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湖南民生网 > 民生艺苑 > 民生

快过年了 这届年轻人存了多少钱?

2021-01-28 18:35:44 来源:中人社传媒

分享至手机

近日,央行发布的2020年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全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9.63万亿元,同比多增2.82万亿元。而截至2020年11月底,居民存款总额为91.75万亿,按14亿总人口计算,即人均存款为65543元。而全国1.75亿90后里,却只有13.4%的年轻人没有负债,86.6%的90后都接触过信贷产品。

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很多年轻人选择用花呗等形式进行提前消费。而2020年的一场疫情,也让更多人意识到存款的重要性。很多年轻人开始在消费日益保守,希望能存上钱,这样遇到突发事件的时候,才有足够的安全感和资本应对。年关将至,年轻人到底存了多少钱?

“在没有房租的前提下,两年存了两万元”

桔子(化名)是某事业单位的一名宣传人员,家住在离市区较远的小镇,每天到市区上班要近两小时车程,但她也不愿租房子,而选择早起通勤。“市区房子太贵了,如果在单位附近租房的话,每月要拿出2000元左右交房租。”桔子说,月工资7000元的她不愿意为房租买单。而工作两年下来,即使没有租房子,她也只存下来两万块钱。

她介绍,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即使有存钱意识,能存下很多钱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除非自身的工资本身就很高。但一个既定的事实是,刚入职场的年轻人工资一般不会过高,却要支付城市不低的房租。

牛慧就是需支付高额房租的年轻人代表。在长沙从事了一年文秘工作的牛慧因为觉得工资低而选择去深圳求职。“刚到深圳,人生地不熟,不知道找哪些地段的房子便宜,就花高价先租了个房子住,房租几乎占了自己每个月的大半工资。”牛慧说,等工作稳定后,她在深圳关外换租了性价比较高的房子,即使通勤时间更长,但能省下不少钱。

相关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全国租房群体高达2亿人,有8成的租房者认为其所在城市租房价格较高,占据开支中的大部分。高额的房租,成为影响打拼在一线城市中的年轻人存钱的一大因素。

“存款买了个万元包,舍不得花十几块钱打出租车”

年底了,龚丽用15600元买了个奢侈品包,还剩下不到一万元存款。“很久就想买那个包了,很多次工作压力太大了,或者加班太晚了就会偷偷去专柜门口瞄一眼那个包,现在终于到年底了,买一个包也是奖励自己辛苦了一整年。”龚丽说,自己也知道买一个包并不能从本质上改变生活品质,毕竟,她在很多时候对自己很“抠”。

有一次,没带伞的她却在下班时遇到大雨,她舍不得花几十块钱打出租车,最后淋了很多雨。“可能我就是朋友眼中调侃的那种‘穿金戴银的饿死鬼’吧。”龚丽嬉笑道。

事实上,不止是龚俪,买大牌不“手软”,在小钱上“斤斤计较”是当下很多年轻人遵循的一种奇特消费观。易观联合苏宁易购发布的《95后年轻人群消费趋势洞察2020》显示,95后占中国线上奢侈品消费者的59%,其中约一半在奢侈品上年花费超过5万元。宝格丽、爱马仕等是苏宁易购95后用户消费增速最快的奢侈品牌。

在年轻人聚集的网上社区中,关于该消费观也引发了很多附和。“超市购物300元,购物袋两毛嫌贵不买,这说的就是我本人了。”“买个300元的口红不眨眼,买一把青菜还要还价5毛钱” ……

专家分析,这种消费心理不值得提倡,年轻人应该把钱花在真正提升自身能力以及生活品质的事情上,可以适当追求奢侈,但不能本末倒置让自己为代价太大的物品买单。

“戒掉奶茶和外卖,用省下的6000元存款为健康买单”

“生活在长沙,没有什么是喝一杯奶茶解决不了的,实在不行就喝两杯。”这曾经是廖静的一句口头禅。去年复工后,奶茶店终于恢复了营业,她马上去排队买了几杯。几天后,廖静得了急性肠胃炎。“喝了快一个月的粥,身体才逐渐恢复过来。”廖静说,医生诊断其主要是由于平时生活不规律,爱喝冷饮、爱吃重口味的外卖导致。“平时工作就很忙,有时候经常加班,总在加班后点外卖或喝一杯奶茶,觉得那是犒劳自己。现在看来,其实是在伤身体。”自那以后,廖静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争取一年不喝奶茶、不点外卖,学习在家做菜。

坚持了近一年时间,廖静打开手机上的记账软件发现,相比往年,竟多出了6000余元。她用这几千块钱为自己买了一份商业保险,为健康“投资”。

《2019中国22-35岁年轻群体保险白皮书》数据显示,89.2% 的年轻群体至少拥有一份社保以外的保险,并且在 24 岁以下的互联网用户中,有近四成的人购买了人生中的第一张保单。而且,在购买保险的人群中,90后购买意向比70后高出一倍。这折射出年轻人在车贷、房贷、工作等压力下,逐渐对自己身体产生了责任意识。

“疫情后不再被‘消费主义’洗脑,竟存了3万元”

2020年初,疫情突然来袭,周丹所在的公司因入不敷出而裁员,她也因此丢了工作,失去了收入来源。刚开始的一个月,她愁着自己要如何在生活成本很高的上海生存下去。在找工作的同时,她也在将自己曾经在“消费主义”洗脑下买过的东西转到咸鱼等二手平台上出售变现。“花了一万多买的包就卖了5000元,为了追求小众和特别的理念而买的1000多元的香水就卖了300元。”周丹说,这让她真切意识到其实自己买的很多东西都是因为某一个广告或者某一次美妆博主的分享而下的单,往往都不是必需品。

“曾经看不起的拼多多和咸鱼,现在却觉得真香。” 经历过疫情后,周丹时常这么自我调侃。她也重新调整了自己的消费理念,不被各大电商平台和线下商家鼓吹的“人生苦短,应该及时行乐”“挣钱就是为了花,不能亏待自己”“拥有奢侈品,人生才完整”等等“消费主义”洗脑。一年下来,她在新工作单位工作了7个月后发现自己存下了3万块钱。“这下好了,平时都是月光族,今年终于有钱回家过年了。虽然不多,但也可以给父母置办点年货。”周丹说,这一年她感觉很充实。

【编辑】林零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