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青年英才”刘智: 从泥土里唱响自己的“黄精之歌”

2020-12-03 19:46:37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易巧君

分享至手机

中人社传媒记者 易巧君

日前,第26届中国中部农业博览会在长沙国际会展中心火热举行,音乐声、吆喝声、问询声,声声入耳。

“一流的歌手,不会满足于把词唱完整、把曲唱动听,他还要演绎歌曲的灵魂,让人震撼,引人共鸣。”E2馆里,“湖湘青年英才”、新化县天龙山农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智敦厚而中气十足的声音,却仍然清晰准确地钻进了记者耳朵。

这位曾经在中央音乐学院美声专业学习,并考入中央某专业乐团的新化伢子,已回乡创业整整9年,正凭借“药食同源”中药材黄精,逐渐从泥土里唱响了自己的“灵魂之歌”。

央视《遍地英雄》栏目讲述刘智父亲刘唐奇的故事。

前奏|承继“英雄之心”

《遍地英雄》,中央电视台农业农村频道一个讲述三农人物故事、展现平凡中的伟大、反映时代变迁的栏目。2020年初,其以《刘唐奇:用生命书写传奇》为题,将镜头对准了刘智的父亲,一位与乡村医生、与中药材种植等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七旬老人。

“在我的心中,父亲真的配得上‘英雄’二字!”刘智告诉记者,他的父亲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还在做乡村医生时,就指导乡亲们自己采挖中药材换钱治病;后来看到乡亲们的中药材难以卖出去,就干脆放弃自己医生的铁饭碗,专门帮助乡亲们进行中药材种植和销售。

“鲁迅先生当年弃医从文,是希望用笔疗救更多人孱弱的精神;我父亲弃医从商,则是希望通过中药材流通,让更多老百姓有钱看病、能去外面治病。”刘智说,新化的乡村多是山高路远,老百姓出门看病或者医生出诊都相当难,而且还有不少患者因为没有钱,只能躺在家里硬挺着、熬着。“父亲的选择与其后的辛苦坚持,就和鲁迅先生一样,都是一颗真正的为民、爱民之心。”

不过,1989年出生于中医药世家的刘智,22岁之前,却从未想过自己会从事医疗或者药材等相关行业。

因为他有一个大10岁的哥哥,家族学医的重任早已被其稳稳扛在了肩上。而他,则像阳光下自由自在生长的种子,紧张学习之余,还学过6年武术,加入过学校管弦乐队,进行过篮球学习。最后,因为喜欢唱歌,他偶然参加一个比赛,竟一路走到了国赛。也因此,他被中央音乐学院一位教授“慧眼识珠”,并在他的建议下,前往北京开启了长达6年的音乐专业学习。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2年哥哥被淋巴癌夺去生命,花甲之年的双亲悲痛欲绝,刘智瞬间成长。“家人需要我的陪伴,父亲的中药材事业更需要人持续打理,那关系许多乡亲养家糊口的饭碗。”刘智说自己辍学回乡创业的前奏已响起,里面有一股悲壮的力量。

刘智向娄底市长杨懿文(右一)一行介绍公司黄精加工情况。

副歌|扛起“定价之责”

不过,刘智也并非中医药“小白”。幼时背诵,爷爷教的是《汤头歌》,一部以七言歌诀形式呈现的中医常用方剂著作;少时出行,父亲领去的是宁夏等地中药材市场,学会的是如何挑选最道地的枸杞等中药材。

此般常年“耳濡目染”,加上多年一线城市生活经历,让他回乡起始便有了必须先“布局”想法——他说这也受音乐反复吟唱部分“副歌”的启发。可这需要牢牢把控的局着力点在哪?又该如何布呢?

