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老话题”一经发布总能频频登上新热榜,为何?除了为暖心政策热切点赞外,网友们纷纷表示:“剃头挑子一头热,政策是好,但执行遇冷。”上热下冷,好好的政策,却令女性劳动者们有假不能休、不敢休,这又是为哪般?

让更多“月经假”能休敢休亟待社会各界共同努力

2022-11-24 17:09:36 · 中人社传媒 · 兴仁平

近日,“深圳人社局回应女职工生理假期”话题冲上微博热搜榜,引发关注。据报道,针对政协委员程宗玉《关于保障女职工享有生理假期的提案》, 深圳市人社局官网明确答复:患有重度痛经及月经过多的女职工,经医疗或妇幼保健机构确诊后,月经期间可适当给予1至2天的休假。

实际上,“月经假”并不是件新鲜事。远的来说,早在近30年前,由原卫生部、全国总工会等5部门联合颁布的《女职工保健工作规定》就已对“月经假”作出了明确规定。近的来说,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等10余个省份也陆续在地方性规定中明确了女性劳动者这一权益。

可是“老话题”一经发布总能频频登上新热榜,为何?除了为暖心政策热切点赞外,网友们纷纷表示:“剃头挑子一头热,政策是好,但执行遇冷。”上热下冷,好好的政策,却令女性劳动者们有假不能休、不敢休,这又是为哪般?

谈到这一话题,女性就业者有一定的说话权。虽然国家对非平等就业现象一再施压整治,但面试中,“婚否”“育否”“什么时候打算要小孩”“是否考虑二胎”等隐性问题,依然是女性求职者不得不面对的一道道门槛。如今看似美好的“月经假”降临,是为女性求职者送来了“暖宝宝”,还是泼了一瓢冷水,确实不好说。

究其原因,企业归根结底是要谋发展,职工则常常担心由于“请假拖后腿”“给同事添麻烦”等原因自动把大病化小、小病化了,更何况为似乎习以为常的“每个月那几天”,请假不免有些难为情。再者,“月经假”的制定,政府部门一味地慷企业之慨,“你请客,他埋单”的做法也终究不免让政策在落地执行时踩空。

笔者认为,让“月经假”打破掣肘,一是需要政府部门制定政策时再往前迈一步,比如为执行企业真金白银地给予托底保障,享受税收减免等政策,让给假的企业给得有底气,让请假的职工请得心安理得;二是要转变社会观念,女性就业的压力本身就比男性要大,不能把女性的“月经假”当作一个男女对立的职场问题来看待,要真正从心底尊重女性、认可她们,这样的假期才能不“假”,社会才能自发去兑现落实。三是要提高可操作性,女性那几天轻则浑身乏力、小腹胀痛,重则疼痛难忍、卧床不起,如何去医院开具相关证明?开具的条件和时间成本均有着不可承受之重,如每月都需要去医院折腾一天,到头来“月经假”没有假,便只剩下痛。

好政策不能只是看上去“好”,让更多“月经假”能休敢休还亟待社会各方面共同努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湖南民生网独家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