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3

凡人微光⑬ | 医务社工王申媛:“天使姐姐”搭建医患“连心桥”

— 作者:周纯 李娜 —

中人社传媒记者 周纯 李娜

 “刚开始小迪习惯蜷缩在病床一角,用被子捂住头,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湖南省儿童医院社工部医务社工王申媛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小迪时的情景,不愿意跟陌生人交流,又因漫长而痛苦的治疗让他变得脾气暴躁,对家人很不耐烦。

小迪双下肢患有巨大神经纤维瘤,左腿长成了比腰还粗壮的“大象腿”,看起来像个小男孩的他实际已经17岁。

小迪刚入院时。

“原本不舒服的身体加之内心对疾病的恐惧,会让人感到孤独、无助、悲观甚至浮想联翩。负面的情绪往往对于治疗也会产生很大的不良影响。”王申媛真正进入这个行业之后,发现有很多患者及家属都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压力,想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他们。

王申媛经常鼓励小迪:“有很多人都关心你的病情,希望你能够克服困难,我们也要更加坚强。”

在与小迪的接触中,王申媛发现他的动手能力很强,便准备了乐高等玩具陪其一起做手工、聊天分散注意力,使得他的状态明显改善,“经常能看到他的笑脸了”。

有人经常问,医务社工是做什么的,是不是和志愿者一样?“大家对医务社工了解不是很多,有这些疑问很正常,我没从事这个行业之前也不清楚。”王申媛毕业于湖南劳动人事职业学院2017级社会工作专业,她曾预想毕业后像往届的学长学姐一样,进企业或者学校工作。

王申媛。

“真正了解,想从事这个行业还是因为去年疫情期间,方舱医院内部分病友处于紧张无措之中,我看到医务社工陪他们聊天,开展心理疏导,协助患者与家人朋友保持联系等。”王申媛说自己深受触动,后经老师介绍去到湘雅医院医务社会工作中心实习,去年6月毕业后后到了省儿童医院工作。

“医生的职责在于治疗病患身体上的疾病,而我们则要协助治疗患者及家属的‘心病’。”王申媛说她真正从事这份工作之后,更是深刻体会到医务社工也是医疗多学科团队中的一员,能够通过参与查房等临床活动,发现有需求的服务个案,经过专业评估后提供个性化服务,给予患者全方位的关怀。

王申媛讲起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对住在ICU的重度烧伤龙凤胎兄妹,起初接触他们时都感到非常揪心难受。她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凭着自己绘画治疗、庭箱治疗、康娱活动组织、音乐治疗等医务社工基本技能,每天通过唱歌、读绘本等方式,帮助他们分散治疗的痛苦。

王申媛给患者讲故事。

虽然对他们来说治疗过程其实很痛,而且他们年纪还很小,家人也无法陪伴在身边和前来探视,但是他们十分坚强,尤其是妹妹从来不哭,有时还会鼓励哥哥。期间,王申媛每天通过语音、视频等架起龙凤胎兄妹与家人的沟通桥梁,获得亲情的支持,尽量用陪伴让他们消除紧张害怕,以更好地配合治疗,加速康复。

“当看到患者及其家庭面对各种逆境所做出的应对和展现的修复能力时,我深刻地感受到了人性的真善美,也被他们乐观的态度所感染。”王申媛更坚定了自己从事医务社工工作的决心。

这对龙凤胎兄妹烧伤程度严重,治疗费用高昂,给并不宽裕的家庭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王申媛积极寻找救助资源,多次与病患家属沟通填报申请材料,最终链接到了“天使宝贝”项目的10万元救助款,缓解了这家人的燃眉之急。

“天使姐姐,谢谢你的帮助与陪伴,我们会想你的。”这对龙凤胎兄妹出院时,还和家人一起特意给王申媛送去锦旗。

龙凤胎兄妹及家人为王申媛送锦旗。

在临床中,常有因经济困难而放弃治疗的患者与家庭。王申媛介绍,医务社工在介入到临床个案服务中,除了帮助病患和家长解决对疾病的恐慌、对医院环境的不适等各种问题,还会协助患者对接各类专项基金会、募集社会善款等社会资源。

“为什么医生还不来看我的孩子?”王申媛发现有很多患儿家长常常由于担心等,认为医生未尽到责任,造成医患关系紧张。王申媛表示理解,可怜天下父母心,但每位医生都在尽全力救治每位病患。当医患之前出现矛盾,医务社工就起着“润滑剂”的作用,促进互相理解。

“现代医学是治病救人,包括患者生理与心理的多重关怀。医务社工就是一座桥梁,对患者而言,我们能做的就是‘治愈人心,常常帮助,总是安慰’。”王申媛说。

》》》相关链接

2017年12月29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2018-2020)》,明确指出要建立医务社工和志愿者制度,医疗机构设立医务社工岗位,有条件的三级医院可以设立医务社工部门,配备专职医务社工,协助开展医患沟通,提供患者支持服务。据了解,湖南现有湘雅医院、省儿童医院等陆续单独设立医务社工岗位,帮助患者及家属预防、缓解和解决因疾病导致的情绪、心理和社会等问题,市场需求量很大。

来源:中人社传媒时间:2021-05-18 17:2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