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湖南民生网 > 民生艺苑 > 民生

职场妈妈强信心 不为“甜蜜负担”牵绊

2022-05-12 20:57:41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周纯 实习生 许惠童

分享至手机

5月8日母亲节,智联招聘发布《2022年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从事业、生活、婚育观念等多维度展现了当下职场妈妈的现状,不仅要照顾家庭,还要兼顾事业,这对每位职场妈妈都是不小的挑战。

在过去一年,多省增设育儿假、延长产假,推动工作场所性别平等纳入集体合同,加强女职工休息哺乳室建设……各级各方面对职场妈妈的权益保障不断加强,其现实情况与体验如何?她们所面临的家庭和事业“两难全”的情况是否有所缓解?在职场上她们又有怎样的表现?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现状丨兼顾事业和家庭仍是难题

“如何平衡工作和家庭”是职场妈妈常常被问及的问题。在调查中,提及“照顾家庭”对职场晋升的影响,23.5%的职场妈妈表示会分散自己的精力,比例明显高于已婚未育女性的5.8%、未婚女性的2.5%,以及职场爸爸的11.2%。

舟舟的孩子现在上一年级。她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叫孩子起床、做早餐、送去上学,再去工作;到晚上下班、收拾完毕已经七点钟,又要开始辅导孩子的作业。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先陪娃辅导作业。情绪常常奔溃得像泥石流滑坡,一秒冲破亲子的堤坝!”舟舟对于孩子“一会儿说渴了、一会儿饿了,一会儿要去厕所,就是不想写作业”的“老大难”问题表示十分头疼。他们往往要经历一番“苦战”,到九点半左右才能完成当天作业。

像舟舟一样,白天忙工作、晚上“加班”陪孩子的人不在少数。有83.3%受调查的职场妈妈将业余时间主要用在陪伴家人上,虽然比2021年的86.8%略低,但却显著高于未婚女性36%和已婚未育女性65.1%,也高于职场爸爸72.2%。且具体到家务方面,61.3%的职场妈妈每天在家务中投入1小时以上,占比高于职场爸爸的56.7%。可见,在已婚已育家庭中,女性依然是家务主力,事业与家庭兼顾仍是职场妈妈面临的难题。

“最担心孩子生病。”职场妈妈冯少霞坦言,在孩子生病时最能体会到家庭和工作难以兼顾。孩子生病时都想要妈妈陪着,但又不能放下工作,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都觉得很无奈。

“养孩子是真的费钱,之前不理解‘四脚吞金兽’的意思,现在是深有感触。奶粉、纸尿裤、体检、衣服、辅食……每个月60%的工资都要花在孩子身上。”不少职场妈妈像屈幸乐一样承受着经济方面的压力,选择成为“双职工”家庭,将孩子交给父母。“虽然有很多不舍,但也分身乏术,要赚钱养家、兼顾工作的话只能这样。待孩子上学接回身边再多花点时间陪伴跟教育。”屈幸乐说。

聚焦丨“巾帼不让须眉”职场信心足

生完孩子之后的职场妈妈对于容貌焦虑、缺乏自信也是常见。而屈幸乐对此表现得很自信:“虽然相比生孩子前是胖了些,但这都是小问题。更何况,女性的魅力不止于外貌。”

不少人跟屈幸乐一样,她们认为在职场中拼搏、奋斗的女性闪闪发光的“不止于外貌”。调查中,有容貌焦虑的职场妈妈整体占比57.8%,低于未婚女性64.9%和已婚未育女性59.8%,19%的职场妈妈给出了“外表怎样无所谓”的潇洒答复,在女性群体中占比最高。职场妈妈已经进入人生新的阶段,追求事业成功、自我提升的同时,对家庭和孩子的重视也让她们有了更丰富的人生追求,对人生成功的定义也更多元化,因此对于容貌也渐渐更能坦然面对,悦纳自己。

而在具体工作中的表现,44.4%职场妈妈认为自身较同级女性同事更佳,明显高于已婚未育女性39.8%和未婚女性29%。在与同级别男性同事相比时,51.3%的职场妈妈选择“无太大差异”,具有优越感的占比35.9%,高于其他女性群体。职场妈妈“巾帼不让须眉”的职场信心较足。

“其实,每位职场妈妈都需要付出多倍努力,才能在复工后跟上社会节奏。”职场妈妈芊芊表示,她会更加主动利用业余时间休息娱乐和“充电”学习。每天有自己专注的事情,追求进步,找到自己的价值。

屈幸乐在一家药店工作,之前会因生病对象是小孩子,担心自己拿错剂量。但有了孩子之后,她更加注重养育方面的学习,自己主动了解了很多有关小孩生病的解决办法,现在对工作变得更加有自信了。

调查显示,职场妈妈虽在婚育“围城”中,但仍未放弃“充电”和奋斗,在自我成长方面比职场爸爸更积极。21.4%的职场妈妈将收入用来学习培训,高于已婚未育女性19.9%和职场爸爸17.8%。

值得一提的是,有66.8%的职场妈妈认为社会更推崇独立女性,占比高于未婚女性65.4%、已婚未育女性62.7%和职场爸爸57.7%。董明珠、谷爱凌被职场妈妈们认为是独立女性代表,自信、健康、为自己的热爱全力以赴的女性更能获得女性群体的认同。

期待丨让生育不再成为“甜蜜的负担”

在被问及职场中遭遇过哪些性别不公时,高达56.5%的职场妈妈选择了“在求职中被问及婚育”,在所有选项中占比最高。相应的,对于职场中造成性别不平等的原因,64.4%的职场妈妈选择“生育是女性摆脱不掉的负担”,在所有选项中排在第一位,而选择这一项的职场爸爸,占比仅34%。在现实面前,职场妈妈的生育负担明显重于职场爸爸,女性切身感受更深。

芊芊在29岁生下一女后开始全职带娃。她说,就算是全职一个人带娃也手忙脚乱,需要耗费很多精力。到女儿1岁多时,她认为是时候重新回归职场了。

“我认为回归职场一定是个正确的决定。虽然全职久了,也担心过自己是否能重新适应,到后来发现只要调整好心态,能坦然接受相较于之前的降薪降职等,凭借之前的工作经验,重新适应职场的速度比想象中快很多。对于自己的降薪降职,她还解释道:“岗位性质使然,如果你从事的工作技术性强,更新没那么快,或者工作性质偏基础性,降薪的影响会小很多。”

不过,也正因现实中仍有部分女性面临着降薪、晋升阻碍等,56.4%的职场妈妈认为“企业和社会对生育负担的承担”是推动性别平等的“第一要务”,其次是“女性在社会经济中话语权提升”,比例为39.9%。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坚决防止和纠正性别、年龄等就业歧视,着力解决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的突出问题。妇女权益保障法修订草案在防性别歧视方面也增加规定:国家建立健全职工生育休假制度,保障孕产期女职工依法享有休息休假权益。用人单位不得因结婚、怀孕、产假、哺乳等情形,限制女职工晋职、晋级、评聘专业技术职称和职务。我们可以看到,政策与社会支持不断发力,职场妈妈权益保障更加给力,让女性在平衡家庭与事业上有了更大空间。

【编辑】周一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