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就业”流行? “慢就业”≠“ 懒就业”

2020-10-23 10:11:57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林零

分享至手机

“慢就业”是指一些大学生毕业之后,既不打算马上就业,也不打算继续深造,而是暂时选择实习、游学、支教、在家陪父母或者创业考察,慢慢考虑人生道路的现象。本报前期发布的《2020湖南大学生就业调查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下,2020年应届毕业生“慢就业”现象更加凸显,最明显的表现便是“慢就业”者增多。在没有找到工作的受访者中,40%的人选择了“慢就业”;而另据一项面向全国8.8万名应届毕业生的网络调查显示,8%的毕业生选择“慢就业”。

毕业生选择“慢就业”到底是为了在就业前通过实习等方式给自己调整或增值,以实现更好地就业;还是为了逃避就业压力而假借“慢就业”之名掩饰彷徨?记者对该种现象进行了探访。

慢慢思考人生路已成趋势

“也许在爸妈和老师等长辈们眼里,毕业了马上找一份工作是每个应届生的当务之急,但如果目前并无心仪的工作,我们就要去将就一份不喜欢的工作吗?这样下去只会面对不断离职、不断重找工作的困境吧。” 刘栋大学所学专业是服装设计,家中长辈觉得相关工作一般不是很好,便安排他去了一家国企上班。过分安逸的工作节奏让喜欢创新与挑战的刘栋感觉自己在虚度光阴。一年后,他选择了离职,去了杭州从事服装设计方面工作。

“在去杭州之前,我也经历了一段‘慢就业’时光,用了两个月时间去广州和杭州等地旅游。这些沿海城市的互联网和服装产业比较发达,我确定了自己想要去的城市和想进行的工作。”刘栋说,自己近半年在杭州实习,了解电商服装产品的设计、打样、生产等流程。这让他更坚定了自己未来的职业方向,也为自己后续正式入职该行业奠定了很好的社会实践基础。

“慢慢思考人生路,慢慢摸清方向再行动,你会收获更多。”刘栋很感恩自己这一段的“慢就业”经历。

像刘栋一样,90后毕业生里,选择“慢就业”的人不在少数。

出生于公务员家庭的周卓淳给自己定的就业目标就是像父母一样成为一名公务员。为了顺利考取公务员,他一边关注全国和各个省份的招考信息,一边通过努力成为了一名公务员培训机构的讲师。一年的公务员培训经历给他带来了更多的优势,毕业第二年,他顺利考上公务员,成为在“慢就业”中实现就业目标的代表之一。“越来越多90后、95后选择‘慢就业’,这种趋势并不是我们怠于就业或者因就业压力大而逃避就业。在我看来,如果我们把‘慢就业’过程当作是不断提升自己来向目标靠近的缓冲期,这恰恰体现了现代年轻群体对就业看得更为慎重,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更负责。”周卓淳坦言。

“慢就业”要慢到几时?

记者了解到,相比国内,国外的“慢就业”现象更为普遍。毕业于英国某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朱雨彤向记者介绍了国外流行的“gap year”现象,即很多毕业生会在毕业后一两年内去一些社会机构做实习生、志愿者等。“我身边很多经历过‘gap year’的外国朋友,正式找工作后,都比没有过这种经历的人要更有优势,因为他们的这些经历就是社会上已认可的‘必需品’。”刘雨彤坦言,有过“gap year”经历的学生一般也会更自信,更清楚自己适合什么样的工作。

她告诉记者,硕士毕业后,她也没有马上投入到工作中,而是去了一家奢侈品公司担任有关新品发布工作的实习生,她参与过多场公司新品发布前的策划会。

在一次新品发布会前期的讨论会上,刘雨彤发现,某些新品上的一些图案有些不合时宜。虽是为了迎合中国市场而设计出的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图案,但它们是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风格,根本不适应现代中国人的审美。如果这些新品发布出去,很可能会使得中国市场的消费者们产生“品牌方为了挣钱而浅显解读中国文化”等问题。思前想后,刘雨彤与其他中国实习生一起给上司提交了相关意见,并得到了积极回馈,最终这批新品的图案得以修改后再发布,避免了问题的产生。

“这些应急处理事件构成了我实习经历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这让我在以后的正式工作中,懂得更快速适应工作环境并能以一个成熟员工的视角来衡量工作上的大小事件。”刘雨彤说,一年多的“慢就业”实习经历让她收获了很多,如今她已成为国内某品牌的公关部副总。她建议,“慢就业”虽好,但“慢就业”的期限不能遥遥无期。这需要自己做出合理的分析,什么时候有足够的能力去面对工作的考验,便是需要就业的时候了。“慢就业”是为了给自己在就业前增加更多的实践经历和提升就业核心竞争力。

“慢就业”≠“ 懒就业”

与为提升自己而选择“慢就业”的刘雨彤不同,张伟(化名)的“慢就业”一慢就是两年,至今还未找到人生目标与就业规划。

2018年大学毕业后,张伟便回到了县城老家,跟着做水果生意的父亲经营自家的公司。“我在公司担任一个职位,不是当‘啃老族’,是想慢慢思考自己未来的人生方向。”张伟对父亲说。

而在公司的第一年,他不能忍受时常要同工人去葡萄等水果种植园里查看长势等。而对于公司的管理,他也没什么很多想法,唯一喜欢的事情便是在办公室用手机刷某些直播平台的直播。

一年后,他对父亲提出要去从事主播一职。父亲拗不过他,给了他几万块钱生活费,让他去了其他城市担任主播。

“直播没有我想象中的有趣,很多时候要上班到凌晨,长此以往我感觉自己对这份工作有些厌倦了。”张伟说,由于担任主播期间很多次未完成规定的带货量,他的工资也不是很可观,加上父亲给他的生活费被他花得差不多了,他又辞去了主播一职。而对于接下来要怎么走,他并无方向。

针对“慢就业”中找不到规划的人,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中国政法大学人力资源开发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王霆曾表示,一旦选择“慢就业”的发展方式,毕业生一定要给自己制定好一个详细、充足的规划,比如准备用多长的时间、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只有做好规划才能让“慢就业”占据的时间过得有意义,对以后的职业选择产生助力。业内人士也指出,“慢就业”表面上看起来与家庭经济好转和社会环境变化有关,但也反映出如今“职业生涯教育”的缺失。学校要发挥辅导员、专业老师和就业指导老师等多方合力,加强对学生的职业规划教育和就业技能指导,让毕业生们学会自己做规划。

业内人士建议,“慢就业”≠“ 懒就业”,慢而有度、厚积薄发,才是“慢就业”应有的样子。

【编辑】黄林凤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