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仿佛一夜之间,网红以新的姿态崛起。在被誉为网红经济爆发元年的2016年,网络红人们一次次刷新着人们的认知,也续写着一个又一个网络经济奇迹。目前,网红主播导购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成为了各大电商今年“双十一”的标配。迅猛发展中的网红们隐匿在互联网技术更叠升级后的新经济生态圈中,也让更多普通人投身其中力求闯出一条别样的发展路径。从8月起,本报记者历时3个月开展跟踪调查,试图还原一个真实的网红经济生态圈,探寻出促进网红经济发展的理性与良性通道。

       

 

       网红,即网络红人,原指因某个或一系列事件及行为而在互联网上迅速受到关注而走红的人,目前泛指通过社交平台走红并聚焦大量粉丝的人。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与升级,网民数量不断激增。微信、直播等新型网络社交平台的发展,让网红一步一步走近你我身边。

 

    据爆料,网络主播的收入相当可观,能够被称为“网红”级别的主播月薪可达上十万元。这引发了大众对网红的高度关注,在新兴媒体环境下,草根真的能走上快速成名的通道吗?拥有什么素质才能“炼”成网红?

 

    从“段小姐”“会打拳的汪”“牛小恰”三位年轻的主播身上,或能找到一些答案。【网络红人走近你我】

  

 

 

颜值型:晋身网红只用了三个月的“段小姐”

 

       镜头前的“段小姐”是个标准意义上的美女,让人“养眼”的不仅是她柔亮的披肩长发、波光流转的大眼睛和圆润而小巧的鹅蛋脸,更是其清纯而高雅的气质——这样的她轻易就能获得他人的好感。

 

  也许这样的美女虽让人难忘,但在盛产美女的湖南高校中,却也不足稀奇。如果没有走上互联网直播的道路,也许“段小姐”还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但短短几个月,她却实现了从一名普通主播至网红的蜕变。

 

  今年4月,“段小姐”在朋友的介绍下,下载了花椒直播的APP软件。“当时平台做直播的人还不多,我也只是在上面漫无目的聊天,打发时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从第二个月开始,她进入热搜榜,人气从几千人升至几万人,平台粉丝赠送的礼物也呈爆发性上涨。

 

  “我发现我的每一样东西——吃的、喝的,都会有人感兴趣或评论。这时我才意识到,当在网络上关注你的人累积到一定数量时,你可以影响到很多人,所以我开始注意自己在直播室的言行举止,与粉丝互动交流的话题等。”“段小姐”回忆。【网络红人走近你我】

 

达人型:凭健身技能也能聚人气的“会打拳的汪”

 

       健硕的身材,每一处的肌肉线条都堪称完美;专业的讲解,每一个健身动作都能将要点准确剖析。斗鱼主播“会打拳的汪”吸引网民关注的,不仅是其俊朗的外型,更是其达专业水准的健身技巧。虽然他人气很旺,但要联系他并不难,记者通过QQ群,很快联系到远在河南省商丘市的他。

 

  “会打拳的汪”今年22岁,直播时间并不长,但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已拥有了3万多人的粉丝。最初他只是想在直播平台分享自己健身的经验和感悟,身高1.85米的他,曾经体重只有110斤。4年的坚持锻炼,让他从一个体质瘦弱的小伙,变成了健硕的“达人”。正是因为想把在此变化过程中的许多感受,与热爱健身的朋友分享,促成了他加入主播行列。“我了解健身人群需要什么,虽然每天4小时的直播,累到嗓子痛,但看到有这么多人跟着我积极学习健身,就觉得很值。”

 

  “会打拳的汪”因为热爱健身,曾经做过私人教练,也正在积极准备健体比赛。幸运的他,在斗鱼直播没有多久,就被来自湖北的经纪公司发掘,成为全职签约主播。“会打拳的汪”坦言,自己刚开始做直播,经验太少,只能一边直播一边改善。对未来规划,他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因为自己去接触运动,更健康地生活。【网络红人走近你我】

 

个性型:想做一个有趣人的上班族“牛小恰”

 

       在做主播之前,90后“牛小恰”做过服装店主,也从事过媒体策划。虽然过的是普通上班族生活,但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特别的人,骨子里有种桀骜不驯。

 

  “最初接触直播,是发现身边的人都在玩,甚至连我妈妈也在看直播。在映客直播平台有一位80岁的婆婆讲自己的故事,非常火。”于是,今年初“牛小恰”顺理成章地玩起了直播。“刚开始主要是在镜头前自己看自己”,后来她每天在直播平台定时聊天、唱歌、讲故事,慢慢地就开始有了粉丝,从几十人到几百人,到如今2万多名粉丝。

