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邦智能总经理许红霞: 把“小作坊”打造成行业“灯塔工厂”

2022-12-08 18:57:52 来源:中人社传媒

分享至手机

编者按:

日前举行的2022全球工程机械50强峰会上传来好消息,长沙成为全球第2座拥有5个跻身世界工程机械50强企业的城市。其中,除大家耳熟能详的三一重工、中联重科、铁建重工、山河智能外,还有星邦智能这家后起之秀。

事实上,2020年,星邦已入选工信部第一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2022 年,其又荣获第七届湖南省省长质量奖。工程机械行业风起云涌,曾经的小作坊如何披荆斩棘成长为行业领军者?且听许红霞总经理讲述星邦成长的故事。

专业才能做专业的事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创立星邦已满14年,在发动全公司员工寻找“我的星邦故事”时,我也将思路拉回到创立之初。

喜欢折腾的我,在1994年大学毕业之后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创业活动,第一次便是回归田地——推广南方水田的收割机,希望能减轻乡亲们的辛勤劳作。后来,我又种植过有机蔬菜,销售过雕刻机、擦皮鞋机,还经营过小杂货店、皮鞋美容连锁店。

最终,它们都以失败告终或无疾而终,我也终于渐渐明白,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普通的我们,必须在自己熟悉的领域不断积累,才有厚积薄发的机会。于是,长年耕耘在工程机械领域的我和先生刘国梁(星邦智能董事长)约定,在本行业内寻找合适的产品机会。

2005年年末的一个晚上,先生让我看高空作业平台的图片,我了解到产品的用途,尽管当时只有外向度较高的船舶业和个别外资大企业才有少量购买,但我敏锐地觉察到产品的广泛用途与市场前景。激动之余,我建议先生立即辞职,但做事一向稳重的他还是犹豫,认为进一步了解、积累之后再说。

经过了一年多的思考,我们终于下定决心:辞职、下海、创业。

创业之初步履维艰,为了节约每一分钱,从办公室的租赁到日常卫生,从人员招聘到公司中英文名字的取名、LOGO的设计、企业文化的起草等等,我们都亲力亲为。

度过了创办企业之初的几个月兴奋期后,开始感觉到稳稳的压力了,账上的现金越来越少,市场上遭受各种围追堵截,销售几乎毫无进展……2008年7月5日,我,一个销售负责人,一个司机,开着我们自己的蓝色标致307,开启了为期40多天的中国海岸线寻单之旅。我们白天在客户与客户之间奔波,晚上忙着修订第2天的拜访计划,制定行动路线,联系拜访对象。其间,业务人员换了一个又一个,销售负责人行至上海就中途返回离职,只有司机和小车不离不弃,从北到南,跟我跑完整个行程。最后,我们签订了4台车的订单。

然而,2008年的全球金融风暴直接导致了全球资源量的骤减,也直接导致了中国修造船业断崖式下滑。至2009年3月份长达近8个月的时间里,公司没有再签一个订单……那年,员工每人只领了3斤我爸爸杀的一头黄牛的肉回家过年。而我在腊月二十九日催款无果返回长沙的绿皮火车上,则只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只要自己不放弃总有转机出现

创业多年,回首发现每每在困难时刻,只要我们自己不放弃,最终总有解决的办法,总有贵人相助,总有转机出现。

2009年春节后,上海的业务经理胡智勇用他慢条斯理的声音告诉我,上海振华在去年上海宝马展上见到了我们公司及产品,并留下不错印象;今年该公司要采购一批高空作业平台,而且基调是采购国产品牌。这个消息无疑给予我们曙光,一个多月的沟通、交流、考察、洽谈,最终在3月份成功获得7台臂车订单。这让全公司人员尤其业务人员备受鼓舞。那一年,大家从北到南,突破了不少船厂。

于是,招兵买马准备大干一场。各项规章制度陆续出台,但权限审批制度似乎是所有制度中最复杂的。不知不觉中,大家发现在星邦,说话没那么随意了,做事没那么快捷了,原来那种再苦也乐的一家亲氛围找不回来了。

