动地进入角色世界,自己在根据这部小说创演的话剧《沧浪之水》中得到了最过瘾的体验。“我和主人公池大为一样,是切身有过惊悉父亲过世慌张而痛苦地赶回家奔丧体验的。”王峰说,“而对其在专业、生活、仕途间挣扎的苦闷、无奈及心底保有的那束明明灭灭的微光,当时已是不惑之年的自己理解和映照起来,更是有如就是本人、就是兄弟、就是朋友。”

从提起立项、创作剧本,到舞台设计、饰演主人公,王峰全程把关和参予了这部国家艺术基金扶持项目《沧浪之水》话剧的创演,并在全国各地演出收获了一大批剧友持续追随。

 

《水下村庄》剧照。

“好观众让演员有创新创造动力。”

近几个月来,王峰几乎天天都泡在了位于长沙河西的芙蓉国剧场,他正在和演员们一道“磨”一部由省委宣传部“订制”的喜迎20大献礼话剧。他的优秀作品中,还有《韶山升起红太阳》《水下村庄》《大地颂歌》《耿飚将军》等主旋律题材剧目。

作为一名70后话剧演员,对创演这样的主旋律题材剧目有何心得体会呢?

“主旋律题材剧目同样来源于生活,就像扶贫干部、革命英雄,甚至疫情当下众多的大白们,他们的感人故事都曾让大家泪目。”王峰说,“这主要是因为其中有情感的链接。而作为专业的话剧人,最重要的就是进一步打通和突出这种链接,让台上的演员和台下的观众产生强烈共情。这也是舞台对于演员和观众最大、最持久的魅力。”

王峰提到了去年为建党百年重点打造的红色话剧《耿飚将军》,那是在湖南科技大学演出的一场,已圆满进行到了演员们最为享受的谢幕时刻。一位50多岁脸上还满是泪痕的男士却跑上台,径直来到饰演男主角耿飚将军的王峰面前,“啪”地举起右手,向他认认真真敬了一个军礼。

“那一瞬间,我深刻感受到了人民对一位老首长最衷心的爱戴,也深刻体会到了最好的观众对话剧人产生的巨大支持与鼓励。”王峰说,“话剧是‘演在当下’的,每一场面对不同的天气、身体状况都可能会有不同,而最让演员有创新创造动力的,则是观众们现场情不自禁的交流互动,这是话剧演员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与此同时,在强烈的时代责任感驱使下探寻人性光辉,进而强化戏剧张力与感染力,也是王峰驾驭主旋律题材剧目的一个重要方向,“注入自己的理解,就可能有创作空间”。

湖南省委宣传部推出的大型史诗歌舞剧《大地颂歌》,以花垣县十八洞村的脱贫故事为原型,展现广大扶贫干部的感人事迹。王峰告诉记者,他作为该剧的文戏导演,就曾将其第一场老村长拿着外出打工者委托的一大串钥匙,增加了外出村民将钥匙一片片递给老村长情节,“精微凸显背井离乡的巨大无奈,以让观众更直观、沉浸体会”。

“心中有观众,也必将获得观众的真诚回应,《大地颂歌》的高口碑、高热度便是明证。”王峰说,“一台成功的话剧演出是由演员和观众共同完成的,真诚的观众是能够影响演员表演的要素,更让这种公认的‘演员的艺术’绿树常青。”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