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信:长沙老街的2020记忆

作者:阿信 来源:中人社传媒 时间:2020-12-27

分享至手机

2020年太不平凡。“新冠”疫情深深浸透每个人的生活,迫使生活的方方面面发生令人想像不到的变化。古城长沙老街的脉搏随着城市跳动,见证和经受了这一变化:疫情无情地降临;按下“暂停键”;渐渐苏醒;基本恢复正常生活状态;统筹防疫与生产生活……长沙的老街,像位饱经沧桑的老人,波澜不惊,宠辱皆忘,在不平凡的岁月,表现得异常的“平凡”。疫情来了也好,去了也罢,老街和居住在老街上的人,依旧过着自己粗衣淡饭的生活。

2020年,我初心不改,始终把镜头对准长沙的老街,捕捉老街呈现的一个个“平凡”的瞬间。这里每月仅取三片,集结发表,权当自我总结与纪念。

1月

1月1日上午9时29分,军培巷。一大早,老人就把各种印制精美、喜庆的年历摆在地上出售。按说,新年第一天,老人的心情应该与年历的色彩一样“鲜艳”,但不知怎的,他的脸上布满愁云。拍摄的时候,相机的焦点自然对准了地上的年历,我不敢花几秒的时间把焦点调向老人的脸,快速地按下快门拍摄了一张,就走开了。现在回想起来,难道他未卜先知:新到来的年份,是一个瘟疫肆虐、全民战疫的年份?

1月4日上午9时22分,天鹅游路。这一片正在拆迁,每栋房屋的墙面上都写满了拆迁标语。一对情侣从标语“再耗,就只剩你两手空空”旁走过。这标语好像也可以作为女孩对男朋友的警告语哦。

最近听说政府以后对老城区的棚户区改造不再采取简单拆迁的办法,而是采取有机棚改的办法,就是对旧房子进行修缮,改造排水、电网系统,保留街巷原貌。这个消息属实的话,那天鹅游路将是长沙城区采取拆迁方式进行改造的最后一批棚户区。

1月26日上午11时19分,蓉园小区。这位女士戴着口罩进入小区,接受武警门卫的体温检查。新冠肺炎一个症状是发烧,于是,测量体温,就成为检测疑似病人、防控疫情扩散最简单的方法。一时间,全国所有社区、商店、单位、乡村、车站......都在门口设有关口,测量体温。

3天前即23日湖南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全民投入抗疫

26日这天,湖南新增新冠肺炎病例31例,累计确诊100例。

2月

2月9日下午4时29分,解放西路。长沙最繁华、最浪漫、最时尚的“解放西”,平日人头攒动,今日却人车稀少,一片阴沉,与沐浴在阳光下的国金大厦形成强烈的反差。

9日这天,湖南新增新冠肺炎病例41例,累计确诊879例。

2月16日下午3时06分,下黎家坡。社区在辖区挂了很多标语,提醒人们严格遵守疫情期间防疫要求。“聚众打牌一时爽,可能明天医院躺”,这样通俗形象的标语,容易入心入脑。

2月16日下午3时30分,开福寺路。一男子在挂宣传横幅,表达对逆行者——医护工作者的敬意。逆行者主要指派往湖北的医护工作者。全国累计派出346支医疗队、42000多名医护人员驶援湖北。

3月

3月21日上午9时32分,鸳鸯井巷。一老人推着熟睡的宝宝,在巷中慢行,画面十分温馨。奶奶竟然没有给小宝宝戴口罩,这说明3月下旬的长沙,疫情就已经不很严重了。21日这天,湖南新增新冠肺炎病例为0例。

3月21日上午9时40分,十间头后街。这户家庭大人、小孩在家门口,大人做事,小孩玩耍,其乐融融。

3月28日上午10时22分,里仁园巷。尽管疫情形势好转,但人们防控意识还是比较强,外出一般都自觉戴上口罩。

从昨日(27日)零时起,湖南全面恢复环鄂入湘正常交通。

4月

4月5日下午2时46分,寿星街。某饭店门前,一女服务员在门口张望。看得出,店内顾客不多,服务员比较悠闲。以前,哪怕到了下午2点,来饭店的顾客仍络绎不绝。疫情期间,餐饮业是受影响较大的行业。

4月5日下午4时45分,寿星街里的一条小巷。寿星街已经改造得很漂亮了,但这条小巷还没有改造。这位娭毑叹着气说:“我在这住了一辈子。路面和房子改造到鼻子面前了,就是不改造进来。”

4月7日下午5时09分,公交车经过长沙火车站。人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都自觉戴上口罩。“戴口罩”成为全民抗疫最具标志性的行为。

5月

5月5日上午9时45分,沙湖桥街。这里靠近伍家岭立交桥。路一侧已经拆出一大片空地,但还未开发建房子。路另一侧只拆了几栋房子。一女子从这几栋房子前走过。一损毁的墙上只剩下标语中的 “民”字,特别显眼。

