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03

凡人微光③丨90后外卖女骑手周朝娟:不爱美的“拼命三娘”

— 作者:李娜 —

 “有单了!”4月25日,长沙女骑手周朝娟拿起手机高兴地对记者说。

上午10点,穿好工装、佩戴好口罩和安全帽、到达外卖站点、打开接单系统,这位饿了么的女骑手正式开启了一天的工作。

日前,阿里本地生活发布的《2020饿了么蓝骑士调研报告》显示,在长沙,有7%的外卖骑手是“外卖小姐姐”,而来自重庆的90后周朝娟就是其中的一位。2017年她来到长沙,从此开启了自己的“骑手之旅”。

(周朝娟在外卖站点等待接单)

20多岁,正是女孩子爱美的年纪,周朝娟几乎365天一身工装,不化妆,不爱打扮,订单铃声一响,她就如拉满弓的箭,“咻”的一下往前飞驰。据了解,周朝娟所在的外卖站点,总共150多位骑手,而女骑手却只有3位。 “我们这个行业也算是‘高危’行业,在日晒雨淋中工作,一张脸夏天要被晒得黝黑,冬天则被吹得脱皮,一般的女性是接受不了的。很多女生都爱美,但做我们这一行首先就要接受自己最丑和最狼狈的样子。”她说,

“我是另类啦!我对美不美不是很在意。”

周朝娟在意的是“今天单多不多,客户有没有给差评”。

她坦言,跟男骑手相比,女骑手在体力方面还是会稍微弱一点。比如,有的时候碰上要给顾客送水、大米、油等这些订单的时候,女骑手就会显得吃力很多。

“但除了体力,在我眼里,已经没有什么男骑手和女骑手的区别了。”她表示,体力是可以通过自身的勤奋来弥补的。晚上10点钟后,大部分的骑手都选择结束一天的工作,但于她而言,正是增加订单的好时间。“长沙夜宵单还挺多的,晚间骑手比较少,我能趁着这段时间多跑几单。”她说,“常说劳有所获,我认为勤奋的人才能获得更多,既然选择了做这一行,那就要拼命做到最好。”

在周朝娟所在站点,她的跑单量一直名列前茅。周朝娟三年春节没回过家了,在疫情发生以前,她平均每天能送50多单外卖,最多的时候一天跑过110单。“现在受疫情影响,每天的单量比以前减少了许多,但也还有30单左右。”

身为站点为数不多的女骑手,周朝娟对自己的那股“狠劲”让很多男骑手都佩服,甚至成了大家眼里的“拼命三娘。“我们很多男骑手跑起单来都比不过她,她比我们都能吃苦。”一位同行男骑手说。

在大家眼中这位开朗坚强的“拼命三娘”周朝娟却坦言,三年来其实自己也偷偷掉过眼泪。“很多时候,自己把事情都做到了,但顾客还是不能理解,眼泪就会不自觉地往下掉。”

“我还清楚地记得接到人生中的第一个外卖订单送了两个小时。”2017年刚成为外卖骑手的她,因为对长沙的小区不够熟悉,跟着导航在小区不停绕圈,等找到地方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了。“顾客拿到订单,转身就投诉了我,那是我第一次接到投诉,也是这三年来唯一一次投诉。”

她还表示,骑手这个职业也得‘靠天’吃饭,碰上下大雨和下大雪没办法骑电动车,订单来了,就只能走路取餐和配送了,“多的时候,手上要抱着十来个订单,因此送餐难免会延误”。

风吹日晒,酷暑寒冬,别人宅在家不愿出门的时候,正是周朝娟眼中的“好机会”。她告诉记者,“我最喜欢的季节是冬天。”湖南的冬天雨雪天气多,跑起单来十分辛苦。周朝娟却认为“冬天虽然很冷很辛苦,但是单量也多,对于我来说能攒多一点钱。”

下午3点多,周朝娟回到出租屋,扒拉了两嘴饭,一如她跑单时的“快”。吃饭间隙,她向记者吐露道:“刚开始,听说我去送外卖,家人是不太支持的,他们觉得太辛苦了,也危险。后来,我说服他们,让我先试试,现在干得还不错,他们才慢慢放了心。”

深夜的长沙,灯火通明,街上的行人寥寥,周朝娟在熟悉的长沙雨花商圈奔走,目的是素未谋面的点餐客人。有时候对方一声“谢谢”,让身在异乡的她,也感受着这座陌生城市的温暖。这位“拼命三娘”,像上紧了发条,与时间赛跑,多送一个单,她的心愿值就增加一分。周朝娟的心愿是什么?她告诉记者,她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小目标,希望在接下来两年内能攒够一辆汽车的首付。“有了车之后,就可以趁着放假的时候把儿子从老家接过来,回家也会方便很多。”

如今,儿子成了周朝娟最大的牵挂。因为与儿子相隔两地,不能时常陪伴在他身边,周朝娟说这是自己的遗憾,但也因此更想为他创造良好的生活条件。她说,儿子和她通电话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妈妈,你要注意安全,我在家好好的,你不用担心”。

说完,坚毅的周朝娟笑了,眼中闪烁着泪花。

来源:人才报/民生网时间:2020-05-01 11:3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