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程思杰的别样“回血”

2021-02-18 19:50:39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易巧君

分享至手机

中人社传媒记者 易巧君

程思杰定义自己是“宅男”,“一根网线、一台电脑”就可以活下去了。程思杰的顶头上司、常德市疾控中心检验科科长谢朝梅对此却别有一番感受。“别人是宅得与社会脱节,精神萎靡;他是宅着连接世界,精神倍棒,以至见着我就说‘科长,有加班的活儿就安排给我啊’。”

网瘾少年·连接科学

程思杰与网络的缘份,初始可让他摔了个大跟头。多年后,即使上大学了,他的父亲偶尔还会质疑其网瘾。

“那时刚上大学,十七八岁,确实有点像刚飞出笼子的小鸟,绝大多数的课余时间都贡献给网络了。”对此,程思杰特别强调了“课余”,强调他主课都规规矩矩上,且从没有挂过科。

原来,他在进入高一时,成绩曾一落千丈,直接掉落至班级“倒数”的位置上。原因,就是“几乎没有认真上过课,每天都在想方设法跑出去玩网络游戏”。

结果,高二开始,程思杰被他父亲直接“关”到了某全封闭管理的县级重点中学。而他,也于此发奋图强,一天掰成两天用,狂补恶补,两年后考上北京科技大学,才再次恢复成了“那个优秀的少年”。

“这也充分说明玩物丧志,对于自我管理能力较差的青少年,真需要家长和学校共同加强管理。”程思杰说,他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可让人引以为戒。不过,对于那一段时光,他也不后悔。人不轻狂枉少年,好或者坏都是自己宝贵的经历,重要的是自己后来走出来了,走回了正轨。

大学时期的程思杰,通过网络逐渐不再只是单纯打游戏,还“逛”到了年轻人集结的A站、B站的“科技”和“知识”。那里有牛津等顶尖大学教授的教学视频,有各种纪录片呈现的历史,有宇宙力学等打开的神奇世界,还有对某事某物颇有营养的弹幕探讨……“网络真的是一个Big big world,五花八门,生动有趣,只要你有耐心和恒心,可以从中获得很多信息和乐趣。”程思杰说。

战疫先锋·信仰加成

程思杰与他的“超级赛亚人”。

2020年年初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程思杰最先也是从网络端看到相关信息并引起警惕的。他在湖北黄冈战疫的防护服上,则是自己手绘的大大的“超级赛亚人”。其出自漫画家鸟山明的代表作《龙珠》,是战斗民族赛亚人特有的变身形态。

“这个90后大男孩给人的感觉就是,心理素质特别好,特别淡定,处变不惊。”彼时,程思杰刚刚考入常德疾控不到3个月,同事陈意却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陈意告诉记者,程思杰虽然年纪轻轻,但却是位久经沙场的老将,心理素质杠杠的。他2015年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获得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硕士学位,是他们疾控需要的专业人才。之后,其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流行病研究所从事科研工作,经历过埃博拉、非洲猪瘟、中东呼吸道综合征等,拥有相关丰富的病毒实践经验。

并且,前往黄冈战疫之前,程思杰已和他的同事们在常德与新冠肺炎病毒交锋了整整一个月。自1月23日常德市疾控中心病毒检测实验室接到了第一份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检测标本,那里的灯光就再也没有熄灭过。有时人手不够,他上完白班还主动要求上晚班,工作最紧张的时候一直坚持到第二天凌晨5点才下班。

得知程思杰被选派前往黄冈战疫,陈意曾以“大姐”的口吻告诉他去前线比在大后方危险得多,要注意保护自己。“放心,专业的!”这干脆利落却又让人无比踏实的回答,陈意至今还记得相当清晰。

事实上,37天的黄冈战疫,程思杰也无愧于他的专业。2月24日,到达黄冈第二天,他就随中疾控的老师第一个进入了检测核心区。

“因为当时只有5套正压头罩,除中疾控的4位老师外,援助队员中只能有1名队员进入核心区上机操作。而操作需要用到的3台仪器(7500、Q5、Q6),我曾用过很多次,非常熟练。”程思杰说,“但更重要的,就像中疾控张晓光老师说的,病毒的标本要吸出来,然后再加到试剂里面去,都是用移液器加的,每一次一吸一打的过程都有‘信仰加成’在里面。所以,当时最大的动力,应该是你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你就愿意去做。”

每天穿着密不透气的防护服,却需要像上了发条一样高速运转。在黄冈的一个多月里,程思杰和其他队员一起协作完成了25690份样本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最多一天完成过2000多份的样本检测,在没有新冠肺炎疫情的时候,以前在常德一个月正常情况也就做1000多份。”

忘年之交·理想在前

程思杰与爷爷虞以新。

在黄冈期间,程思杰火线递交入党申请书,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千里之外的北京,一位91岁高龄的老人对此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程思杰亲昵地唤其“爷爷”,其也是他微信朋友圈出现频率最高的常客。

这位老人名叫虞以新,是我国著名的医学昆虫学家。在2019年他90岁生日之时,程思杰还曾在朋友圈热烈“表白”:“万人中幸得以和您相逢。您执炬迎风,有少年独特英勇。卸去人间妆红,唯愿读懂您,像您,然后成为您。”

“我和爷爷是在军科院认识的,他曾携带着遗嘱走遍整个中国,深入到密林沼泽等地进行样本采集……如今,他还每天六点左右就出家门,很早就到实验室工作。即使现在寒冷天,也坚持要去实验室,早两天不小心滑倒住进了医院,却仍捧着研究书籍在病房里看。”程思杰说,兢兢业业、淡泊名利、甘于清贫,爷爷真是活成了他理想中科学家应该有的样子。

对于在军科院那几年几乎每天和爷爷一起喝咖啡、听爷爷讲过去的故事、和爷爷“胡侃”“互掐”政治、历史等等的日子,程思杰如今讲起来,言语里都会多了不少开心的跳跃音。“爷爷十几岁就入了部队,参加过珍宝岛、越南等战争,是一位忠诚的老共产党员。如今,我志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按爷爷的说法‘也是更加靠近他一点了’。”程思杰笑着说。

其实,2019年年中,程思杰手上的基金研究项目圆满结项,他已顺利申请到赴德国研读博士学位机会,只是后来因为对方实验室搬迁及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便被无限期地耽搁下来了。

“当时我回常德想休息一段时间,得知常德疾控招人便去试试,竟一举考上了。”专业还是那个专业,但从病毒科研来到病毒检测,包括去年年初迎面阻击新冠病毒,以及当下超市、冷链等场所的长期环境监测,程思杰说他还真对此越来越体会到了“回血”的感觉。他这里的“回血”来自网络游戏术语,指的是游戏角色生命值(HP)的恢复。

“这里有家人,有发小,有正宗常德牛肉面,当然,更重要的仍然是这里有我愿意去做的有意义的事情。”程思杰说,他希望像爷爷一样,一辈子执著所爱、勇毅如初。

链接名片《《《

程思杰,1990年出生于常德,在北京读书、工作超过10年,曾先后申请国家发明专利4项,发表SCI、中文核心期刊论文12篇;2019年10月通过人才引进成为常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验人员,第二年年初赴黄冈战疫37天,先后被授予“黄冈市荣誉市民”“最美疾控逆行者”“湖南好人”等荣誉称号,并获评疫情防控类“湖湘青年英才”。

【编辑】依孜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