5月24日上午7时59分,宝南街。这一片作为蔡锷路两厢改造区域,已经完成拆迁。

5月24日上午8时46分,南阳街。这位老人还留守在这栋已征收、尚未拆的房子里。

6月

6月13日上午7时30分,耕耘圃巷。住在7号楼一单元的男子在外面看先天的《长沙晚报》。巷内现保存有二三栋老公馆。陈明仁将军公馆就在此巷内,遗憾的是,他的公馆早已拆除。

6月13日上午7时53分,坡子街。一位女士牵只狗狗走过。坡子街路面刚刚进行完仿古改造。

6月13日上午8时10分,衣铺巷。住衣铺巷14号的贺娭毑,今年91岁了。丈夫是原湖南旅社的总经理,早已去世。育有二子二女。一女2008年因病去世。其他子女没有与她生活在一起。去世的女儿有一女孩,贺娭毑一直把这个外孙女带在身边。2018年我拍她的时候,她头脑还清晰,我尚能与她正常交谈。这次拍她的时候,她已经不认识我了。

7月

7月19日上午8时58分,黄兴路。一对情侣熟睡在马路上的石凳上。

7月19日上午9时08分,人民路。一对情侣在嬉闹。

7月19日上午9时33分,观音井巷。几位外地游客来到观音井一家网红粉店吃长沙米粉。在等待的时候,她们俩不知被什么景象所吸引,同时拿出手机,饶有兴趣地拍摄着。

8月

8月29日上午9时14分,工农街。夏日晨光洒在路边的平房上,显得十分温暖。

8月29日上午9时36分,庆和里。一居民在晒辣椒,红的、青的、白的辣椒给小巷增添了色彩。

8月29日上午10时07分,幸福桥巷。这位嗲嗲住在这里已经60多年了。他今天起得晚,到外头的摊子上买了两根油条当早饭,边走边吃,回家泡杯茶,坐在荫处歇凉。

9月

9月13日上午8时56分,仁美园巷。一女士在晒衣服,一女士在梳头发。

9月13日上午8时58分,仁美园巷。老板娘把店门打开,期待今天的生意好一点。她说,今年怪得狠,因为有疫情,来店里理发、美发的人少了,来店化妆的就更少了。

9月19日上午8时29分,阿弥岭。招聘广告贴在墙上,空空的椅子放在墙边。给人以虚位以待的感觉。

10月

10月2日上午9时29分,永兴街。理发师甘木云,江西南昌人。来长沙永兴街开理发店多年。这个地方紧邻如意街、接贵街和吉祥巷等三个农贸市场,居住人口和流动人口都多。甘师傅坚持“老式”理发,就是全程用电动理发剪推剪头发,简单洗发,再修剪、吹干。价格只有一二十元。正在理发的男士说:“像甘师傅这样的老式理发店,我们才敢进来。有的理发店理个发要几十块,理不起。”

10月7日上午9时32分,潮宗街与寿星街交汇处,一男子摆一烤炉,出售烤红薯、烤饼。其实,平时,这个摊子是由他的妻子经营。今天,他妻子回老家去了,他不忍心放弃一天的生意,便生了炉火,推车来到这做买卖。

10月31日上午9时41分,通泰街。一男孩在街上吃面条。看那神态,肯定是肚子好饿,面条好吃。

11月

11月7日上午11时08分,油铺街。215号是长沙市糖酒果品副食公司一个老宿舍小院。几位老人悠闲地坐在大门口,有的晒太阳,有的聊天。

11月7日上午10时20分,竹山园巷。一位农民模样的挑着一担小新鲜鱼,走街串巷叫卖。他刚卖出了几条鱼,重新挑起担子,去下一个巷子叫卖。

11月15日下午4时04分,一步两搭桥。7号院与全城最高楼——国金中心遥遥相对。一个古老的地名小巷和一座现代化的高楼同框,令人遐想。

12月

12月5日上午9时31分,开福大道浏阳河大桥上。这天长沙最低气温只有4℃。一女士吃力地推着装有煤炉、生红薯的三轮车,在桥上慢慢地爬着坡,向闹市区走去。

12月5日上午11时33分,小吴门。共享电动车临时回收场。长沙城区上了牌照的共享电动车仅6万辆,但一个时期多家公司投放数却高达四五十万辆,致使长沙城区电动车成灾,严重影响市容、妨碍交通,市民怨声载道。政府立即整顿这种无序状况,仅几天时间,就回收无牌照车辆38万辆。此为临时开辟的一个回收车停放场。

12月6日下午3时04分,农大路。湖南农业大学校园内上百株美国红枫的叶子,在初冬季节,有的变黄了,有的变红了,仿佛像开得十分热烈的花朵。这一美景吸引很多市民前来欣赏。人们走在枫树下,沐浴着冬日暖阳,心情十分地愉悦。

长沙人在魔鬼般疫情下掀开2020年的日历,在火一般枫叶的妆扮下合上一年的日历。

谁能忘记2020年这一年呢?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