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束花,一座城,一场送别,一个梦想

作者:巩如泉 来源:湖南民生网 时间:2021-05-25

分享至手机

中人社传媒记者 巩如泉

5月22日,午饭过后看到各大媒体在辟谣袁院士逝世的消息,我躺在床上松了一口气,想着应该可以安心睡一个午觉了。两小时后醒来已到了下午4点多,拿出手机却无意中刷到袁隆平院士灵车车队出发的视频新闻。先是感到惊讶,然后是一阵懊恼与哀伤。

我赶忙穿好衣服,整理器材准备出门。由于袁老是我们单位终生首席顾问,我有幸和领导、同事一同访问过他两次。这两次访问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在一次访问时他面对我们的镜头说:“像有些人学历很高,但是都是书呆子,英文讲的是bookworm,蛀书虫!单看学历这样是不行的,得考察他的实际能力。”(采访视频地址见文末)虽然是简短的话语,却表达了袁院士对青年人最宝贵建议。想到这里我收起我复杂的情绪,投入到接下来的工作当中。

图为2019年和单位领导、同事访问袁老,给袁老献花、送报纸。

时间紧迫我边刷新闻,边思考接下来我要出发去到哪里进行拍摄。这时的网络直播是车队已从农科院出发,从直播中我得到信息是,车队里有明阳山的车子,于是我毫不犹豫准备直奔明阳山进行拍摄。开着车,怀着一颗悲伤的心我来到了明阳山。

由于路上堵车,我没有赶上灵车到达阳明山的节点,于是只能在阳明山周边进行拍摄。此时的阳明山已不允许民众入内。门外已零零散散站着前来悼念的人们。一名悼念者手里捧着一束鲜花静静地站在门外许久,他说他做的是农药研发工作的,在问到有没有想对老爷子说的话时,他说道:“老爷子您的事业会后继有人的,我们会一直守护您的梦想。”

起初人们献来的鲜花会由明阳山的工作人员一束束送到袁老的灵堂,随着时间的推移,雨越下越大,人也越来越多,献来的鲜花也只能堆放在门口的桌子上,桌子很快就堆满了,然后只能将鲜花堆放在地上。

当我第二天清晨来到明阳山时,门口已是一片花海。这一天,雨还是连绵不绝的下着,给星城长沙添加了一丝悲凉的气息,似乎整座城市都在为这一名伟大的老人感到哀伤。来到阳明山的人们撑着雨伞,排着绵延数公里的队伍,自觉有序地进到袁老的灵堂进行悼念。他们来自祖国的五湖四海,他们当中有的是祖国的希望,有的是祖国的栋梁,有的是平平凡凡的百姓,他们都手捧着鲜花安静地前来送袁老走完最后一程。

5月24日袁老的追悼会将在上午10点正式举行,这一天长沙终于见到了久违的阳光。我跟随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前来送袁老最后一程。这一天人流变得更加密集,前来悼念的人们几乎人手一束花。有的没有事先准备鲜花的悼念者,也可以在现场领到免费的鲜花。在现场我看到社会各界的人士前来,为这一场送别贡献自己的力量。

前来悼念的人群中,有人痛苦流涕,有人沉默不语,有人挥手道别……他们静静地来到灵堂献上手中的花束,默默地表达着对袁老的哀思。

记得这段时间刷到一个袁老的采访视频,他说,一粒粮食能救一个国家,也可以绊倒一个国家,就是这么个粮食的重要性。当记者问到,“您对自己的要求是什么”?他说:“对自己没有要求,就是这个要求,一个是禾下乘凉梦,一个是杂交稻覆盖全球梦,就这个要求,两个梦想。2021年5月24日,这位自称“90”后的老人正式向我们告别。让我们仰望星空,共同守护袁老的梦想,守护我们每一个人心中的“中国梦”!

视频地址:https://www.hnmsw.com/video_content.php?videoid=5daecbf47cc9a38f4e00c03b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