与相关负责人、种植大户、农民沟通,去往山里、田间、地头查看……整整一个多月时间,这个平素已习惯西装革履装束的大男孩,硬是跑烂了两双皮鞋。最后,他干脆把自己整成了运动鞋、运动装和草帽加身,全县中药材种植详细情况也全被收进了脑海。

“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温塘一户农家,正遇上两位邵东老板前来收玉竹,农户为了每斤能多加一毛钱,苦苦争取了近两个小时也没成功,最后只能无奈地给老板们装车。”刘智说,没办法,全国玉竹的品牌与交易市场都在邵东,虽然新化玉竹也很道地,在市场上却没有任何话语权。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农户手上是新鲜玉竹,经不得放,否则可能全部烂掉,更是亏血本。”刘智说,由此他得出中药材种植,不在于扩大面积、增加品种,而在于解决产品粗加工和打造品牌问题,这样才可能取得市场定价权。

彼时,玉竹主要被邵东“承包”,山银花主要被隆回“承包”,新化还能凭哪个道地中药材突出重围呢?刘智说,当时他翻遍了所有能找到的医学典籍,并请教新化县中药材协会会长李传奉等前辈,再结合自己的调研情况,最后才将目光锁定在了黄精。

黄精是中医传统补中益气良药,能增强人体免疫力,还有补气养阴、健脾、润肺、益肾功效。“我尤其看中了它‘药食同源’的特性,这意味着其可打破药材需求和使用的局限性,进而可能创造出无限大的市场。”多年后,刘智说起自己当年的抉择仍然相当兴奋。

不过,虽然他的创业思路获得了父亲支持,却在合作社第一次股东大会上遭遇了大部分父亲老部下拍桌子等“围攻”。“不破就不能立,改革需要想做事、敢做事、能做事的人。”刘智很坚定。这次会后,合作社股东由40多人减为6人。这6人迄今都还在各自负责仓管、种植、加工、销售等板块,并常常感慨“如今做事,激情越来越足了”。

生黄精和经蒸煮、晾晒后的黄精(右)。

高潮|唱响“品牌之歌”

秋末冬初,刘智携公司九制黄精、黄精片、黄精代饮茶、黄精酒、黄精糕点、黄精面条、黄精速溶饮料等系列产品,先后参加了第26届中国中部农业博览会、第十五届中国成长型医药企业发展论坛。

“受邀参加这些官方、业内、社会认可度相当高的展会,本身是对我们产品的一种认可和宣传;同时,这也是一个与同行交流、了解市场动向等的大好机会。”刘智告诉记者,黄精尚未广为人知,不少人现场了解后都非常感兴趣,而且之后通过网络等的回购率相当高。

但更让刘智颇为得意的,是“新化黄精”如今已可以自己办展会,而且办出了规格、办成了品牌。

“我们已连续举办了三届湖南黄精高峰论坛,参加省区市第一届为11个、第二届为14个、第三届为17个。”身兼新化县中药材协会副会长的刘智介绍,“今年9月刚刚举行的第三届还加冠了首届中国黄精产业发展研讨会,由黄精产业国家创新联盟、湖南省中药材产业(联盟)协会、中国林学会林下经济分会主办,中国科学院院士朱玉贤等业内大咖都有来参加。”

一个个数字、一个个名字,从刘智开合的嘴唇中清晰迸出。而这背后,是2018年“新化黄精”成功申报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是2019年新化县正式被国家林学会授予“中国黄精之乡”称号;是该县黄精种植面积已达3.8万余亩,从事黄精产业专业合作社和企业80余家,黄精综合产值突破4.5亿元。

“我们天龙山农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应该算是其中的‘头部’企业之一,我也非常开心能和同仁一道,为新化黄精品牌打响尽最大的努力。”刘智颇有些自豪地告诉记者,公司2016年就被评为了省级林业龙头企业,带动了5600多名贫困户增收实现稳定脱贫致富。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来袭,中医药奋起抗疫。“在国内100多个新申请的抗新冠肺炎中成药产品中,有63个药方用到了黄精。我们公司也为抗疫及时捐赠了价值40多万元的黄精等产品。”刘智表示,“战”时能作药,“闲”时能兼膳,黄精正在实现自己“药食同源”坚定期待。

新化县城里,黄精已有了重要的线下体验基地——黄精食府。“我们还在打造黄精产品代言人,进军新化黄精视频号等直播领域。”历经9载奋斗,刘智的全产业链“黄精之歌”,也如深埋天龙山上的黄精一样,破土而出、九蒸九晒、芬芳四溢,你“闻”到了吗?

【编辑】依孜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