与此同时,随着多年市场的培育和国家对劳动者安全更重视,国内高空作业平台市场看着有些起色了,但国际、国内巨头也开始动作频频,感觉硝烟即将四起。

而此时,我们还蜷缩在一个租来的4000多平方米的车间里,要生产场地没生产场地,要形象没形象,要资金没资金,要人才没人才,是个典型的“四无”企业。

公司高管一直在讨论,不举债发展,好像是死路一条;举债发展,搞不好更是死路一条……最终还是我拍板,举债建厂扩大发展。在这之前,我们已经把兄弟姐妹父母的钱借光了,房子也用来抵押了,这下更是要大笔借银行的钱和找投资商投资了。

而自我坚定要在宁乡投资建厂之后,各种各样的困难也接踵而来。

首先是2010年进入的几位高管,因为人际冲突、心理预期、工作压力等各种原因,至2012上半年基本全部离开。其次是公司出现了业务下滑,尤其是2012年底,基建快结束,大量工程需付款,大量供应商需付款。

庆幸的是,每每在这些困难时刻,我总是有办法让自己忘记这些风险与困难。就像我对真正不愉快的过去常常也可以做到有选择性忘记一样,这也许是爸妈恩赐给我的一种天然自我保护物。

上帝就是星邦人自己

熬过最黑暗的2012年,公司可以在宽大的调试坪进行完整的、白天+晚上无间断的各种调试作业了,还有整洁、全新、高品质的办公家具和倒班楼生活设施,真有种“鸟枪换大炮”的感觉。

可是,其他情况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融资难、招人难、成本居高不下的“三座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常常让我夜里做好放弃的打算,早上醒来又选择性忘记,时间就这样在反复纠结之中流走。

2016年3月,公司在与英国JCB经历了长达一年半之久的拉锯式洽谈之后,终于签订了5年的技术、业务合作协议。这让我们的产品质量更上一个台阶,也让我们的客户对星邦更有信心。当年,我们实现业绩近70%的增幅,利润也开始大幅改观。

总算是拔出泥潭、扭转乾坤了,可就在2017年我们准备大展身手时,没料到股权资金没有按时到位,供应商也没有调整到位,白白浪费了4个月的时间。当年5月份开始,我们每天早上7:30开始的早餐会,就是一个物料一个物料地调、一次工作一次工作地安排落实。有一次,一位咨询老师参加我们的早餐会后,赶紧劝我别吃饭的时候开会,太紧张了,会导致肠胃消化问题。

2018年,星邦创办10周年,也是让人忧心忡忡的一年。年初的去杠杆让资金风声鹤唳,中美贸易战不期而至,上市公司、金融平台处处爆雷,每一次都让我们的神经绷得紧紧的。

但我们知道,上帝就是星邦人自己。前端市场需要支援了,后方变前方,一批批干部奔赴在销售一线,一批批技术、生产人员给服务及时支持。生产交付吃紧了,全公司启动了“浴血奋战100天”,无论技术、质量、供应链还是人力、行政和财务,都心心念念着每天的上线、下线、入库三大数据,再晚也要完成当天的目标……短短3个月时间,我们创造了产值翻一番的奇迹。

2019年,祖国成立70周年,星邦红闪耀天安门广场,作为中国臂车第一品牌助力70周年国庆大典。2022年,第24届北京冬奥会开幕式,星邦智能TB20EJ Plus电动直臂式高空作业平台点亮圣火,成为百年奥运史首创。

产业报国、绿色发展,对于未来,我希望能将星邦国际智造城建成国内规模最大、种类最齐全、生产自动化和智能化水平最高的高空作业平台生产基地,打造行业“灯塔工厂”。

中人社传媒记者 易巧君 整理

(本文资料主要来源《“从无名之辈到国际品牌:星邦成长之路”——光亚校友许红霞》)

【编辑】易巧君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