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嗦粉、喝咖啡……幸福长沙一个都不能少 | 视觉·Live

作者:邓宇 来源:湖南民生网 时间:2020-02-23

分享至手机

明天(2月24日)就是农历二月初二了。印象中我还是2008年去北京上大学,才知道这一天除了「龙抬头」「吃饺子」,还有剪头发的习俗。

我这人头发长得快,即便今年疫情严重,年前(1月16日)剪的头发拖到前阵子(2月12日)实在看不下去,冒险一剪了之,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随之焕然一新。

虽然拯救了自己,但我知道还有很多人没敢出门,都在等「二月二」这个好日子去去晦气。恰好长沙最近天气不错,气温回升很快,于是我拉上摄影记者巩如泉,联系了长沙一家老字号理发店,用一天时间拍摄他们在非常时期是如何坚守岗位、为公众服务的。

出发之前,我特意查了这家店的资料,果然是不明觉厉:

1935年,江苏扬州人刘文洲等集股20000银元,在长沙青石桥街口(今解放路口)开设上海南京美发股份有限公司,以店堂宽敞、设备新颖、技术力量雄厚而驰名。1938年该店为文夕大火所焚,火后搭棚营业,直到1946年才重建了三层大楼。

改革开放后,南京理发店派职工外出学习,改进发艺,推出中分式、边分式、老相式、奔头式、爆炸式、三节式、秀姿式等新潮发型,增设美容等新的服务项目。南京理发店一直承担着为国家驻外大使馆输送理发师的任务,先后为党政要人和驻外大使以及宋祖英、蔡国庆等文艺名人服务。

与店方负责人约定的时间是早上9点半。等待开门的间隙,我们各自分工,抓紧时间积累素材。大约9点40分,理发店负责人和师傅们陆续赶到,测完每个人的体温并喷洒酒精消毒后,我们才被允许进入店内取景。虽然顾客暂时没上门,但师傅们个个没闲着,清理地上的碎发、调配84消毒液,在门口摆放免洗消毒液和预约笔记本,准备工作做得一丝不苟。

我大概清点了一下,整个上午共有6名顾客进店剪头发。出于疫情防控需要,原本店里的十几位师傅只安排三人上岗,顾客进店理发也自觉分散落座,理发工具当面消毒,算是让他们放心。相关负责人告诉我,目前店里仅提供剪发和吹干服务,为降低交叉感染风险,建议顾客尽量回家洗头,或在家洗完头后再进店理发。因此,我此前在网上看到的传说中老师傅们擅长做的「一片云」「蘑菇式」「油条式」等发型暂时也不能做了,有点可惜。

拍摄进行得很快,毕竟也不好意思影响师傅们工作。临近中午,趁着没什么人光顾,我们出门踩着共享单车溜达了一会儿。在白沙路通往贺龙体育馆的路口,发现一家咖啡馆开了门,当然,“非接触式点餐”是必须的。但不管怎样,一杯咖啡喝下去,感觉身体疲劳缓解了不少。

沿着白沙路继续往前走就到了「民间沙水粉面馆」,正好赶上饭点,想到周一过门而步入,决定进店感受一人一桌的包场服务。例行检查完,排队等待点餐,发现可选范围比往常少了很多,看来疫情对蔬菜供应也提出了挑战。

吃完面,距离理发店下午打烊(3点半)还早,我们决定往南门口方向的老街走走。在被誉为长沙“最有韵味”的菜市场——上碧湘街,站在牌坊外被里面穿梭的人流吓到了。我们分别用单反和手机抓拍了一些画面,又回到理发店等了两个镜头,便各自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我不禁想起,如果不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明天理发店应该还挺忙的。今天是农历二月初一,距离疫情真正引发大家重视一月有余,希望等到农历三月的时候,我们的生活能够重回正轨。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