 

  兴趣之下,“牛小恰”与芒果娱乐公司签约,成了职业主播。根据要求,她每天必须在线直播最少两小时,一个月最少60小时。坚持了一段时间,她发现不仅没有传言中的高收入,而且在最初的新鲜期过后,“很烦、很枯燥,没有内容,支撑不起来”。【网络红人走近你我】

 

  

 

      不容忽视的是,在备受关注的同时,网红一路行来也充斥了无法消弭的争议。

 

    究竟应以怎样的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在湖南,一群传统文化人决意赋予网红更加广阔的内涵。比如:人气作家徐志频、江永女书传人李爱莲等一批传统文化人,他们都团结在半亩文化CEO杨永福打造的网红阵营里,欲让网红成为更具人格魅力和精神价值的“意见领袖”。

 

70后大叔徐志频:转型作家不忘为湖湘文化注入新活力

 

      在90后占主导的直播行业,半亩文化力推的网红70后大叔徐志频走出了一条不寻常的路子。他利用新媒体直播的方式,打造了一款有内容、有趣味的思想产品“志频说”。

 

  成为网红之前,徐志频是一名颇具影响力的作家,其代表作《湖南人怎么了》《左宗棠》等一直保持着畅销。从事专业写作之前,他在传统媒体行业工作多年,对新媒体的发展也同样保持着敏锐性。“我的目的就是通过网红这个身份,让更多的人知道湖湘文化的底蕴。”徐志频坦言。在新近一期的“志频说”中,他聊到了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从衡阳人的角度分析马英九人格特点,反映衡阳人的文化精神气质。

 

    互联网产品要实现快速传播,内容是关键。以“网红”的身份一炮而红后,对中国传统文化情有独钟的徐志频有了更多思考,“一些传统知识分子躲在书斋里太清高,没有很好地把互联网新技术应用起来,像新生代网红一样拥抱互联网,是当代知识分子的必然选择”。【文化“网红”做快消时代的精神领袖】

 

女书传人李爱莲:女书文化传承不排斥“网红”及其受众

 

       今年国庆黄金周期间,在游人如织的长沙橘子洲揽岳亭里,有一位端庄秀雅的中年女性吸引了许多游客的驻足。素手纤纤,娟娟书法流淌笔尖,她就是江永女书传人李爱莲。她的另一个身份,是一名传播传统文化的网络红人。

 

  女书是湘楚大地一种神秘的文字,主要流传在道县、江永、江华等潇水河流域一带。19世纪初,有专家学者发现这一奇特的文字后,慢慢揭开它的“面纱”,特别是为数不多会撰写女书的传人,引起了世人的翘首关注。

 

  道县人李爱莲便是其中之一,十多年来她一直致力于传播推广女书文化。“这是爱好,更是使命!”李爱莲说,“我对女书有一种情结,她是我们湘女多情的代表,是我们中国女性精神的一种坚守。”

 

  今年8月7日,在由半亩文化、湖南自媒体联盟、头部网等单位主办的2016湖南首届网红经济研讨会暨“志频说”上线发布会上,李爱莲结识了半亩文化CEO杨永福。正是70后网红徐志频的成功典型,给了她极大刺激。“女书需要提高传播力,最重要是用女书的精神内涵,引导当代女性作新时代的‘君子女’。”李爱莲认为......【文化“网红”做快消时代的精神领袖】

 

对话】半亩文化CEO杨永福

知识分子在新媒体时代应有一席之地

 

 

    9月24日,长沙爱尔眼科医院组织了一场近视手术在线直播,吸引了超40万人次的现场和非现场关注。以网红为导流的手机直播对大部分市民而言,还是个新鲜事。但对于行走在网红经济前沿的小红帽娱乐而言,承办爱尔眼科手术直播,只是公司今年众多直播中的一场“规定动作”。

 

  新生代“网红”借助新媒体平台,通过直播、短视频等新形式颠覆了受众接收信息的习惯。在集聚了人气的同时,也引得资本蠢蠢欲动。《2016中国电商红人大数据报告》预估,2016年,中国红人产业产值预估达580亿元人民币。相形之下,2015年中国电影业票房总共才440亿元。【从“红”到“红经济”】


技术创新促成网红经济崛起

 

