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人刘”第四代传人刘嘉豪: 让古老制陶技艺和优秀传统文化声名远扬

2021-10-29 12:24:25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邓宇 赵晓丹

分享至手机

地处长沙市望城区湘江东岸的铜官镇,是驰名中外的唐代长沙窑窑址区。作为大唐盛世最重要的民窑代表之一,这里不仅首创釉下彩瓷新工艺,还别开生面地将大量民间唐诗题写在瓷器上,既达到了装饰器物外观的效果,又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

悠悠千载诗瓷事,犹听涛声说昔年。受到祖辈的影响,出生于1993年的刘嘉豪从小就喜欢玩泥巴、做泥人,但他没有选择家族传承的泥塑技艺,而是自建全省第一个现代无烟柴窑,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做出更多创新的、打破大众对铜官窑刻板印象的作品。

从没有烧出一件满意的作品,到如今拥有“长沙文艺新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湖湘青年英才”等一系列头衔,刘嘉豪正竭己所能让陶器重回千家万户。“创新也是传承,只有迎合更多人的需求,让更多人喜爱,我们的传承之路才能走得更长远。”

让传统文化“不传统”地“出圈”

北有“天津泥人张”,南有“望城泥人刘”。刘嘉豪出生在陶艺世家,其曾祖父是工艺美术大师刘子振,父亲则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长沙窑铜官陶瓷烧制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刘坤庭。

“从小耳濡目染让我对制陶事业充满兴趣。”喜欢速写、本科学习动画设计专业的刘嘉豪回忆,“大二时,我去景德镇观摩过一次柴烧的‘窑变’,那种充满未知的变化过程令人念念不忘。”刘嘉豪认为,铜官窑瓷器完全可以和现代柴烧技艺有机结合,便与几位朋友在学校开设陶艺工作室,之后又创办了“铜官柴烧”,自建全省第一个现代无烟柴窑。

虽然找到了创新的方向,但由于手头几乎没有任何资料,起初光研究柴窑温度就耗费了刘嘉豪不少时间。柴烧成品从设计到制作需要一到两个月时间,其中装窑3天、烧制3天、冷却3天。烧制过程中,投柴的频率决定了窑内的温度,太急或太慢都会影响陶器呈现的质感。曾经有半年时间,刘嘉豪没有烧出一件满意的作品,期间他3天不眠不休,体重掉了10斤。“记得我第一次烧窑,一年整整有四窑,里面所有的器物都是报废的。”

“很多人都问过我为什么不沿袭老办法而是做柴烧,我觉得铜官窑不应该拘泥于老手艺,应该要有新的个性。”极富探索精神的刘嘉豪从传统瓷器中汲取灵感制作实用器皿,并借助直播带货提高产品销量。为了使这项技艺长久健康地发展,他还与学校合作开展陶瓷制作课程,积极参加各类社会公益活动,希望发掘、培养出更多非遗爱好者与传承人。

在长沙图书馆日前举办的亲子旅游活动现场,刘嘉豪正认真指导孩子们制作陶器,积极响应每个孩子发出的“求助信号”。温柔的语气、幽默的表达、认真的态度,刘嘉豪现场“圈粉”无数。相比“叔叔”这个称呼,孩子们更喜欢叫他“哥哥”。

在刘嘉豪看来,带领孩子们体验制陶乐趣可有效提升其探究传统文化的热情。他坦言:“必须在吸收精华的同时不断创新,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推广传统文化,扩大我们的文化影响力。”

以陶瓷产业为依托实现乡村振兴

作为唐代“海上陶瓷之路的重要支点”,铜官窑瓷器曾凭借彩瓷技艺在陶瓷发展史上独树一帜,鼎盛时期产品远销29个国家和地区。然而受交通、战乱等因素影响,铜官窑在动荡中渐渐衰落,制作工艺和规模大不如前。近代以来,工业化生产更是对包括铜官窑在内的传统手工业造成了巨大冲击。

2013年,长沙市政府提出要复兴铜官陶瓷产业。随着多项扶持政策出台,许多青年人才返回家乡,长沙铜官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铜官陶瓷文化创意产业园等一批重大项目建设陆续启动,铜官陶瓷拨开了历史的尘埃,重现动人光彩。目前,铜官镇有陶瓷作坊90余家,国家级陶艺大师1人,省级陶艺大师10人,形成了超过4000人从业规模的陶瓷生产区,产品畅销全国。

近年来,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成为时代发展的主旋律。对此,作为基层党员的刘嘉豪认为:“乡村振兴需要各方努力以及产业依托。我们这里恰好有陶瓷产业,可以发展文旅观光和陶瓷制造,比如铜官老街既传承了历史文化,扩大了铜官陶瓷的知名度,也让老百姓的生活富了起来。”

漫步于青石板小路上,两侧是红砖黛瓦的老房子……现如今,许多陶艺工作室都进驻铜官老街开设陶瓷班和游客制陶体验项目,每逢周末和节假日,这里成了长沙市民周边短途出游的“香饽饽”。人们在此选购陶器、学习陶艺、踏青休闲,度过了一个个充实有意义的假期。

和这些店铺一样,刘嘉豪也在用一技之长助力铜官发展。但他深知,想要扩大铜官陶瓷的影响力,单纯依靠线下销售渠道已经行不通,必须借助网络直播等新媒体传播渠道,让更多消费者了解铜官陶瓷文化和发展历史,进而提高产品销量。

“我有50%以上的产品是通过互联网卖掉的。”刘嘉豪说,“如今在铜官老街,我们制作的小茶壶可以卖到上千元一把。我烧制的数千个柴烧作品已经售罄,且远销美国、法国、日本等国家和地区。”不仅如此,他还创办微信公众号宣传铜官陶瓷,并与多家电商平台合作开展网络直播,带动陶瓷产品销售。

在守护与传承中助力文化复兴

今年8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意见》指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文明绵延传承的生动见证,是连结民族情感、维系国家统一的重要基础。

“在国货风潮日趋兴盛的当下,人们越来越关注手工艺产品,关注大国工匠及其背后反映的匠人精神。不久前召开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我听完感到非常振奋。”刘嘉豪认为,铜官窑陶瓷烧制技艺迎来了崭新的发展机遇。

为了让铜官窑被更多人熟知,刘嘉豪会定期举办押窑、陶艺雅集、研学等主题活动,将铜官窑独有的文化魅力分享给大家。此外,有关部门组织的对外文化交流活动,他也从不缺席。捷克、波兰、德国、澳大利亚、美国……“泥人刘”的手艺和名号已传播到世界各地。

事实上,对外传播本就是铜官窑肩负的一项历史使命。1998年,印度尼西亚勿里洞岛海域打捞出一艘唐代沉船“黑石号”,船上装有56000多件产自长沙铜官窑的瓷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论称,这是一次千年前“中国制造”的集中展示。自1956年被发现以来,铜官窑出土文物已过万件,被考古学家称为“千年前的世界工厂”。2011年,长沙铜官窑陶瓷烧制技艺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国际市场上对铜官窑瓷器仍有追捧与需求。

“我出生记事的时候恰逢铜官窑比较低迷的时期,希望可以通过自身努力,让家乡独有的制陶技艺和优秀传统文化名播远扬,为助力文化复兴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刘嘉豪说。

【编辑】多利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