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医生肖雪飞:“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呢?”

2020-11-27 09:47:39 来源:中人社传媒

分享至手机

中人社传媒记者 黄浔

“我们的工作说是生死一线真不为过,每次走向病人,我都身负压力。但当抢救回了一个病人,那种成就感和自豪感也是非常深刻的。”

记者眼前的女医生名叫肖雪飞,呼吸内科学博士,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重症医学科(重症医学中心)副主任。从医20余载,她对自己和他人说得最多的都是:“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呢?”

从长到郴,从湘到鄂,面对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作为重症医生的肖雪飞对此感受尤为深刻。

与病毒赛跑的速度与激情

时间倒退回10个月前,庚子鼠年春节伊始,肖雪飞便已投入新冠肺炎一线战斗。

彼时,作为湖南省医疗救治专家,她南下郴州,一方面指导当地医院优化疫情防控措施,将病毒“横空拦截”;另一方面积极参与患者的救治,直到1月30日,郴州市首例确诊患者治愈出院,她才带着捷报凯旋。

与子同袍,守望相助,邻省湖北更大规模的战疫正在打响。2月9日,湘雅三医院132名医护人员组成的团队,前往武汉接手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重症病房。新冠救治经验尚“热乎乎”的肖雪飞,“顺理成章”成为了该院援助湖北国家医疗队重症第一分队队长。

第二天,肖雪飞便面临了一个重大情况——院区接到一位78岁的男性新冠肺炎患者,体重达100余公斤,同时伴有冠心病,一入病房就昏迷不醒,全身发绀,血氧饱和度低到40%。

“我们重症一分队立刻组织抢救,医生杨兵厂调节呼吸机参数,尹欣林准备进行气管插管。”肖雪飞更是紧绷神经进行紧急统筹指导,汗水在不知不觉中流淌。

“给新冠肺炎患者进行气管插管时,因伴有呛咳,很容易扩散病毒,形成气溶胶,医务人员被感染的风险非常高。”现场,肖雪飞不但要尽全力救治患者,还要时刻提醒和督促大家最大限度保护自己。

最后,大家通力合作,用了将近一整夜,才将这位超重病人抬起来,并顺利实施俯卧位通气,稳定住生命指征,终于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在重症病房,肖雪飞除了会诊、决断等指导性工作,还有采咽拭子、胸腔穿刺等具体工作。“一层洗手衣,一层防护服,一层N95口罩,一层外科口罩,再加面屏,整个人完全被包裹住,却还得做不少精细化操作。”肖雪飞回忆,在病房采集第一个咽拭子时着实艰难,眼镜片早已被雾气打湿,手也因被困在多层手套下笨拙了不少。“平时不要一分钟可做完的事,那次竟花了好几分钟。”

“当医生就是要把病人治好!就是要像战士一样英勇无畏!”肖雪飞说,“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我相信不忘初心,就一定可以越做越好。”

保护生命感受爱的“文学心”

其实,从大学时代到参加工作以后,这个性格敏感却相当有主见的湘妹子,就一直希望有机会冲向战疫最前线。

“2003年非典,我就申请过去北京,但因为还在读硕士,学校没有批准。”肖雪飞第一次希望冲向战场的热切,被学业阻断了。

2014年3月,埃博拉疫情在西非暴发,由于感染性强,死亡率极高,被称之为“人类束手无策的病毒”。肖雪飞依旧毫不犹豫地想冲往前线,那一次,她的名字写在了中国援非医疗第二队的名单上。“但后来我们这队还是被取消了。”

一直希望能在离传染病最近的地方接受磨炼的肖雪飞,在今年新冠疫情暴发后,终于走上了主战场。“虽然疫情是人类的劫难,但对于医学工作者某种意义上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历练,所以这次战疫也算是圆了我的一个梦。”

那么,这个梦是何时种下的呢?这份理想主义的情怀为何成为她生命的一部分?