       三位靓丽的年轻姑娘,每人手持一台自拍杆架起的手机,正同步随着一位既是手术患者又是讲解员的小伙子,进行着诊治现场直播。一旁,既有时刻跟随的专业摄像师,又有在搭建好的摄影棚里忙碌的工作人员。这不是电视台的节目录制,只是一场由网络主播引导网民收看的网络在线直播。通过三位高人气美女主播引流,这场由小红帽娱乐承办的“爱尔全飞秒手术”直播,累计实现了超40万人次观众收看,直播中,上万名网友参与了互动交流。

 

  在直播实战导师、企业网红俱乐部创始人梁伟看来,网红是互联网时代下大众文化需求的产物。从网红个体到网红经济这一独特现象,首要因素是技术驱动,技术的更叠发展,让网红经济得以成为一种新的产业链。【从“红”到“红经济”】

 

 

在线直播助推网红经济链形成

       

     随着技术与市场的升级,网红已经从现象逐渐转型成为一种经济产业。“在互联网技术升级的过程中,直播平台的出现,催生了大量网红,加速了网红经济的发展。”梁伟认为。

 

  艾媒咨询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为2亿,预计2017年用户数量将达到4亿人,直播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业内人士介绍,直播造星标准很简单:颜值、才艺、情商,每天稳定的开播时间。据悉,在直播行业刚刚兴起的黄金期里,许多主播开播仅两三个月,便成功吸粉超10万人次,其中不少优秀主播由此成功晋升为中国首批“网红”。但这种“乱世出英雄”的格局在今年初开始被打破,各大网媒平台都加入到“在线直播行业”,淘宝、阿里巴巴、苏宁易购、蘑菇街等电商,也开始了利用网红和直播提升影响力的“钱途”。【从“红”到“红经济”】

 

资本盯上网红经济90后“买单者”

 

       《中国主播生态调查报告》显示,目前近半数职业主播出生于1990~1995这一年龄段,尤其以大学生居多。百度大数据也显示,在关注网红的群体中,25岁以下的年轻人占86%以上。

 

       与在电脑前成长起来的80后不同的是,90后是在智能手机上成长起来的“指尖一族”。据相关统计,90后及之后的00后们,每天使用手机时间超3个小时。【从“红”到“红经济”】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100多年前狄更斯所说的话,放在今天仍然不过时。

 

    许多人的印象中,映客、花椒等直播平台以颜值网红主播为主,这给了大众印象,网红就是出位表演。但在企业网红俱乐部创始人梁伟看来,随着直播平台的发展,走过了“野蛮生长”阶段的“网红经济”将是一个创业红利市场。 【“网红经济”创业就业你不一定是那个获利者】

 

 

资本成就直播业,直播造就创业者

 

       作为创业者总是以行业的“领跑者”形象出现。把想法变成现实,从蜗居几平方米工作室,到带领数十乃至数百人团队实现梦想。在互联网时代的直播行业,这样的奇迹每天都在上演。今年湖南网红济产业链中,肖三舒孵化的“视秀直播”尤显特别。

 

  十多年来,肖三舒混迹过百余个网站或软件公司,但一直不温不火。2014年,肖三舒创办湖南趣味投科技,专注于为草根创业者做创业沙龙、项目孵化。2015年6月,趣味投孵化的“视秀微信直播”在长沙一个略显陈旧的写字楼里成立了。此后,在许多大型活动现场,总能看到或扛着摄像机、或拎着手机的视秀团队成员。也正是通过视秀平台,更多像记者这样的“行外人”首次体验到了足不出户也能“直抵现场”的好处。【“网红经济”创业就业你不一定是那个获利者】

 

虚假的繁荣,还是创业者的“天堂”

 

       虽然成立不到半年,但在直播与网红创业风口之下,“新生儿”小红帽娱乐显现了强劲的生命力。从爱尔眼科手术直播带动40万人次观看,到万色城未来盛典直播获得300万人次点击量,创始人孙犟(又名“将将胡”)收获不少。孙犟曾是湖南某电台小有名气的主持人,抱着“男人到了一定年纪需要有自己的事业”理想,转型投身网络直播创业。公司创立之初,他就凭借从事媒体工作时积攒的人脉关系,拉来了天使投资人。

 

  孙犟的成功不是个案,加入网红创业的媒体人越来越多。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媒体人罗焕艾,曾经是腾讯大湘网创意总监。在大湘网耕耘了十年后,今年初选择离职,成为长沙头部内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他另辟蹊径,没有跟风做直播,而是选择了专司网红数据分析【“网红经济”创业就业你不一定是那个获利者】

