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期

皮晓华:敬畏“炮制” 无愧“本草”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易巧君 黄娟娟
2022 08/05 12:36:44

关注我们

@湖南民生网

微信公众号: hnmswcom

扫描二维码,关注民生

中人社传媒记者 易巧君 通讯员 黄娟娟

“皮晓华老师出现在赛场,对于我们既是定盘星,又是压力源。”不少参加完湖南省第一届职业技能大赛中药炮制赛项的选手都有此感受。

皮晓华,58岁,湖南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药炮制组班组长。这是他第二次参加省级大赛中药炮制技能比拼,第一次是2020年参加湖南技能大赛·第三届全省中医药职业技能竞赛中药炮制大赛并获评湖南省技术能手,两度均登顶冠军。

山城火炉边的成长

“炮”代表各种与火有关的加工处理技术,“制”则代表各种更广泛的加工处理方法。中药炮制技能比拼,是指根据中医药理论,依照辨证施治用药的需要和药物自身性质,以及调剂、制剂的不同要求,应用净制、切制、炮炙等设备或工具,将中药植物、矿物、动物等中药材加工成中药饮片的竞赛项目。

出生于洞庭湖之滨常德县(今常德鼎城区)的皮晓华,上世纪80年代初来到山城吉首上卫校之前,对于中医药学尤其是中药炮制“可以说完全是一张白纸”。皮晓华说,是当时学校的“妈妈老师”李仕富,带领他见识到我国博大精深的中医药宝库,引导他对中药炮制技术产生了浓厚兴趣。

到处是山,也意味着到处都有中草药。皮晓华至今记得很清楚,和蔼可亲的老师常带着他们进山采集草药,教他们辨别每一种中药植物生长特点、气味、形态、显微结构,并用自己特别的观察进行重点归纳,以便他们加强记忆。“如秦皮叶柄脱落后留下的印痕很有特点,老师形象地称其为‘猴儿脸’;还有白鲜皮,老师让我们记住它的重要特征是有一股羊膻味……”40多年过去,老师讲过的这些“精华”,仍可以被皮晓华像倒芝麻豆子一样顺溜向记者娓娓道来。

那时,他们的课程有中药制剂、中药化学、中药炮制等。其中中药炮制操作课是从早上6点开始,3人一组,轮流负责先用柴火将10多个蜂窝煤燃烧起来。皮晓华非常勤快,总是最早起床拾柴备火,火炉也是维护得最好的一个。“老师因此便把中药炮制课代表的活派给了我。”皮晓华笑说,他也因此对学习这门最苦最累的课程更加有了兴趣,以至后来把它当成了终生的事业。

“老师非常平易近人,从早到晚像母亲一样陪伴着我们学习。”皮晓华还提到,他们临近毕业时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轮流抄写老师的备课本。“因为那时没有专门的中专教材,简明扼要、图文并茂的老师的备课本最适合大家以后备查和继续学习,以至那个备课本最后都变皱变厚了。”

越用越小的药刀

皮晓华1987年中专毕业分配到湖南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门诊药房工作。李仕富看重的吃苦耐劳特点,在这里继续被他光扬光大。

皮晓华告诉记者,那时的药房和现在一样,工作人员也主要以女孩子为主。“一天的中药出库量达一两吨,我们几个男生在捡好处方药之外,一项重要的工作便是踩三轮车,将那一桶桶最重达50公斤的中药材运进来。”

而皮晓华由于对中药炮制的喜爱以及个性的原因,在休息时间还常常主动给自己加活——无偿为院里炮制中药材。“常常一坐就是五六个小时”,结束已是累得只能频频“左手摸右手”。

可惜那时候整个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比较低,一个月基本工资36块钱,逼得不少同学、同事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纷纷出去做药材生意等。而皮晓华不想轻易放弃自己喜爱的阵地,只能进一步挤压休息时间,到外面接些活儿补贴家用。

