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万硕士送外卖 高学历是否迎来“通货膨胀”时代?

2021-02-25 19:15:06 来源:中人社传媒

分享至手机

据美团发布的《2020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数据显示,仅在去年疫情过后的几个月时间里,我国的外卖骑手数量就最少增加了50多万,到目前我国外卖骑手总数量已达700多万。值得思考的是,这些外卖骑手中,有1%拥有硕士研究生学历,3%拥有大学本科学历,。即大约有7万硕士、21万学士在送外卖。不少网友就此话题进行议论,是否学历贬值严重?高学历是否真的迎来“通货膨胀”时代?

学历的“通货膨胀”现象日益普遍?

大学教师袁静静表示她对此现象有所体会:“大概10年前,我们学校招聘讲师,只需硕士学历就能被录取。但近5年内,学校已明确必须博士学历才能拥有初试资格。”此外,美国留学生牛俊英也表示,其所在的大学几年前招聘实验室助理,基本上都是硕士研究生就能担任,但这几年,招聘条件要求博士学历。

通过对多人采访发现,许多工作岗位对学历的要求越来越高,这越来越成为一种被大众无奈接受的现象。那么,7万硕士、21万学士选择去送外卖,就真的只是因为学历贬值而作出的选择,还是这些人群有其自身的打算,记者采访了几位外卖大军中本科以上学历的代表。

“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准备公务员考试,去年落榜了,中途有一段休息时间便去兼职送外卖。”张彬说,送外卖是其利用空闲的时间从事的兼职工作,主要是为了赚取备考过程中的生活费用。而据其介绍,他身边还有其他朋友也选择在空闲时间兼职送外卖,这并不能说明遭到了学历贬值。

“外卖行业700万从业人员,虽然有28万本科以上学历的人才,但这个比例其实很低,并不能说明学历贬值这一问题。”美团外卖某区域的分管负责人对记者介绍,美团外卖曾发布过一份《城市新青年:2018外卖骑手就业报告》,显示2018年美团外卖共有全职、兼职骑手270万。“很多高学历外卖人员都是兼职骑手,他们或是出于毕业前的迷茫期来做兼职,或是为了在工作之余送外卖补贴家用。”上述负责人说,此外,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毕业生很多担任的都是外卖平台的区域负责人或管理人员。在他看来,学历依旧在外卖行业发挥着价值。

送外卖是另一种“曲线救国”

在重庆大学读完硕士后,周鑫(化名)开始了创业之路。“十年前研究生毕业,我们心里多少有些自豪。带着这份学历的光环,很多同学都不想去企业做普通的工作,就想自己创业当老板。”周鑫说,他也是创业大军中的一个,但这个过程却并不顺利。近10年间,他经历了两次创业失败的打击,在父母的帮助下,他用了一两年时间还未能从失败的阴霾中走出来。他开始怀疑自己接受过的教育,怀疑自己选择的道路。“我有时候坐在马路边,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就想着我到底还能干什么?”周鑫说,于是他开始送起了外卖,让自己每天跑起来、忙起来,不给自己时间去产生负面情绪。

半年时间,周鑫奔跑在街头巷尾,发现送外卖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去思考距离较近两单之间怎么走才能最快送达,思考每周要如何才能拿到优秀骑手补贴。半年下来,周鑫挣到了近5万元,也多次获评优秀骑手,这让他重新理解了工作和创业的意义。

“换一种生活方式,竟会收获不同的知识。”周鑫说,在送外卖的过程中,他发现,美团外卖有近200万兼职外卖骑手,他们为全国千余座城市中的2亿用户送餐,但美团对这些人员的管理却可称得上井井有条。这样的管理模式让他反思了自己创业过程中曾出现的很多问题,也收获很多新体会。

不仅如此,他还结识了一些跟他一样在兼职送外卖的研究生。他们中,有跟周鑫一样创业失败的“同道中人”。对周鑫来说,送外卖的这段经历是他“曲线救国”的过程,也让他深刻体会到了工作的本质并无高低贵贱,学历并不代表一切,拥有实践经历、真才实学和吃苦耐劳的品质,都是创业路上必不可少的。

学历并非无用 而是社会发展与观念多元所致

周鑫介绍,据其观察,参与送外卖的硕士中,有不少人与他一样有着“曲线救国”的打算,而还有一部分人实是因为就业压力所致,他们一时还没有找到合适工作而加入到外卖大军中来。在其看来,这与社会总体教育水平的提高有很大关联。

有统计显示, 1986年我国大学总共只录取了57万考生;而在2019年,我国大学毕业人数高达830万。此外,我国研究生报名人数从1995年开始,平均每年增加4万人,截至2012年,录取的研究生人数首次超过50万人,而2019年达到72万人。业内人士分析,国家教育水平的整体提高让高学历人群的基数不断扩大,因此各行各业中的高学历人群占比也在不断扩大,不仅仅是外卖这一个行业,直播等不需要高学历人才就能进入的行业,由于其前景看好,不少高学历人才纷纷进入,这也成为社会普遍现象。因此,高学历人才进入这些行业并非是学历无用,是社会的发展对人才要求的日益提高以及社会就业观念更加多元所致。

从英国读完硕士归国后的李萌协去了一家普通媒体单位,成为一名每天东奔西走的记者。在外人看来,她的工作似乎配不上她所拥有的学历。“你这么高的学历,到我们这个单位,会不会心里有落差?”同事们觉得,她应该去更好的平台。

而在李萌协看来,她心里并没有不平衡,这与其父母不无关系。“我的父母思想很开放,他们觉得送自己的女儿出国留学,并不一定要她以后成为他人眼中的社会精英,他们只要求我开阔眼界,感受这个世界多元的文化和价值观。”李萌协说,她喜欢记者这一行,不觉得在一家并不知名的媒体工作就是大材小用。相反,在一些有外国友人出席的新闻现场,她能自如交流和采访,她受过的教育也发挥了作用。

【编辑】林零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