 

资源整合、抱团发展是创业者的必然选择

 

       虽然成立不到半年,但在直播与网红创业风口之下,“新生儿”小红帽娱乐显现了强劲的生命力。从爱尔眼科手术直播带动40万人次观看,到万色城未来盛典直播获得300万人次点击量,创始人孙犟(又名“将将胡”)收获不少。孙犟曾是湖南某电台小有名气的主持人,抱着“男人到了一定年纪需要有自己的事业”理想,转型投身网络直播创业。【“网红经济”创业就业你不一定是那个获利者】

 

有多少创业者,就会成倍催生多少就业岗位

 

    安安是湖南某地方电视台主持人,拥有专业主持背景的她,在直播平台更是如鱼得水。她承认,网络直播给她职业发展提供了更多通道,身边有不少主持人在“试水”网络直播,但辞职做全职,以求实现网红目标的人极少。

 

  与在职人员不同的是,一些应届毕业业生把“从主播到网红”作为了职业追求。比如湖南大学播音主持专业大四学生张佳涛。他告诉记者,学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只有少数能成为电台、电视台的主持人,现在他的很多同学都已转型做秀场主播,“直播的出现,给了我们更多就业选择的渠道和机会”。

 

  在以直播为主载体的网红经济产业链中,催生了很多新的需求,势必将增加一些就业的渠道。“段小姐”深有感触【“网红经济”创业就业你不一定是那个获利者】

 

  

 

 

      网络直播给村民发钱,之后又收回,涉嫌“假慈善”;吸毒、脱衣频频秀下限……在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的2016年,直播行业却接连曝出负面新闻,也对正处于“野蛮生长”期的网红产业提出了严正警示。

 

    近日,国家网信办出台《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提出实名登记、即时阻断、新闻信息先审后发、黑名单等措施“剑指”行业乱象。未来网络经济将怎样在良性与规范发展间跳好舞?哪些领域又将迎来新的变革?【低俗化、同质化阴影下的行业之殇】

 

低俗化网红带来不可小视的负面影响

 

     对网红群体了解不多的普通大众来说,好奇、贬损、观望是常态。究其原因,与某些网络直播节目从“注意力经济”沦为“荷尔蒙经济”不无关系。“纯颜值型网红一般没有太多才艺,所以一些秀场类的直播,就出现了一些低俗性的表演。”企业网红俱乐部创始人梁伟指出。

 

  今年7月,文化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已有16881名违规网络表演者被处罚。而一个低俗网红背后是动辄数十万、几十万粉丝,对受众的负面影响不可小视。相较于传统的功名之路,互联网经济模式有了新的快速的通向成功的路径,也让不少人未能抵御住“一播成名”“一脱成名”的诱惑。当负面效应不断扩大时,亟需行政手段的理性规范和引导。【低俗化、同质化阴影下的行业之殇】

 

网红经济同质化竞争激烈、虚火旺

 

    虽然大众对网红经济毁誉参半,但其高回报的潜在可能,让资本趋之若鹜。短时间内大量的资本进入,增加了市场的虚火。“网红经济虽是目前投资的一个风口,但是同质化竞争也非常激烈。网红经济‘虚’了一点,有质量的网红和孵化公司很少。”中港智汇营销策划董事长欧阳鹏辉告诉记者,作为投资人的他对此持谨慎态度。

 

  据悉,国庆长假期间,直播平台鼻祖Meerkat正式宣告下线,而国内至少已有1/10直播平台死亡。“一些直播平台通过炒作、虚假打赏等方式获得表面繁荣,不转型肯定得‘死’。”梁伟指出。【低俗化、同质化阴影下的行业之殇】

 

行业呼唤阳光化,监管亟需加大力度

 

    虽然网红经济存在各种问题,其发展模式也仍在摸索之中,但梁伟认为:“直播与网红的出现是互联网发展的必然结果,趋势不可抵挡。”

 

     作为一种新的休闲或展现自我的方式,网络直播开拓了大家的生活视野。在斗鱼等大型直播平台,其直播内容可谓琳琅满目、精彩纷呈,其中也不乏专业化的书画、健身、美妆、做菜、旅游、舞蹈等“互联网+正能量”的推广者。【低俗化、同质化阴影下的行业之殇】

 

【延伸阅读】你爱或者不爱市场仍在那里