“像给药材公司手工切天麻,每公斤收入有10元,我只接和自己专业相关的活儿。”皮晓华说,“所谓高手在民间,我也希望能多寻找机会向更多人学习炮制技能,曾经有一对农村夫妇就对我如何更快更好地切天麻有非常大的影响。”

皮晓华为了中药炮制不吝汗水和心血,那一溜大大小小、厚厚薄薄在记者面前排开的药刀上也有清晰反映。

其中一把的刀柄上有个清晰的“皮”字。皮晓华介绍说,他们切制药材更喜欢用自己的专属药刀。因为更清楚它的钢火,对于如何拿捏更顺手、切制更省力,更容易做到得心应手、胸有成竹。

还有一把明显更小,刀锋也相对平直,这是一把用时最长的药刀。“虽然药刀用久了不可避免会有损耗,但在磨刀、护刀等方面做到位了,也可以为它们延长寿命,并帮助自己更好更快地切制中药。”皮晓华举例,如刀锋已落砧板便不应再用推刀,而应用手腕压力下切,这样不易伤刀锋;而已切出的药片应用前沿铲动推出砧板,如用刀锋刮走虽省力气却易伤刀锋。

积微成著,这些长年累月的炮制经验,还被皮晓华总结成了“刀好”“力饱”“药宜”三词“真经”,并通过一篇篇论文、一次次培训等影响了更多的人。

一颗中药炮制心

随着年龄增加,弘扬优秀传统中药文化也被皮晓华提上了日程。“我参加比赛,就是想加强与同行的交流,引发更多青年人对传统中药技艺的关注和热爱,共同弘扬优秀传统中药文化。”

本次第一届全省职业技能大赛中药炮制赛项金牌,“众望所归”地被皮晓华收入囊中。可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皮晓华却直言:“我也对照比赛具体要求,利用业余时间进行了一个月的强化训练,还整整瘦了近10斤呢。”

自己是拥有近40年工作经验的“老师傅”尚得如此拼博,所以皮晓华对于摘得本次比赛银牌与铜牌的选手更是赞赏有加,并呼“看到了中药炮制行业新气象、新希望”。

银牌选手姚碧华是娄底市中医医院正当青壮年的副主任药师。“中药炮制是脑力活,也是体力活,她一位女药师能坚持下来并获奖特别不容易。”赛后,皮晓华特别为她点赞“巾帼不让须眉”,并表示“希望寄托在你们年青人身上”。

铜牌选手符斌,皮晓华赛前就关注到了这位来自湖南环境生物职院中药学专业的00后学生。他是本次比赛中药炮制赛项年纪最小的参赛者和唯一一位学生身份选手。“这孩子赛前曾和我交流砂炒鸡内金心得,提到他发现如像市面上部分没洗干净的便炒制,1斤可得9两;而按彻底清除杂质等要求洗净再炒,则只能得7两。”皮晓华大为赞赏他小小年纪便能这样沉下心炒制与总结,并借此告诉他中药炮制说到底还是个“良心活”,必须讲“药德”才可真正实现惠民济世。

这份“药德”,来自于郴州某药企的参赛选手滕加彬也和皮晓华有交流,且两人对此都感觉颇为忧心。原来,滕加彬他们企业某种药由于严格按炮制标准生产,结果医生在开处方时按的是市面上一般加工开的量,导致患者服用后药效过猛产生不良反应。

“还有一次发现一地办中药炮制学习培训班,竟然将牛膝直接浸在水里泡软,那水都变黄了,药效肯定要打折扣。”皮晓华说,“实际上牛膝切制前需露润,顶多只能洒一点水在上面,这应该是他们缺乏相关认知或者急功近利导致。”

中药饮片切制、制剂等如今多已实现机械化。皮晓华说不论产业如何发展,他们都必须时刻谨记“中药无效,炮制不到”,做好中医药文化传承事业,促进中药炮制创新发展。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