肖雪飞的家人中当老师的很多,她从小就被教导认真学习,对文学更是特别感兴趣,常被书中各种人物的喜怒哀乐、多舛命运、勇敢作为等深深吸引。

“我读书的速度非常快,一本这么厚的书我三个周六就读完了。”肖雪飞用手比划着。她说的是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这本晦涩难懂的大部头她用了三个周六,蹲坐在新华书店的货架边上便读完了。

肖雪飞的整个少年、青年时期都被文学萦绕,最后却选择了学医。“学文学的话大概率会当老师,我们家教师太多了,不想再入这行了。”肖雪飞笑着表示,但可能也因少时爱阅读,培养出了自己做事的高效率和独立思考的能力,并让自己在后来进行医学研究时多了几分沉静。

共情、共鸣,也常是阅读过程中的美好感受,肖雪飞说可能因为这种长期以来的情感体验,在后来行医的过程中,自己也常常被病人感动。在武汉期间,她为一位78岁的女性新冠肺炎重症患者采集咽拭子,其总是不把头摆正,即使被硬“搬”过来还是马上偏回去。她干脆停下,耐心询问患者原因。这位病人终于开口:“我怕传染给你。”

肖雪飞说那一瞬间真有要泪崩的感觉——“我们的病人如此让人尊敬,我们医生如此被爱环绕”。

让患者康复和家人放心都是责任

“我是肖医生,有些来武汉援助的医生已经撤走了,您不吃东西病就不会好……您这是想把我留在武汉吗?”肖雪飞亲自上前,端起护理团队特别准备的黄澄澄的蒸蛋,轻轻挖起一勺递到张婆婆嘴边。

张婆婆是中法新城院区重症病房最后的患者,面对这位身材小巧的女医生温柔的“激将法”,居然抬起了一直拒绝交流埋着的头,并大口大口地吃完了蒸蛋,“还喝了一盒牛奶”。

“老年患者虽然有时候容易犯倔或者想不开,但基本都是由于不理解、不想添麻烦等,所以善意的骗哄或是示弱等比较容易起效。”肖雪飞笑着告诉记者,作为一名每天忙到飞的医生,她家里也有老人,还有小孩,这方面她已“百炼成精”,包括此次战疫。

原来,肖雪飞把自己报名武汉抗疫的消息告诉家人时,除了做党建工作的爱人不遗余力支持外,正在读高中的女儿因为早就从新闻中知晓了武汉的形势,初时还抱着肖雪飞嚎啕大哭直喊不让去。

“现在武汉那么多重症病人,这是妈妈的本职工作呀。”“妈妈会保护好自己的,哪有打仗的时候,士兵往后退的呢?”肖雪飞知道女儿已长大,便不断用“大义”给她“洗脑”,使她不得不放下心来。

而对于性子急、容易焦虑的母亲,肖雪飞便联合家人一起,采取了“糊弄”策略。从2月底前往武汉到4月底顺利回长,任凭她在前线与病毒对抗激烈,在娄底老家的母亲都全然不知。

“其实人都有怯弱的时候,我刚住进酒店那几天都不敢开窗,生怕自己出事影响整个团队,辜负对家人的承诺。”肖雪飞说,“中途也曾经感冒发烧,做核酸检测的瞬间,想的也是该怎么安排团队医生,该如何向家人交待。”

所以,在武汉时,为了让家人更加安心,肖雪飞每天再累也要微信“报平安”。“快返回时,他们的微信更是都快把我‘轰炸’了。”说起这些,肖雪飞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解除隔离后,肖雪飞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完全放下来,才把去武汉抗疫的事情告诉母亲。母亲嗔怪有之,却也拿她没办法。而看到女儿后来走进人民大会堂,被授予为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勋章,老太太更是忍不住转为自豪了。

“战斗需要前方后方都稳固,让患者康复,让家人放心,都是作为医生的责任。”肖雪飞说,“如果下次哪里有需要,我一样毫不犹豫。”

【编辑】黄浔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