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人才培养是否“窄化”

2020-08-27 19:48:00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林零

分享至手机

“如果我想再继续读博,基本上就只有申请—考核这一条路了,但我本科院校并不是‘985’或‘211’,这对于我来说,申请考核占据的优势条件也不多。”硕士毕业生吴文超说。

“申请—考核”制,是教育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发布的《关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见》对于博士招生考试制度改革提出的“建立博士研究生选拔‘申请—审核’机制,发挥专家组审核作用,强化对科研创新能力和专业学术潜质的考察”。

实际上,这一举措已在部分高校实施了几年,如今获得官方提倡,引发了可能减弱原有考试制度建立的公平性、可能存在人情分操作等等话题讨论。

记者了解到,截至去年,全国42所“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中,41所大学均已全部或部分院系通过“申请—考核”制进行普通博士研究生招生;仅剩的西北工业大学,也将在2020年开始实行“申请—考核”制。制度实施的背后,博士生发展现状如何?博士人才培养方式的“窄化”是否是大势所趋 ?

“‘申请—考核’制度下我落榜了”

硕士期间,吴文超就立下了攻读博士的目标,她从研一便开始了解博士招考所需要准备的科目和论文成果。在导师的帮助下,她顺利发表了质量较优的论文,也承担了一些课题研究,都取得了不俗的成果。在导师和同门师兄妹的眼里,她是优秀的研究生代表之一,也是一心要往研究路上走的“学术派”。

在吴文超备考博士的前一年,其向往的高校就开始推行“申请—考核”制度,这对吴文超来说影响比较大。“导师叫我准备好相关的论文成果,可以开始联系我想考的那所学校导师,还嘱咐我要开始规划一下以后的发展方向,做一些计划书,我有点不知所措。”吴文超说,“申请—考核”制需要准备的东西都是以前从来没接触过的,自己一直都在为统考作准备。

事实上,2019年以来,南京大学等高校博士研究生招考全部以“申请—考核”制方式进行;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虽然保留统一考试,但实施“申请—考核”制的院系专业从14个增加至18个,清华大学、上海交大等绝大多数“双一流”建设高校早已在博士生公开招考中开始实行“申请—审核”制,有的高校甚至是全面推行制度以取代统一考试。

而这些全面实施“申请—考核”制的高校中,就包括吴文超希望报考的学校。吴文超考博的那一年,其意向学校取消了该专业的统考制,全部实施“申请—考核”制。

打开该校官网的页面,可以发现“申请—考核”制需要考生准备的东西涵盖了本科毕业证以及硕士在读证明或硕士毕业证、申请信、拟攻读博士学位的研究计划书、已获得的科研成果、创作成果等的证明材料,包括发表学术论文、申请专利、获得科技奖励、参与科研项目情况等材料。学校会通过考生提交的报考材料,从学业水平、学术能力、综合素质等方面对考生进行全面考查和评分。

那一年,吴文超落榜了,在她看来,“申请—考核”制对于她这种非重点大学本科毕业的考生来说,几乎没有优势。

“申请—考核”制度是否公平?

吴文超介绍,普通考试制还给予了普通学子一次考试的机会。普通招考的初试共3门,即英语和两门专业课,学生只需要努力备考,一般都是有机会的。而在普通招考中,很多高校都把初试成绩占录取的比重设置得较大,一般初试成绩靠前都有被录取的可能性。

“‘申请—考核’制好像是重点大学对普通学校出身的学子紧闭了大门,进入博士这一群体的门槛逐渐‘收窄’,这对我们来说真的公平吗?”吴文超发出了疑问。

早前,教育部就曾对“关于改进博士生招生‘申请—考核’制的建议”进行答复称:教育部在着力探索建立博士生招生质量第三方评价机制,推动招生单位建立健全以自我评价为基础、第三方评价服务为补充、主管部门宏观管理为指导的博士生招生质量评价机制。

对于这一评价机制,在读博士张洁则表示很赞同。同样是非重点大学出身的张洁曾在“申请—考核”制中脱颖而出,考上了重点大学的博士。

“‘申请—考核’制要求考生提交的材料中,不排除会看重考生本科和研究生的‘出身’问题,但更多的还是看重考生的学术能力和对未来的规划。毕业设计作品、已获得的科研成果、创作成果等证明材料恰恰是一个考生在博士入门阶段所需要的重要素质,而不是凭借统考的应试成绩来决定博士录取。”在张洁看来,“申请—考核”制度是博士人才选拔和培养的大势所趋。

在攻读硕士期间,张洁没有将大量的时间都花在博士的应试备考上,而是埋头在实验室进行科研,其发表了两篇SCI论文,并在其导师负责的项目中发挥了重要攻坚作用。张洁表示,这样的学术经历,即使自己的本科只是一所很普通的学校,但是其还是如愿考上了重点大学的博士。在他看来,“申请—考核”制是人才培养模式探索的一大进步,不应该被吐槽。

“‘申请—考核’制度下,要求硕士去自主联系导师,与自己想考的学校中的老师去沟通和交流,这恰恰也是硕士明白未来研究方向的一个机会。提前去了解导师、去与导师沟通自己的研究方向,是一对一交流的高效人才选拔方式。”张洁介绍,国外的世界一流大学在博士生选拔时早已是主要通过“申请—考核”制对申请者进行全面衡量和考查,以解决高层次创新型人才选拔中的科学问题、公平问题、效率问题。

“申请—考核”制需完整的导师制作为保障

早前,有研究对清华大学2015—2018年全面推行博士生招生“申请—考核”制前后的报考、录取数据分析,得出:申请人学术背景趋向多元化,生源结构高度多元化,增强了学生之间的学习讨论和思想碰撞;“申请—考核”制能够充分发挥专业自主性,根据学科自身特点设计相应选拔方式,选拔出最具培养潜力的优秀生源;在学博士研究生学术在保证基本素养、学术能力的前提下,对于学科前沿了解度、研究方向清晰度有了显著提升。

业内人士分析,该项制度能够科学全面而有效地评价高层次创新型人才共性素质。“申请—考核”制度确实“窄化”了博士人才选择方式,但并非“窄化”了博士人才读博的道路。“对擅长应试的人来说,道路‘窄化’了;对 “术业有专攻”的专长者来说,道路反而更‘宽化’了。”上述人士说,要完善博士“申请—考核”制,还需要更完整的导师制作为保障。

其建议,要打破导师个人权利滥用等不良局面,对于导师有一定程度上的监督和附责;解决博导不能利用手中的招生权进行交易,从而造成招生不公而降低博士招生的质量等问题。

在导师管理方面,中国传媒大学已在探索通过实行评聘分离、动态管理,打破导师终身制;还将建立“1+1+1”模式专硕导师组工作制度,使得博士生得到更全面的培养。

【编辑】黄林凤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